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仙逆 > 第1860章 不速之客!

第1860章 不速之客!

极天草原上,月明星稀,皎洁的月光洒下大地,把这草原笼罩了一片银色,远远一看,很是美丽,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之感,丝毫看不出这里在白天时,曾生了数万修士的大战。

即便是地面上,也看不到任何尸体残骸,死亡的修士身体与魂,全部被之前消散开来的雾气吞噬吸收,干干净净,与寻常没有任何区别。

仅仅是残留在这里的一丝丝血腥的气息,方可见证这里在白天时的惨烈!

月光只能落在大地上,无法参透进入地底深处的地宫,在那地底宫殿四周,王林盘膝坐在一处dong府内,这dong府中一片黑暗,没有丝毫光芒,就连王林的身影也都隐藏在黑暗中,似与黑色融为一体。

杀了刘之源,王林付出了诸多的代价,前后的计算以及最终的必杀一击,此刻的他面色苍白,闭目吐纳。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王林缓缓睁开双眼,其目内闪过一丝精光。这精光在这漆黑的dong府中,如同两团火焰,一闪一闪,极为惊人。

要杀死一个空劫修士的艰难,王林如今体会颇为深刻,就如同别人要杀他一样,并非易事,且那刘之源的种种手段与法宝,都还没有来得及施展太多,毕竟王林取的时机极为毒辣,否则的话,如今结果还是未知。

“十个空劫初期,三个空劫中期……青牛老祖给我的这个任务,很有难度……”王林沉默,实际上他在答应青牛老祖的三个条件时,就已经把这些事情想明白。

之所以还是答应,是因为王林不愿欠下那三样礼物之恩!单单说那水本源的礼物,这几乎就是等于送了他一道本源!

而若是通过自身去凝聚感悟本源,其困难的程度,从王林的雷火本源就可以看出,故而这份礼物之重,使得王林无法开口拒绝。

至于那空间石,虽说看似寻常,但王林隐隐有些猜测,此物,绝非表面看去那么简单,其内存在了太多的空间,很是玄妙。

还有那最后一份礼物,那一次推衍算计的机会,更是可以在关键时刻,帮助王林一次大忙,甚至逆转乾坤也不在话下!

这样的三份礼物,沉甸甸的,王林既然收了,以他的xìng格,就必须要回报!

“还剩下九个空劫初期……我能杀一个,就必然可以再杀九个!最主要的是那三个空劫中期修士,就算是自爆了那三千万道魂的葫芦,也最多可以杀一人而已……至于余下的两个空劫中期大尊……”王林皱起眉头,但却没有半点退缩,而是双眼弥漫寒光。

“青牛老祖给我这三个条件,想来是自信我无法短时间完成,会拖延很久……但这一次的天牛与绿魔之战,我不想参与太多,必须要尽最快的时间把三个条件全部做到,一身与大魂门再无任何联系后,离此地!”王林低头,看着身下与黑暗融合,看不清的dong府大地,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个念头。

就在这时,王林忽然抬起头,看向dong府外,其目光似可穿透dong府之门,看到外面,这个时刻,地宫内一片安静,唯有隐隐的呼吸存在,光芒幽暗,借助这里不多的一些月石,散出来。

在那幽暗的光芒中,一个女子的虚影从远处如烟丝一般飘来,站在了王林dong府外。

她望着王林所在的dong府,神色露出犹豫,沉默了许久,正要传出神念之时,忽然从那dong府内,传出了王林平静的声音。

“炎栾道友深夜来访,何必在外犹豫,请进。”

随着王林话语飘散,那dong府之门无声无息间幽然打开,露出了一道暗色光芒中的缝隙,缝隙内一片漆黑,看不清内部。

在炎栾的位置去看,这个dong府大门的裂缝,如同是一张吞噬人心的大口,似等待着自己的进入一样。

再次沉默了一会儿,炎栾银牙一咬,她心中有疑问,若不清晰,心里难以平静,迈起脚步,炎栾身子一晃,便如烟丝飘渺般,进入到了那dong府大门的裂缝中。

在其身子进入的一刹那,这dong府大门蓦然闭合,不露丝毫缝隙。

dong府之门关闭,炎栾脚步也立刻停下,她看着前方,这里的黑暗,除非是修为运转于双目内,否则的话,仅仅依靠rou眼,依旧一片模糊。

她隐隐可以看到前方不远处,王林盘膝的轮廓,那个身影,给了她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的重点与根源,来自那藏魂阁内的两个赌约所引起的威压。

