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仙逆 > 第十五章 怀疑

第十五章 怀疑

下午还一更

--

他迷迷糊糊的跑到桌子旁,拿着水壶倒了半天也没倒出一滴,不由一怔,揉了揉眼睛四下一看,现被褥都干巴巴的皱成一团,呆呆对王林说道:“王林,你啥时候回来的,咱家这是……闹旱鬼了?”

王林苦笑,推开房门,说道:“我也不知道,回来时就这样,要不你问问其他师兄吧,不过若是传到长老那里,你少不了解释的麻烦,没准还要盘问一番。”

张虎使劲摇了摇脑袋,说道:“得了,我可不说,不然准会被问来问去,一个回答不好少不了要挨训。”

王林也没理他,走出房门,此时外面还是下着小雨,他略一沉吟,急匆匆走出,担心珠子会引起雨水异象,他专挑一些小路,左绕右绕的从东门出去,路上所有落在身上的水滴都被神秘珠子吸收,他颇为紧张,生怕被人现异常,之前他本打算藏在房间里,可仔细一想便放弃,认为还是藏在外面保险一些。

一路来到藏露水葫芦的地方,好在此时天色并未大亮,早起的人不多,王林行走间极为小心,确定无人后他飞快把珠子藏在此地。

做完这些,他松了口气,他打算等雨停了,再来把宝贝拿走,四下看了看,王林谨慎的离开。来到杂务处后,他正要拿起水桶,这时刘姓弟子的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露出对方那副尖嘴猴腮的黄鼠狼脸,他看到王林后一怔,脸上顿时涌现热情之色,上前抢过王林手中的水桶,嘴上说道:“这不是王师弟么,怎么样,家里父母身体都还好吧,你走这几天,师兄我心里一直挂念啊。”

王林一怔,对方的嘴脸他很熟悉,与自家亲戚一般无二,但是他想不明白,这姓刘的今天唱的是哪出。

“刘师兄,我爹娘身体都还好,不劳你关心了。”猜不出对方想法,王林谨慎的说道。

“师弟啊,你以后不用每天都起的这么早,师弟,不是我说你,之前师兄和你开玩笑,让你一天打十缸水,你倒实在,还真相信了,以后啊,一天一缸水就行,而且也甭管打没打满,到了吃饭的时间你就去吃饭,要是有人为难你,你就报上师兄的名字,好使!”刘姓弟子拍着胸口,极其热情的说道。

王林目露古怪之色。犹豫了一下。问道:“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办?”

刘姓弟子立刻露出不满之色。假装生气道:“师弟。怎么和师兄这么见外。师兄难道就是那么市侩地人嘛。你是我师弟。我对你好是天经地义地嘛。以后你地事就是我地事。这平时地工作。意思一下就行了。到时候干地好坏。还不是师兄我一句话嘛。今天下雨。你就甭干活了。对了。师弟。前几天孙长老找你。你现在回来了。还是去长老那里报到一下为好。”说完。他斜着眼睛看王林如何反应。

王林略一沉吟。脸上露出似笑非笑地表情。心里猜测出大半原因。听对方地意思。孙长老在自己走后定是到他这里来找到自己。这姓刘地怕是有所误会。所以今天才百般讨好。他也不点破。学着当初对方地样子。鼻子里出“恩”地一声。

刘姓弟子一看王林表情。内心咯噔一下。更加确定自己地猜测。暗道这废物小子定是走了狗屎运。居然真搭上了长老。不然也不会这么狂妄。这小子一看就是特别记仇地那种人。以前对他刁难。日后这小子准会整自己。

他成为记名弟子十三年了。在杂务处也有六年。还从来没看到哪个长老肯亲自来寻找一个记名弟子。平日里哪怕是派个内门弟子前来。也都是了不得地事情了。

他也不是没想过王林可能得罪了长老。并非如自己猜测那般。但他不确定啊。他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在恒岳派多年。他深知这里面水很深。自己一个小小记名弟子。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想到这里,他狠狠一咬牙,从怀里拿出一张黄纸,塞给王林,说道:“师弟啊,师兄上个月一看见你,就一见如故,这小小礼物不成敬意,你说什么也要收下,你若不要……”

没等他说完,王林一把抓过黄纸,他刚才眼神一扫,立刻现这是一张记名弟子探亲用的仙符。

“好说,师兄好意,师弟就却之不恭了,不过长老正在等我,明日师弟再来与师兄叙旧吧。”王林轻笑,说道。

刘师兄连忙点头,羡慕道:“长老那里重要,师弟快过去吧。”

王林表面平静,内心却升起疑团,这孙长老,居然亲自来找自己,到底为了何事?带着疑问,王林不紧不慢的向正院走去,一路上脑子里分析了各种可能,但最终还是一头雾水。

“难道现了我有神秘珠子?”王林脚步一顿,沉吟一会儿,暗道若不去,反倒会惹人怀疑,所幸装傻,反正珠子没在身上,想到这里,他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没过多久,便来到正院,报上来意后,出现的还是那个白衣青年,他略带惊讶,讽刺道:“怎么,又要回家探亲?”

王林眉毛一挑,正要说话,此时从正院内远远的传来一个孙长老的声音。

“带他到我这里来,不得延误!”

白衣青年一撇嘴,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林几眼,二话不说向院内走去。王林沉默不语,跟了上去。

来到孙长老住处后,白衣青年告退,临走前,他露出古怪的表情,再次打量王林一番。

王林内心略微紧张,他推开园子门,刚一进去,只见园中房间内走出一个老者,老者面上皱纹颇多,目光明亮,神情冷淡,扫了王林一眼。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