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永恒之门 > 第190章 大型群架现场

第190章 大型群架现场

呱!

大鹏一声嘶叫,扑向边关。

出城时,赵云还回首看了一眼苦狱。

如今,他该是明白这座监狱...所存在的意义了,距两国交界这般的近,自有它的道理,有战事好将刑犯送上战场,多半会以特殊方法控制,是谓敢死队,说得好听...是以功抵过,实则...都是炮灰。

废物利用。

统治者的立场,就是让你死的有点儿价值。

然,苦狱中所关押的重刑犯,并非每个都有罪。

便如凤舞的兄长。

曾为军人,上战场保家卫国,无可厚非。

但,从苦狱上战场意义却不一样,纵为国战死,他一样抹不掉生前的罪名,纵死,他也还是囚犯之身,无人会记得他,大夏功劳簿上,更不会有他的名,反而,他的名字...还会被刻上罪犯的烙印。

这,还只是其中一个。

天晓得苦狱的重刑犯中,有多少是冤枉的。

“吉人自有天相。”

赵云说道,自是对凤舞说,身侧这位姑娘,静的吓人,娇躯忍不住颤抖,不祥的预感,终是应验了。

赵云未再说,狠吸了一口气。

平心而论,从战场救人...比从苦狱救人,艰难多了,首先,得知道凤舞的哥哥在哪,两国显然已开打,且阵仗颇大,找人可不怎么好找,既是战争,每一瞬便会有人死,多耽搁一秒,找到的都可能是一具死尸。

更遑论,还是被当做炮灰拉到战场的。

如此,存活的可能性,便几乎为零了。

杀!

越往东,喊杀声听的越清。

赵云俨然而立,极尽目力眺望,夜幕已降临了,所望见的,是映满天穹的火光,以及冲天的血色狼烟,就是不知,是否有天武境参战。

嗖!嗖!

风神呼啸,天穹长虹不断。

乃一只只坐骑,有军队有散修,还有天宗之人,他望见了老玄道和胖老头,就连紫发小孩竟也在其中。

再俯瞰大地,也是战马奔腾。

如他所料,距离较近的古城,军队都拉了过来,能见韩焱,也能见赤阳城主,却不见他俩的宝贝儿子,这一点,就与青峰城主差点儿觉悟了。

至少,青瑶上战场了。

虎父无犬女,巾帼不让须眉。

呱!

至一片虚空,大鹏嘶叫一声。

它回归了灵界,赵云与凤舞则用速行符。

期间。

凤舞不止一次看赵云,眸中饱含希冀。

她的寓意,赵云自读的懂,是想让他到战场后,便开天武的气势,若有天武境参战,两国八成会歇战,如此,她挨着个的找便好,若顺利,只需赵云一句话,她的哥哥便会被送到面前。

赵云未答话。

这姑娘该是太担忧,也许是太心急。

乃至于,失了那份该有的睿智。

这是战争,两国所投入之兵力,绝不下十几万,十几万的武修,足半数都是玄阳境,不乏地藏与准天,甚至...可能还有天武境。

如此场景,盗版的天武气势...不好使的。

哪怕敌方有一个开天眼者,便能看穿他的身份,届时,莫说救人了,一个大浪拍杀过来,渣渣都不剩,自边关告急的那瞬起,便已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

“我尽力。”

良久,赵云才回了一句,塞给了凤舞一沓符咒,有逃命的、有防身的、也有斗战的,其后一旦入战场,便是在鬼门关前徘徊了,莫说他俩,地藏最巅峰如胖老头儿...也难保全性命。

“多谢。”

凤舞一语感激,加快了速度。

赵云亦不慢,而且战意似火燃烧。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他,也是大夏的子民,私人恩怨暂且先放一边,同仇敌忾,才是他们该做的,赶往战场,不止是找人,也是驰援边关。

两人再定身,已是一座小山头。

放眼望去,下方黑压一片,一方大夏一方大元,古老的战车、嘶昂的战马、陆上的坐骑,来回的奔腾,已不知混战了多久,伴着战鼓与号角声,兵对兵,将对将,于血色的战场上...打的是如火如荼。

大地上在战,天穹也在战。

大夏有空军,大元自也有,苍鹰、血雕、血鹰、云鹤...凡是能叫上名号的飞行坐骑,应有尽有,每一瞬,都有坐骑坠落;每一瞬,也都有坐骑扑天而上,大战惨烈,人名如草芥,鲜血染红了天与地。

“大型群架现场吗?”