望着前方,炎栾身为女xìng,她敏感的现这里存在了一股杀气,这杀气很淡,也并非是针对自己而散,这显然是对方之前杀戮后,回到这里吐纳时,自然而然从身体内散出的一种气息。

这气息,唯有修士之间才可以略微察觉。

不知道为什么,在察觉这杀气的一瞬间,炎栾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刘之源的身影,包括其死前的一幕幕,似幻想一样,出现在炎栾的瞳孔内。

她似看到了王林,在很短的时间内,杀死刘之源的过程。

“炎栾道友,此刻已是深夜,你站在王某dong府内,一句话不说,莫非是想在那里滞一整夜不成。”王林缓缓开口,话语不疾不徐。

“绿魔洲那个空劫初期的修士,是你杀的么?”炎栾沉默了片刻,声音幽幽而起,在这dong府内回旋。

“一定是你,这地宫内,除了吕文冉长老,再没有任何人可以短时间做到这一点,若真说有,必定是你!

别人不知晓你的本事,但我很是清晰!”炎栾望着王林隐藏在黑暗中的虚影,轻声开口。

“王林,是你么!”

“无可奉告!”王林沉默了少顷,声音依旧平静,缓缓开口,没有丝毫的波动与不同,如寻常一般。

听到王林说出的这四个字,炎栾微微一笑,yù手把眉前的几缕丝别在耳后,望着黑暗中的王林,轻声说道。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承认,但你此刻气息不稳,显然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毕竟空劫修士,不是那么容易死亡……

若是需要帮手,我可以……前提是杀死了对方空劫修士后,获得的好处,一人一半!冒昧打扰,还望王长老不要介意,这是炎栾的心意,权当诚意!”这才是炎栾到来的真正目的所在,她说完后,取出一粒丹yao放在地上,向着王林略一欠身,慢慢后退,袖子一甩,一股柔和之风回旋在那dong府大门上,使得此门打开缝隙,化作一缕烟丝,退出消失。

至始至终,王林对于炎栾的疑问,只是说出了那四个字,再无其他言语,此刻炎栾离去,王林睁开双眼,两团如火焰一般的光芒,在这漆黑的dong府内闪耀。

他望着dong府大门,望着炎栾离去的背影,目中闪过一次沉思,右手抬起向前一抓,那丹yao顿时飞来,落在他的手中,仔细的看了几眼,这丹yao有阵阵清香散出,极为不凡,显然是疗伤吐纳之用的极好丹丸,慢慢的,王林嘴角渐渐露出微笑。

时间慢慢的流逝,很快便是两天,极天草原边缘的绿魔洲修士,在这两天的时间很是安静,再没有展开第二次战争,似在等待着什么一样,只是每天派出几十人密切的观察极天草原的动静。

地宫这里,也同样每天派出一些修士,在外巡逻,时而会生一些摩擦,但却没有大规模的厮杀出现。

外出巡逻的修士,由那三个老者指派,有其是那周姓老者,几乎全权负责,除了空劫修士外,其余修士,均都随时会被派出巡逻。

至于没有外出巡逻的修士,都沉浸在打坐吐纳之中,不断的保持自己修为的巅峰,随时迎接新一轮的战局,毕竟天牛洲的修士心里很是明白,绿魔洲不可能就此放弃。

寻常修士可以不理此事,但身为此地修为最高者的吕文冉,却是在其宫殿内,看着上方,眼中闪过忧虑之色。

在他看来,此事透这诡异,绿魔洲修士很有可能是在等着援军的到来,若真是如此,则地宫必定生变。

还有那杀死对方空劫修士之人到底是谁,也在这两天中纠结着吕文冉的心,他排除了一个个人选,最终除了最早的猜测外,依旧还是落在了王林身上。

尽管他并不相信王林有这样的本事,但此事事关重大,沉yín中,他召来了此地那三个老者中的周姓老者,吩咐了一件事情后,那周姓老者恭敬的告辞走出dong府。

两天的时间,王林体内的伤势恢复了不少,在这第二天的黄昏之时,王林的dong府来,来了除炎栾外,第二个客人,也是一个不之客!

“大魂门王林道友,今日还请道友放弃打坐,外出巡逻一夜!”这说话之人,正是那听从了吕文冉安排的周姓老者。

此刻的他,站在王林dong府外,神色平静,话语透出一股不容置疑,冷冷开口。

三百盟奇迹谁人先,仙逆勇士齐向前!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