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无上战尊 > 第304章 惊变

第304章 惊变

寥寥数语却是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朱红的自己徐徐而动,萦绕间仿佛要将石落从现实牵进到虚幻之中,在回忆当初在自己的脑海中突兀闪现的一幕,石落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中略带激荡的心情。正面着虚神碑,盘膝而坐。

下一刻,双眸紧闭,一股微弱的神识化为丝线,萦绕在虚神碑四周,而后缓缓渗透之中。在自己的神魂进入到虚神碑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吸撤之力如海啸般喷涌而出,直接将自己的神魂的牵扯到之中。

嗡,石落只感觉自己脑海之中迸发出了一阵金铁碰撞的撕拉声响,让他出现短暂茫然与空白,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的早已经不是盘踞在那虚神碑前,而是来到了一个奇异的空间。

在这里没有太阳,没有生命,有的只是那一望无际的昏黄色的飞沙,充斥荒芜没有一丝一毫的生命力,石落行走在着无边无际的沙漠之中,看着,听着但是他看到的依旧是荒芜,听到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整个世界太静了,静的仿佛只有石落一个人存在。

“这是哪里?我不是要感悟虚神诀吗?怎么会来到这里……”石落心中疑惑,他想要离开这里但无论他如何的嘶吼,挣扎,亦或者是攻击,此地依旧是沙漠,没有生机,没有生命的,有的只是石落的一个人脚步声,以及那越发的疯狂嘶吼声。

脚步一步步迈出,开始的时候,石落还会去数着步伐,确定自己的走了多长的路程,会去辨别方向,让自己不会迷失自己但所见所闻依旧是一成不变的荒漠的时候,石落这份心思也渐渐淡化了。最为重要的是他很渴,他很累,他想要喝水,他想要睡觉。

他心中有无数的渴望但最为渴望的就是休息,但石落知道,此时他绝对不能停下脚步,一旦停下,等待自己就是死亡。这是一场考验也好,这是一场凶险也罢。石落早已经不去在意。

现在的他心中的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坚持,哪怕前方没有丝毫生的希望,他也要坚持下去,因为他不想在这里,等待死亡,哪怕是死,他也要勇敢的去迎接、

荒芜依旧在继续,石落越发的疲劳但心中的信念却越发的坚定起来。风沙侵蚀了他的肉身,将他身体中的那本就不多的水分给蒸发,让他瞬间仿佛苍老了许久,皮肤褶皱,身躯佝偻仿佛迟暮的老者,等一步步朝着前方走去,去迎接死亡的降临。

而就在石落近乎于在死亡的边缘徘徊的时候,一道声音回荡在四周,亦或者说是回荡在石落的耳边,:“放弃吧,在着荒芜之中,你绝对不活下来的,”

声音很雄厚,亦或者是很有挑动性,让人心神不由随之干扰起来,石落深处在着声音中间,本就褶皱的面容微微一动,内心深处想要却回答,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份力气,此时他只能是本能的行走着,似一个丧失,不懂的取舍,只知道遵循内心是很出的想法,那就是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虚神诀……”在那声音的回荡中,石落信念没有丝毫的动摇,但脑海之中却是浮现出这样三个字,虚神诀,在这一刻他想到了虚神碑上的那一句话,虚纳间,天地开,一心一意生天地。

简单的几个字,却仿佛天音般萦绕在他耳边,让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接近了事情的真相。

“虚神诀,钠神诀,纳是收,便是真,虚是散,便是幻……”石落讷讷说这,佝偻的身躯第一次的抬起了头颅,看着四周,眸子中充满沧桑与迷茫。望着远方,突兀间眸子中生出了一丝的光亮,着光亮很是微弱,但却仿佛是那星星之火,顿时形成燎原之势。

刹那间石落眸子不在混沌与迷茫,平静中带着超然的自信,尽管他依旧苍老,依旧疲劳但他浑身上下的气势却是在这一个陡然发生了变化。他慢慢蹲下身子,捧起一抔黄沙,嘴角一咧,露出了微笑。