这一刻,莫说凤舞,饶是赵云,都脸色惨白了,他曾杀过人不假,却也架不住这大场面,杀气、煞气...哪怕每一道喊杀声,都震颤着他的心灵。

要不咋说...上过战场的人都是狠人。

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的...更狠。

这哪是打仗,分明是就是一个屠戮场。

“有天眼。”月神提醒道。

生怕赵云一根筋,演出天武气势去唬人。

如此阵仗,两国如此兵力,怕是来一尊天武境,也未必镇得住场子,一人之力再强,也难敌千军万马,当年盖世的阴月王,便是个血淋淋的例子。

“明白。”

赵云拎出了龙渊剑。

凤舞不语...已迫不及待的下了山头。

赵云如影随形。

与他们不分先后的,还有漫山遍野的大夏援军,呼啦啦的一大片,自山林中攻杀了出去,除此还有一只只坐骑,已掠过了山头,去驰援大夏空军。

唔...!

入了战场,赵云便是一声闷哼。

第一次上战场,心神震撼,连脚跟都稳不住的,亦分不清东南西北,入目皆大战人影,血色笼暮视线,连天眼都望不穿了,只因煞气太浓,削弱了目力,身侧的凤舞,也好不到哪去,脸色已煞白。

“小心强弩。”

不知是谁嘶嚎了一声。

赵云下意识仰了眸,能见一道道乌光从天而来,准确说,是一杆杆强弩战矛,每一杆上都裹满了爆符,划天而过,射成非一般的远,打的便是援军。

“躲开。”

有老兵暴喝,知道那玩意儿很凶悍。

何需他说,后到的大夏援军...包括赵云与凤舞,都远远多了出去,大元强弩凶名赫赫,早已听说过了。

嗡!嗡!

如雨倾洒的强弩,漫天落下来,斜插在大地上,而后,一杆接一杆的炸开,自带雷光,每一道爆符中,竟都还藏着毒针,除此,还有可怕的毒雾。

噗!

赵云喷血,被炸的一路横翻出去。

待爬起,迎面又是一片片细如牛毛的飞针。

噗!噗!

血光四射,大夏的援军中多了一片片真空地带,人影被炸的漫天乱飞,躲之不及的...哪怕是玄阳巅峰,也吃了大亏,修为弱者,当场被炸残,残肢断臂,崩满战场,更惨的...连尸身都被留下,被炸成一团血雾,还能站起的,基本都搁那...摇摇晃晃。

皆是被震的。

也有不少...是挨了炸出的毒针。

挨了这一拨打击,能活着...就算命大了。

“好霸道的强弩。”

赵云半跪在地上,狠狠甩着脑袋,剧烈咳着血,耳朵嗡嗡的,有这玩意儿在,地藏巅峰来了都不好受,若是数量足够,准天境也能炸死,因这爆符的级别,着实高的吓人,就在方才,他是亲眼望着有一尊地藏老辈,被一矛洞穿...被炸的粉身碎骨的。

还有那带毒的飞针,也足够狠辣。

所以说,大元王朝真真大魄力,制造这么一杆强弩,就花费不小,这等强弩的威力...的确很给力。

不过,大夏也不是盖的。

强弩嘛!大夏也有,列在一座座山头,已万箭齐发,威力也是杠杠的,大夏被炸的有多狠,大元就被炸的有多惨,每一杆炸开,白花花的银子就没了。

修炼耗资源,打仗更耗资源。

若是小国,可撑不住如此消耗,不是不想打仗,是特么打不起,不是哪个国度都如大夏大元这般任性,谁家的强弩多,无非拼的就是国力和底蕴。

“凤舞。”

待脑瓜清醒,赵云呼唤了一声。

先前一拨强弩乱炸,都不知她被炸那去了。

杀!

暴喝声起,黑压压的大元敌军,已冲杀了过来,是清一色的苍狼坐骑,皆提着斩将大刀,一路攻杀一路舞动,一个个大夏将士,被劈的倒在血泊中。

这,该是一种战术。

已强弩开道,一阵狂轰乱炸,后苍狼骑兵则来收割,那些被炸的大夏援军,都还搁那摇晃呢?头脑晕乎,大多站都站不稳,不是所有人,都有武魂。

“来。”

赵云冷哼,如一道鬼魅迎面扑来。

“小小真灵境,自不量力。”

苍狼骑兵皆冷笑,满目轻蔑,冲杀在前的那位,已抡动了大刀,真灵境级别的武修,他一刀能砍十个。

铮!铮!

