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永恒之门 > 第189章 边关告急

第189章 边关告急

嗖!嗖!

趁着月色,两人再次上路。

气氛,有些尴尬。

赵云还好,在疾行中炼体,在炼体中悟道。

瞧凤舞,就颇感脸红了。

出了山林,是一片苍原。

越往东,越显苍凉,主要是苦狱,已远离繁华,已濒临边陲,过苦狱百里,就是边关,而边关的另一侧,便是大元王朝。

“破,给我破。”

赵云的低吼,频频不绝。

已至第五重瓶颈,牟足劲儿要破入第六重。

许用力过猛,其体魄一半闪电撕裂,一半火焰燃烧,极度霸烈的气息中,还带一股亢浑的龙吟。

“真个怪胎。”

凤舞曾不止一次侧眸。

是偷偷看,每逢看时,都不觉忆起先前事。

“还差一点儿。”

赵云摸出了一颗丹药。

突破在即,用丹药冲击,还是很有必要。

啵!

此声响,只他自个听得见。

终如愿以偿,进阶了真灵第六重。

“这趟,果是没白来。”

赵云心欢喜,腿脚都麻溜不少。

第六重了。

力量更磅礴,还有武魂,也颇有精进。

若非赶着去救人,必会找个地儿好好巩固一番。

嗖!

他乐呵时,来了诡异一幕:

方才进阶的第六重,竟又降回了第五重。

“这....。”

凤舞不由一愣。

都进阶了,咋还往回降嘞!

“哪去了。”

赵云一脸愕然,浑身上下的看,感受极其真切,是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吞了他修为,第五到第六这一重,好似被人凭空截走了。

月神开眸,瞥了一眼赵云左手食指。

她看的是魔戒,吞赵云一重修为的正是它。

“果然有魔血。”

月神笑了,早知魔戒中有乾坤,至今才看清楚,珍贵的可不是魔戒,而是魔戒中的一滴血,那是魔血,级别颇高,若有幸融了,妥妥的逆天造化。

说魔戒吞赵云修为,并不确切,真正吞赵云修为的,是那滴魔血,该是因它主人的缘故,功法有残存,自带吞噬,且不吞真元精气,就吞修为。

这些,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赵云要迎来一段造化了。

“哪去了。”

赵云还在找。

好好的一重修为,咋就没了呢?

“喂。”

凤舞蓦的一语。

可惜,她的提醒还是晚了,心神在沉湎的赵云,直奔一块巨石就去了,轰的一声撞了个粉碎。

碎石落尽。

未见赵云起身,好似撞傻了,就坐那发呆。

实则,他在冥想。

一重的修为,不会无缘无故没了。

三五瞬后,他才抬左手,轻轻摘下了指上魔戒,死死盯着它看,已寻到源头,正是戒指吸了他的修为。

“好奇异的戒指。”

凤舞美眸微眯,自魔戒上嗅到了魔的气息。

“还回来。”

赵云破口开骂了。

修为啊!辛辛苦苦攒的,你说吞就吞?

良久,魔戒无反应。

无奈,赵云看向月神,眼神儿寓意代表一切。

“吞就吞了,重修呗!”

月神的回应,一如既往的随意。

赵云黑了脸,这娘们儿,真站着说话不腰疼。

“等雷雨天,本神教你夺造化。”

“方才,没吓着你吧!”

赵云抚摸魔戒,用衣袖擦了又擦,变脸的速度,比开遁的速度都快,能读出月神话中意思,所谓夺造化,自是从魔戒手中夺,吞了他一重修为,总得还点儿利息回来,连月神都说那是造化,那就不是一重修为能比的了。

月神斜了这厮一眼,刚还骂的很欢实呢?

神明都如此,更莫说凤舞了,看赵云的眼神儿,有点儿怪,总觉此货有双重人格,也许是演技太精湛。

哇哇!

不远处,传来婴儿啼哭声。

是一群难民,也不知遭了强盗,还是发了饥荒,拖家带口,呼喝声、婴孩哭声、牛羊嘶叫声...很嘈杂。

如这景象,他们一路已见过多次。

还有,路过的不少村落,里面基本都狼藉一片。

“血腥气。”

凤舞一声轻语,感知型的武修,嗅觉还是很灵敏的,一路越往东方走,便越多一抹淡淡的血腥。

除此,好似还有喊杀声。

轰!轰隆隆!

大地震颤,惹得赵云与凤舞回眸。

入目,便见尘烟滚滚,似有千军万马朝这奔腾。

“军队?”