“虚纳间,天地开。无非是收散间的变化,天地开无非是真实与虚幻的变化,我说这里是真,那这里就是真,我说这是假,那这里就是假的,真假,不是我本人,谁又能分清出。“

石落讷讷说道,看着四周,他站起身来,遥望着远方,手中的黄沙一扬,对着虚空说“这里是真。所以我会死。但我死却是假,因为本身我是假。”

短短数语带着大彻大悟的感悟,化为波动,顿时席卷了八方,而原本萦绕在石落耳边的声音,更是在这一刻消散开来。下一刻原本漫无边际的黄沙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广阔的森林,晴空万里,落英缤纷,生机盎然不已。

石落置身在之中,静静的听着,他双眸平静中带着顿悟之色,短暂的刹那便是说出了一个字:假

话音落下,四周景象再次发生变化,接二连三的不同画面交替着出现着,幻境变化着,石落本身身份也变化着,但无论怎么样他都在短暂的沉默说出一个字,真或假、

时间就这样过去,石落也不知道经历多少的画面但随着经历的增多,他冥冥之中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神魂之中悄然增加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很是奇妙,影响着自己的神魂。在自己意念调动下自己甚至可以影响着四周不断浮现景象,

时间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对于周围不断浮现的景象,甚至可以在石落的意念下朝着自己的所想看到的景色转化,真实与虚幻在这一刻早已经没有了那么明显的分割。在石落心头生出了一种掌控天地一切的感觉。

“这就是虚神诀吗?比起钠神诀却是有着本质的区别,但两者之间却时紧密联系。”石落心念一动,整个人的身躯直接消失在原地,不是隐秘在虚空之中,而是他彻思消散分散到四周的虚空之中,在这一刻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四周发生的一切变化。

甚至在他心中有一个念头,只要自己想,随时可以造就一个生命,随时可以让一方世界崩灭。

“虚神诀。散落的虚空之中,变化虚幻之景。”

恢复真身的石落讷讷说道。在这一刻他是真正意义上掌握了虚神诀,看着四周,石落微微一拜,在这一瞬间,四周的景色再一次发生了变化,仿佛流水般,消散开来。

石落紧闭双眸,不懂生死,随着景色消失他本身也是随之消失在这个世界。

与此同时,紧闭眸子的石落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虚神碑露出了一丝笑意,事情看上去很是顺利吗?至少到现在自己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虚神诀此时已经可与自己的神魂融为一体。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不可分离,也正是如此,自己才彻底相信了韩越所说的话,虚神诀只可以生死传承。

然而就在石落的起身的瞬间,一直没有丝毫波动的虚神碑在这一刻嗡鸣一动,下一刻一股浩瀚的神魂的之力顿时从中蔓延出来,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苏醒过来了一般。石落心头一颤,看着虚神碑,只见上面的朱红色大字开始扭曲溃散起来,而后游走间形成一个新的图案。

对,新的图案,确切说是一张人脸,虽不清晰但可以辨认出来。还未等石落说话,那烙印在虚神碑上面庞陡然睁开了眼睛,看着石落,嘴角不由慈祥的笑了起来。

“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很不错……很不错……”苍茫中带着疲劳的声音传来,让处于大脑空白的石落为之一震,但石落是谁。一代战皇,前世什么没有见过,此时见到这面容虽然有些吃惊但还能接受,最为重要的是这个面容与那上面祠堂中供奉的老者的面容一模一样。

想必这就是那个所谓的虚神吧。

“晚辈拜见前辈……”石落后退两步,对着虚神碑微微一拜。

“很好,很不错……,你神魂强横远超同人不说,毅力更是惊人无比。我的虚神诀在的你的手上,日后必然会发扬光大。”虚神讷讷说道,语气很是疲劳,仿佛没说一句话都动用了他所有力气般。

石落没有言语,只是看着对方,等待着对方话:“想我虚神一生纵横,到了最后却是要化为石碑镇守在这里,虽然有些可惜但我却从未后悔,犯我九黎者,必咬灭杀。”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虚神的面色变得坚决而又果断起来,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面色再一次的恢复了原先的慈祥,对着石落说道:“来,你过来,我在传授你些我的本命功法。也不至于我的传承断绝……”