不等他大刀落下,迎面便见十几柄飞刀。

每一柄飞刀上,都挂着三两道雷光符,且已炸开。

唔...!

苍狼骑兵被晃了眼,俩眼一抹黑。

而这一瞬,赵云已麻溜的杀入敌阵,半蹲而下,龙渊笔直插入了大地,动了天雷阵,大型群架现场嘛!群攻的大招最好使,方圆百丈,雷刃成片的自地底射出,无差别的攻击,身在这片范围,必被命中。

噗!噗!

其后一幕,就格外血腥了。

刚被晃了眼,还未反应过来,便又遭了天雷阵,方圆百丈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活靶子,纵玄阳级苍狼,也不怎么好受,至于真灵级,当场大卸八块。

苍狼的主人也一样。

真灵境领域,没几个能扛住天雷阵。

赵云这一波操作,打的苍狼骑兵措手不及。

“好小子,干的漂亮。”

大笑声成一片,后到的大夏援军,如海潮杀到,与苍狼骑兵战到一处,大神通者自不少,一个水遁骇浪便捎走一大片,对方亦有能人,兵对兵...将对将。

“炸,我让你炸。”

赵云少主的走位,就有够骚了。

此货,也不知从哪捡了一杆战矛,潜行于地底,瞅见大元敌军,朝死了戳,准头贼好,不少人走着走着,都不知哪跟哪,就被戳出一个血窟窿。

无论战绩如何,他是够本了。

敌方非傻子,很快就给他揪了出来。

乃一胡髯莽汉杀来,属大元王朝,玄阳境修为,拎着一双鎏金大锤,干仗没啥个章法,一路左抡右砸,锤的大夏将士满天飞,鲜血染红了其铠甲与身躯,知道的那是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地.狱杀来的魔神,乍一看...那厮还真有万夫不当之勇。

赵云咳血,被震出了地底。

还未等站稳,胡髯莽汉又杀到,一锤抡了过来,气息狂暴,乃专修肉身的力量型武修,也是赵云见过的...最强的一个力量型武修。

既是力量型,自不会与之硬拼。

赵云遁地,又瞬身杀出,避过大锤,欺身近前,废话一句不多说,上来便是龙吟虎啸,吼莽汉俩眼一抹黑,鬼晓得一个真灵境,有如此强的音波。

“侵略者,来了就不用走了。”

赵云一声铿锵,一把匕首插入了莽汉左目。

啊...!

莽汉惨叫声凄厉,强行震翻了赵云。

还未完,赵云虽被震翻,但挂在匕首上的爆符,却轰然炸开了,爆符难破玄阳防御,但也要看怎么用,在那个位置炸开,威力嘛...还是跟够分量的。

可他,小看了莽汉肉身强度。

半张脸都被炸的血肉模糊,那厮竟还未倒下。

“还不倒?”

赵云脚踏风神,瞬身杀回,左臂麒麟图腾刻画,霸道力量充斥,一拳轰翻了大汉,先前半张脸庞模糊,如今,整张脸都没了形状,未等喘口气儿,赵云便攥住了其脚腕,抡出了一个极优美的弧形,在大地上,砸出了一个人形大坑,莽汉一口血....喷了一丈多高。

“来,谁给他补一刀。”

赵云大喝,腰马合一,将莽汉扔向了天空。

“我来。”

四方皆有嘶喝,一道道光冲天。

乃一杆杆战矛,莽汉未落地,便被插成了筛子,说好的补一刀,这...得补了十好几刀,死的不能再死。

“好锤子。”

赵云腿脚麻溜,已遁向他方。

临走前,还捎走了莽汉的两个鎏金大锤。

“可见过苦狱刑犯。”

他如一道黑影,窜梭于人影间,走一路杀一路,也是走一路问一路,遇见高阶的武修,很自觉的绕开,遇见大夏的将士,便会顺口问上一问。

得来的答案,出奇的一致:不知道。

俺们是来打仗的,你不会是来找人的吧!

喜欢永恒之门请大家收藏:永恒之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