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永恒之门 > 第192章 一窝端了

第192章 一窝端了

“天武自有天武的战场。”

赵云一语,说的那叫个语重心长。

纵是在打仗,也不忘忽悠,正派的鸿渊在哪他不知,冒牌的鸿渊嘛!这倒杵着一个,但却不能说。

他的忽悠,赤嫣真就信了。

兵对兵将对将,天武的战场多半不在这。

你信了,我就放心了。

赵云又灌一口灵液,但他的忽悠,却歪打正着,的确还有另一片战场,专属天武之间的战场,只不过,世人不知罢了,真把天武拉过来,各个都是战神,损失会更惨重。

嗡!

正说间,突闻大地一声嗡动。

巨颤来的太突兀,波及整个战场,有太多的人,都没怎么站稳,好似地震,连四周的小山头都跟着晃。

“好强的震动。”

赤嫣都摇晃了一下,险些栽倒。

赵云不语,拽着她往后退了三两步,不知为何,总觉地底有东西要跑出来,方才的震动,便与此有关。

如他所料,的确有东西跑出来。

乃一口石棺,正一寸一寸的拔地而起。

“尸族?”

赤嫣见之,顿的微眯了双眸。

传说中的沉棺术,她还是听过的,只尸族人通晓。

“可怕的尸族...竟也参战了。”

赵云喃语,下意识的回首侧眸...望看四方。

入目,便见一座座的石棺,一座座的拔地而起,数量多到惊人,若由空中俯瞰,必更震撼,整个战场,全特么的是棺材,仅仅看着....都毛骨悚然。

尸族参战,帮的却大元王朝。

石棺遍布战场,非一两个,是一支尸族大军哪!鬼晓得尸族...究竟扒了多少家祖坟,这多半还只是一部分。

“终是来了。”

大元的人都笑了,各个残暴嗜血。

大夏的将士,却脸色难看,被大元打了个措手不及,本就落下风,又来一支尸族大军,雪上加霜。

轰!砰!轰!

石棺的棺盖,一块块倒了下去,每一座石棺中,都有人走出,并非活人是一具具古尸,各个神色木讷,双目也空洞,穿着颇显古老,大半不属这个时代,都被炼了成尸傀,妥妥的杀人工具,其中有太多,自带气场,是生前太强大,都残留到了阳间。

“老祖。”

“师尊。”

“爷爷。”

这等声音响满战场,哀痛也悲愤。

只因那些尸傀中,有太多是他们的先辈,在多年前,尸身便被人盗走了,不成想,被炼成了傀儡。

“尸族...该死。”

战场上的一声声怒吼,皆是发自灵魂的咆哮。

杀!

怒吼声中,大战再起。

尸族大军参战,各个手握战矛,不要命的冲锋,不知疼痛...只知杀戮,不乏高阶尸傀,战斗力杠杠的。

大夏惨烈。

先前...本还能勉强顶住攻势,如今嘛!已是全线溃败,不知有多少人倒在血泊中,画面血淋淋的。

“找,速度找出操控者。”

大夏的空军,于天穹上来回的飞窜。

尸傀大军并不难破,找出操控者,弄死便好。

“退,地藏级尸傀。”

小山坡上,赤嫣一声嘶吟。

何需她说,山坡的大夏将士也在飞遁。

“秀儿,可知操控者在何方。”赵云边退边问道。

沉棺术嘛!他也通晓,自知其罩门。

以这种方法召唤尸傀,操控者距此距离绝对不远。

“天眼是摆着看的?”

月神淡淡道,连眼都没睁的。

赵云未再问,顿开天眼,死盯着杀来的尸傀。

这一看,真真有收获。

尸傀也属傀儡一种,体内都有咒印,是施术者种下的,穷尽目力之下,竟能清晰望见,也刻在头颅。

他自尸傀的咒印上,望见了一缕...比牛毛还细的光丝,并非实质...是虚幻的,是朝一方延伸的。

“我懂了。”

赵云眸光绽放了惊芒。

光丝非一般的光丝,定是连接着操控者的。

他又看其他尸傀,每一尊尸傀,都有一道咒印,而每一道的咒印,都有一缕光丝,且都是朝一方延伸,所以说,找到光丝源头,便能找到操控尸傀的人。

好个天眼,又为他开了另一片天地。

就是不知,其他天眼是否也有这等特殊的能力。

未多想,他顺着光丝一路看了下去。

普通武修望不见的光丝,都聚在了一座山林。

看吧!他猜的没错,距战场并不远,操控者都扎堆儿在那,看样子,若被发现,相互还能有个照应。

找到了藏身地,接下来才正题。

一窝端了,比啥都直接。

而他,显然没有这个能力,得找人帮忙。

“退,速退。”

赵云留下一语,嗖的一声没影了。

不多久,他窜上了一座山头,山头上多是身穿铠甲的大夏将士,除此之外,便是一座座的强弩车。

如这等强弩车,很多山头都有。

“小子,跑的倒是不慢。”

赵云刚到,便闻一语阴沉之声。

乃一个身穿玄色铠甲的将军,语气不怎么和悦,铁骨铮铮的军人,最见不得逃兵,在他看来,赵云就是个逃兵,纵不是军人,但你这开遁的姿势,未免也太麻溜了吧!人都搁下面大战,你好意思跑回来?

