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仙界红包群 > 第285章 反抗无效

第285章 反抗无效

“哼!我就是,怎么了?听到我的名字你们怕了?”陆妍有些不屑道:“别遮遮掩掩了,我知道你们不是一般的劫匪,一般劫匪也没你们这个素质,说吧,你们是哪个军区的退役军人?退役后不好好谋份差事,居然干起了危害百姓危害国家的勾当,要是你们的首长知道了,脸都会被丢光。”

劫匪头目不怒反笑,还拍起了手掌,“不错,真不愧为陆司令员的孙女,这份观察力就让人佩服,你猜的没错,我们就是退役军人,不过我们现在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雇佣兵,不知道陆小姐听你爷爷提起过没?”

陆妍柳眉一竖,“知道我爷爷是谁,你们还敢如此,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这一番话还没让劫匪头目笑起来,现场反而先发出一个笑声,但很快消失不见。

“谁?”劫匪头目有些不爽被人抢了戏码,皱着眉头在人群中扫视,看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子。

扫了一圈也没发现异样。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对方的演技太好。

这下让劫匪头目有种一拳打到棉花里的感觉,总之不太好。

那些被凌厉目光扫过的乘客则一个个低着头,估计心里在嘀咕,是哪个缺心眼的家伙笑的。

只有陆妍耳朵一动,面部一丝异色一闪而逝,似乎发现了什么。

火没处撒的劫匪头目向陆妍走来,在她三寸之处站定,冷冷的说:“束手就擒?笑话!”

然后身上的对讲机又响了起来,对方说的一连串的大家都能听到,标准的普通话,但奇怪的是没人知道说的什么。

军方密语,只有陆妍眼睛一瞪,仿佛知道了什么。

拼命的开始争扎,想要脱离控制,“你们...”

劫匪头目一挥手,阻止了手下去堵她的嘴,“想不到陆大小姐也知道我们军方的这一套密语。”

然后他那恶魔般的声音对着全列乘客说道:“没错,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抢劫,也没有哪个劫匪傻到在地铁上动手,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炸掉这辆列车,本来不想告诉你们这个残酷的消息,但后来一想,又有些不忍心你们就这么一无所知的死去。”

话刚落地,列车车厢里一下子乱了起来,乘客们一个个纷纷大着胆子准备和他们拼了。

之前选择妥协,那是命比钱财重要。

可现在人家都直言要你命了,怎么能不拼一把?

可没想到,在这些人暴动后,那些原本拿着棍棒刀的劫匪,没有丝毫担心反而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不要!”陆妍一眼就看出了那些劫匪穿着大衣里的枪。

但她的提醒已经晚了,只见那些劫匪纷纷扔掉了棍棒刀,从大衣里抽出了一杆杆冰冷的枪。

再那些带头奋起反抗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些冰冷的枪喷出了炙热的子弹,一下子吞噬了他们的热血,直到丢掉生命。

突如其来的清洗来得快也去的快,车厢里躺着几局一动不动的尸体,这让其他乘客知道这群暴徒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所以他们再次选择了妥协,场面回到一分钟前。

安静的落针可闻。

除了地上多了几具躺着的尸体,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劫匪头目冷笑一声,“现在可以继续我的演讲了吧?真是一群讨人厌的跳蚤。”

见没人敢回应他,他的眼神再次扫过有些不平静的陆妍身上,笑着说:“亲爱的大小姐,我能继续我的演讲了吗?”

如果不是在此情此景下,说不定还能给他颁一个绅士的殊荣。

陆妍冷哼一声,“这里都被你控制了,你想说什么还有人能阻止?”

劫匪头领哈哈一笑,拍起了手掌,“陆大小姐真是风趣,谁让我是一位谦谦君子呢。”

陆妍不置可否的冷笑了一声。

“说到哪里了,哦,说到你们都会死。哎呀,你看死这个字真有极大的魔力,我刚刚说出那个字就有那么多不怕死的汉子冲了出来。”劫匪头领踱着步子走到几个被害的乘客身边,忽然在一群男人中看到了位女生,“还真让人难以置信,这位女士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勇气,早知道就不该剥夺她的生命,因为太难得了。”说着一只手就要将那具女尸翻过身来,引得车厢里的乘客一个个头垂的更低,暗呼这个恶魔,人死了连尸体都不放过。

谁知道,一声尖叫声从尸体中传来。

居然把这个不可一世的魔头都吓的向后一跌,坐到了地上。

劫匪头领脸色顿时不好看了,手下的人见状一把将在地上诈尸的女人拉了起来。

众人好奇望了过去,嗨,这不就是那个女白领嘛,出事之前和人在吵架,所以这节车厢的人都对她印象比较深刻。

女白领一下子吓的跪在了地上,劫匪拉都拉不住,然后一个劲的在那磕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恳求大人绕我一命,我还有许多存款,市区还有套房子,还有车,只是今天限号,你相信我,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见她正前方的劫匪头领没有丝毫意动的样子,补充道:“还有我,我可以给你暖床,我技术很棒的,放过我吧...呜...呜...”

女白领说到最后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虽然话说的有些口齿不清,讲出来十分荒唐,但大家都没有去笑话她,这就是人性,人求生欲望的本性,其实换做他们只要能保住命,我想他们也甘愿付出一切。

“行了。”劫匪头领一脚踢开抱着他脚在那哭的女白领,有些厌恶的说:“今天谁也别想活着出去了,也包括我。”

这话音一落,全场死一般的静了下来,就连在那大哭不止的女白领也停了下去,露出一双难以置信的目光,死死盯着劫匪头领。

如果一个劫匪只要你的钱财,那么你是庆幸的;

如果一个劫匪劫了你的钱财,又想劫你的色,那么你是不幸的;

比这更不幸的是,人家压根不想劫财也不想劫色,无缘无故要你的命;

比这更更不幸的是,人家压根不想劫财也不想劫色,甚至轰出他的命都要无缘无故的要你的命。

喜欢仙界红包群请大家收藏:仙界红包群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