凤舞一声轻语。

赵云起身,穷尽了天眼的目力,极尽眺望天穹,能见一朵乌黑的云彩,遮天掩地而来,但仔细那么一瞅,才知是飞行坐骑,不是一两只,是一大片。

的确是军队。

下方的是陆军,上面的是空军。

如千里奔袭,迅如闪电。

“快,闪开。”

一个骑牛的老人,嘶声大喝。

何需他说,逃难的人、包括赵云与凤舞,都让了路,千军万马奔腾,这若挡道,会被踩成肉泥的。

“燕天峰。”

赵云的眼神儿贼好使。

打老远,便望见了青峰城主,身披铠甲,血色的披风,扬天飘荡,座下战马雄武,一路如光飞驰。

燕天峰身侧,还有青瑶,已束起长发,也身披战衣,如一个女将军,英姿飒爽,别有一番风味。

他们身后,足五千人众。

无需上前问,便知是青峰城的军队,仅玄阳境,就占多半,不乏地藏,各个神色肃穆,也都战意高昂。

嗖!

战马最快的燕天峰已到,如长虹掠过。

其后,便是青瑶。

路过赵云与凤舞时,还侧眸一看,对凤舞没啥,但瞧了赵云那双眼,不免俏眉微颦,好似曾在哪见过,许是军情紧急,一瞬她便收了眸,如风远去。

“几日不见,竟进阶了玄阳境。”

赵云一声嘀咕,青瑶认不出他,他能认出青瑶修为,还有燕天峰,上回见时是玄阳境,也已进阶。

“快快快。”

燕天峰与青瑶之后,呼喝声颇多。

五千大军如狂风呼啸,马蹄声急,大地都颤动,除了杀气,便是煞气,撞得赵云与凤舞都蹬蹬后退了,某些煞气,也只有在战场上,才能磨砺出来。

空军也到了。

乃一只只嘶鸣的苍鹰。

为首的,正是忘古城主杨雄,也如燕天峰,身披铠甲,如丰碑立在苍鹰背上,眸光如炬,神色庄重。

呼!

空军亦有五千之多。

看一只只排列成队苍鹰,真如一片黑幕。

“有战事?”

赵云又皱眉,喃喃自语。

两城齐出,足一万大军,自踏入武道,这是他见过的最大阵仗,捉拿毛头小贼,不可能这般大动静。

还有,也不会请出大夏的战旗。

如此种种,足证明一件事:边关告急。

以他猜测,不止忘古城和青峰城,苍狼城与赤阳城以及距离较近的古城,多半也都在朝边关驰援。

难怪有血腥气。

难怪有喊杀声。

难怪这么多人逃难。

哪是强盗打劫,分明大元王朝来犯。

“走。”

赵云召唤了大鹏。

飞的更高,才能看的更远。

凤舞一步踏上。

大鹏展翅,如一道乌光划过虚空。

“得给你换件衣裳。”

赵云取了墨汁,把黑不溜秋的金翅大鹏,染成了一只紫色的杂毛鸟,顺便,还贴了两道速行符。

“边关告急。”

凤舞脸颊苍白了不少。

突如其来的变故,给了她一种极不祥的预感。

赵云则是一路俯瞰。

下方更多难民,路过的村落,也不见半个村民,时而两三道人影,皆迟暮的老者,人老了,走不动了,要死,也要死在家里,如此,也算落叶归根。

“这般紧急?”

赵云收眸,眺望向东方。

这里,距边关还有几百里,这就开始逃难了?

难不成,大元王朝已攻破边关?

当真如此,那就吓人了。

大夏的边陲,是有万里城墙的,大元王朝是出动了多少兵力,真要一口气...吞下整个大夏龙朝?

可他不解。

大元与大夏,自建国向来无战事。

缘因两国实力相当,疆域同等辽阔,皆有天武坐镇,若非关乎根基利益,两国是不会轻易开战的。

半日时间,赵云足换了十几道速行符。

不知何时,才见一座古城,坐落于两座山之间,城墙巍峨,森严壁垒,两座十丈大的巨狮,格外扎眼,更扎眼的,是城墙牌匾,有二字颇有威慑力。

那便是苦狱,关押重刑犯的地方。

平日,苦狱都紧闭城门,以防刑犯外逃。

今日,苦狱却城门大开,也不见有巡逻的侍卫。

好似,就是一座空城。

事实证明,的确是一座空城,大鹏轻松掠过了城墙,若在平时,怕不等靠近,便被强弩给击落了。

“人呢?”

赵云与凤舞皆低眸俯瞰,

这座刑犯监狱,也如先前他们所见的村落,不见人,没有刑犯,也无看守的兵卫,到处狼藉一片。

嗖!

两人到时,一道人影扛着包袱,从一座阁楼跑出来,贼眉鼠目,看样子,是个小偷,刚盗了财物。

大鹏从天而下。

赵云施定身,当场擒了小偷。

“苦狱的刑犯呢?”

“九..九日前便被拉到边关了。”

小偷脸色惨白,冷汗之下,哪冒出的人。

“边关。”

凤舞的脸色,比小偷的更惨白。

边关告急,拉上边关,无异上战场啊!

“尴尬。”

赵云心中一声干咳。

费心费力造了避世的玄袍,装备精良,到头来,这竟是一座空城,都找不着人忽悠的,早知是这剧目,当夜就杀过来,人命关天...耽搁了这么久。

喜欢永恒之门请大家收藏:永恒之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