对方语气很是和善,望着石落面色也很是慈爱,仿佛就是一个老爷爷在看着自己的子孙一般。任谁看到心中也是生不出丝毫的反感,只想去主动接近。

石落微微点头,看着对方,脚步抬起朝着虚神碑走去。然而就在石落与对方还有一步的距离的时候,石碑上面的面容却是露出了一丝的微笑,这小看上去与刚才没有什么两样但映衬对方的眉宇的变化却让石落心中猛的感到了一阵危机感。

刹那间,身形直接后退而去,察觉到石落暴退的身影,石碑上的面容微微一顿,露出了一丝的错愕。但随即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了?过来啊?“

对方的语气竭力的保持着平稳但在那之下依旧有一丝的悸动传出,石落凝重的面色顿时变的阴沉起来,看着石碑低声说道:“你不是虚神……”

四个字,仿佛是引起爆炸的导火线。石碑上面容明显抽搐了下,本想继续忽悠下去但看到石落的双眸的时候,确实恼怒异常。对方明显是不会在去相信自己,自己又何必在这里装下去。

“桀……臭小子,你找死”一声怒吼顿时从那石碑上传来,原本和煦安详的面容在这一刻也是陡然变得狰狞起来。虚神碑上顿时浮现出血红色的光芒。

“你小子果然有些心计,识相的话就给我滚过来,让本王吃掉的你的血肉,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狠辣了。”自称的血王的面色狰狞的嘶吼着,与此同时一道虚影也开始在那虚神碑上浮现出来。

看着对方,石落呵呵冷笑,若对方真的可以出来对付自己的话,又岂会大费周章的,此时说这些话无非是想要狂骗子。若自己真的信了,岂不是成傻瓜了。

“你有本事的就过来,何必在哪里废话呢?莫以为我真的怕你不成。'石落神色不变,嘴角却是不经意见掀起了一丝的讽刺,在自己眼中这个血王智商还真的是弱爆了。自己既然识破了对方的剑碱基,又怎么可能会再去入套呢。

说实话,刚才石落真的被对方给骗住了,毕竟对方的无论是言谈还有举止都和自己当初见到一模一样,任谁也会去相信。若不是对方在最后关键时刻那一个极不和谐的微笑,此时的自己恐怕早已经被对方给灭杀了。

凝聚成血色虚影的血王,不甘的吼叫着,望着石落大喝说道:“虽然我不能杀你,但你以为我能离开这里吗?人族少年,只要献给我一半的精血,我就让你离开,你看如何?“

血王知道自己无法奈何对方,于是乎充满诱惑说道,对于们能否离开这里,石落自然不会听取他的一面之词。只有尝试过后才会知道。

石落冷哼,并没有理睬对方,双腿一弹便是要纵身飞去,然而就在石落上升到十数米的距离的时候,一道血色光幕突然从天而降,直接将石落的压倒在地。

石落更是狼狈的摔倒在地,刚才那股威压,仿佛整个山峦压了下来般,让自己根本生不出丝毫的反抗的心思。

“哈哈,你还不信我,我血狼王说你离不开这里,你就离不开……'血狼王哈哈大笑的说到。

“我就不信这个邪……”石落冷哼,一步步迈出,此时时间紧迫容不得自己的有丝毫的耽搁,望着上空中的血色光幕,全身气势顿时翻滚起来。

攀升间石落一步迈出,这一步便是十数米的距离,当与光罩接触到瞬间,他大手随之一挥,化为铁拳的瞬间,肉身之力在这一刻轰然爆发出来。席卷着躁动而磅礴的灵力,直接一拳轰出。

铁拳落下,仿佛陨石砸落,狠狠撞击在那光罩之上,血色光罩光芒大盛,嗡鸣颤抖间发出不稳,看到这一幕,血狼王神色也是一变,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只有神通初期的修士,竟然会暴发出如此强横的实力,堪比地坤境,甚至更强。

“哼找死……”血狼王冷哼,身为血族他有着自己的骄傲,更有着骄傲的实力和资本。虽然自己无法离开封印,但想要操控这里的气血之里还是可以的,

伴随着他的一声冷哼,光罩顿时光芒亮起,气血翻滚间巨大的反弹之力轰然与石落铁拳碰触到了一起,石落措不及防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嘴角吐血剑望着血狼王,怒火升腾。

喜欢无上战尊请大家收藏:无上战尊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