“瞅见那座山了没。”

赵云不废话,直接遥指了一方。

“有话直说。”

玄甲将军语气更显冷淡。

“操控尸傀的人,都...藏在里面。”赵云忙慌道。

这个“都”字用的好,听的玄甲将军眸光亮了,强弩已架上弩车,就等空军给指示,一旦寻到操控者,会毫不犹豫的开射。

如今,空军没给传讯,一个小武修倒是跑过来了。

“你怎知。”

玄甲将军不怎么信,目不斜视的盯着赵云。

主要是每杆强弩,都价值不菲,打出去都是钱。

可不能乱打,好钢都得用在刀刃上。

“信我,绝对没错。”

赵云亦目不斜视,着实无法证明,总不能跑过去看看,会打草惊蛇的,要么不打,要么一窝端了。

玄甲将军看了两三瞬才收眸,随手拿了望远镜,远远眺望那座山,却是未察觉异状,或者是眼界不够。

事实上,他已经信。

纵横疆场几十年,某种真挚眼神儿...骗不了人。

再说了,赵云也没必要骗他。

“所有弩车,调转矛头。”

“瞄准那座山,给老子炸平了。”

玄甲将军一声暴喝,终是下了命令。

顿的,各个山头的弩车,皆变了方向,按方向所指,对准了那座山峰,炸平一座山,分分钟的事。

同一瞬,大夏空军集结。

待把山炸平了,挨着个的收割。

赵云则揉了揉眼,眸子锃光瓦亮,要亲眼见证。

“打。”

玄甲将军豁的挥剑。

嗡!嗡!

万箭齐发,嗡声成一片,一杆杆强弩,成狂风暴雨,划过了苍穹,射向了那片天地,笼暮那座山峰。

“有强弩,退。”

隔着老远,都好似能听闻那座山中传出的大喝,还真就扎堆儿了,本以为隐藏的很隐秘,纵是被找出,也需时间,鬼晓得一炷香不到,强弩便射过来了。

轰!砰!轰!

震天的爆炸声,还是很悦耳的。

好好的一座山,真被狂风暴雨般的强弩炸平了,碎石纷飞中,多见狼狈身影,连滚带爬,不知有多少,被山体掩埋。

就这,强弩依旧如雨倾洒。

大夏的强弩,杀伤力也是杠杠的。

“舒坦。”

玄甲将军拿着望远镜,眯着眼看,真个精彩。

一边望看,他还一边轻轻摆了摆手。

嗖!嗖!

大夏空军开动,自一片片山林飞出。

皆是先前未参战的,总得留些家底儿护着弩车。

空军杀过去,画面更养眼。

操控者都被炸的半死不活,一个个的摇摇晃晃,还未站稳,大夏空军便到了,劈头盖脸又是一顿爆锤。

那不是打仗,是单方面的屠杀。

再看下方战场,因操控者受伤,因操控者遁逃,也因操控者身死,一尊尊的尸傀,一尊接一尊的倒下,先前石棺拔地而出,霸气侧漏;如今尸傀成片的倒下,也是赏心悦目的说,只不过,心情舒坦的一方,换做了大夏。

“该死。”

大元将帅一声怒斥。

为拉尸族入伙,为拉尸族大军参战,付出了颇多代价,本要重创大夏的,这他娘的,被一窝端了。

唔...!

尸族的头目,下意识捂了心口。

与大元联盟,是想收集尸身,天晓得是这剧目,还未真正大开杀戒,还未收集尸身,就特么全军覆没了,损失那个惨重,还有那些尸傀,也都弄不回来了。

“好小子,留下名,记你一等功。”

玄甲将军终是收了望远镜,笑着拍了赵云肩膀,许是心情太好,乃至力道重了些,差点儿给赵云拍那,身上本就有内伤,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散修一个。”

赵云龇牙又咧嘴,口中涌血不断。

“还挺谨慎。”

玄甲将军笑了笑,一股雄浑的真元,灌入了赵云体内,替赵云祛灭了体内杀机,顺便温养了体魄。

“若前辈真想记功,能不能赏我一辆强弩车。”

“好说,战后来找我。”

玄甲将军当场应允,是个豪迈的主。

强弩车虽价值不菲,但赵云所立的功,值这个价。

“得嘞!”赵云说着,转身便走,三两步后又折返回来,试探性问道,“前辈可知苦狱刑犯在哪。”

“不知。”玄甲将军轻摇头。

“多谢。”赵云麻溜窜下了山头。

“真有意思的小家伙。”

望着赵云离去的背影,玄甲将军眸色意味深长,至今都不知,赵云是如何在这般短的时间内,找到操控者的,时间便是命,一窝端了...救了多少将士啊!

喜欢永恒之门请大家收藏:永恒之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