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1118章 番外前世篇七

第1118章 番外前世篇七

同样是魂体状态的云沐辰顿时傻眼了,他不是在安慰人么?怎么还来劲了?

本来没能哭出来的,这会儿反倒是湿了眼睛。

吓了一大跳,云沐辰连忙抱住夜秋澜:“别哭别哭,你现在哭了,流的是魂泪,失去的是身体精气,等我们回去,你身体会不好的。”

夜秋澜看着云沐辰,有点哭笑不得,她知道云沐辰说得对,可是她太伤心根本忍不住。

她从来不知道,前世的云沐辰和云沐风竟然还有那样的约定。

太承重了,她受之有愧。

云沐辰替夜秋澜抹了一把眼泪,咬咬牙说道:“眼看我就要修成正果了,你身体要弄坏了,我们孩子怎么办?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你也得为我们将来的孩子着想啊!”

云沐辰同样走了一遭,只不过跟夜秋澜看到的不一样。

他看到的,是夜秋澜曾经经历过的一身,真是心疼得他不行。

所以,他知道夜秋澜有多在乎孩子,本不予拿这个话题来刺激她,却也知道她肯定会在乎。

夜秋澜轻笑,果然是憋了回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沐辰摇了摇头:“肯定是巫月搞的鬼,不过也好,没有让你一个人在这里。”

夜秋澜张了张嘴,真要说什么,却被人打断了。

被白发云沐辰将什么遮羞布就揭开的云沐风显得有些激动,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情绪。

尤其,还知道自己亲眼看到了自己和夜秋澜的孩子失去而无动于衷,云沐风压根儿就淡定不了。

原本云沐风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想要来奚落看云沐辰笑话的,谁知道,这位置似乎掉了个头。

白发云沐辰其实早已经跟着夜秋澜死了,现在还活着,不过是有些东西还需要他去做。

他云沐辰可以痴情一个女人,却也不会耽搁自己的责任。

所以,云沐风说什么,都不能让一个心死的人有什么刺激波动。

“是,我不过就是一转眼,这个笨女人就被自己姐姐给害死了,笨女人,我知道你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进京的,所以安排好一切等着你,云沐辰,你既然那么爱她,就跟她一起去死好了……”云沐风歇斯底里,很明显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白发云沐辰默然的看着他,眼神一闪,嘴角依旧没有笑意,却带着一分残忍:“你也没有赢,云沐风,你同样输得很彻底,你在算计我?就从来没想过,我难道不会将计就计吗?”

云沐风一震,神色有些惊慌,四下看了看,不太明白:“什么将计就计?你都做了什么?”

白发云沐辰呵呵一笑,表情却没有笑意,向旁边走了两步:“你说,我既然一开始就猜到这俗不可耐的棺木不是她,我为什么还要规规矩矩的上那三炷香?棺木里面那个女人也配么?”

被白发云沐辰这么一提醒,云沐风这才注意到那还在燃烧香,闪过的火星子就好似催命符,快把他燃烧。

“你做了什么?”云沐风睁大了眼睛,想要捂住自己的口鼻不要呼吸,可这种自欺欺人也没用。

白发云沐辰看着他的笑话:“还不明白?这香可是我自己带进来的,加了料的,但是呢,要你命的还不是我这个,而是你体内的子蛊。”

“你到底还是动情了啊!子蛊已经反噬了吧!你那颗黑心疼不疼?”

云沐风捂住胸口,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错觉,却再也不能忽视了,真的很疼,仿佛有什么在撕咬。

“不可能不可能,我给子蛊喂养了那么多好东西,早已经可以反噬母蛊了,怎么还会发动?”云沐风不敢相信,声音带着费力和颤抖。

白发云沐辰听得稀奇:“你的意思是,你找到了办法,将子蛊用特殊的方式喂养,成长已经超过了母蛊,随时都可以反噬为主了?”

“对,明明很成功的啊,哪里出了问题?”云沐风疼得有些抽搐。

这几年的皇帝生活,早已经磨灭了他原本的励志,完全不似当初当皇子时那么能隐忍了。

“云沐风,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哈哈,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这一幕戏中终于有了别人,芸药儿带着一种虚弱的疯狂,被人带进了灵堂。

此时此刻,养尊处优多年的芸药儿带着一丝狼狈,头发凌乱,嘴角噙血,整个人都站不稳了。

芸药儿还是被更加成熟版的宫骁给带进来的,一进入这里,宫骁就撒手了,芸药儿瘫软在地。

没有理会两人的狗咬狗,白发云沐辰在宫骁进来的时候,就将那香给灭了。

看宫骁没有去碰棺木的意思,这才放心的没有说什么。

这也正常,谁没事儿会去碰棺木?

云沐风就是专门来设计他的,才会在棺木上放毒。

“你说谁?”云沐风眼神带着戾气,几乎不再掩饰对芸药儿的厌恶,狠狠的吼了回去。

“除了你还能有谁?狼心狗肺的东西,不讲信用的男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答应过我的事情都兑现了多少?到最后居然还套我的话,想要将子蛊喂养得反噬母蛊?”芸药儿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端庄娴静,整个人真的气疯了。

突然感觉到母蛊的躁动,连她都压不住,芸药儿就知道出问题了。

知道真相后,简直不能接受。

因为芸药儿根本想不起来,云沐风到底是什么时候又怎么将话给套过去的。

自认是用毒用药的祖师,没想到有一天栽了自个儿还什么都不清楚。

这让一向骄傲的芸药儿有点难以接受。

不得不说,云沐风真的快要成功了,再有一点时间,子蛊真的就能反噬了,到时候只怕也是她芸药儿的死期!

一直以为,这是自己最后也最保险的底牌,没想到,还是被这个男人利用了个彻底。

不过,那也只是“快”要成功了而已,到底不是完全成功的。

现在的母蛊和子蛊纯粹就是势均力敌状态,估计谁也噬不了谁,最终只会两败俱伤,或者同归于尽。

云沐风懒得理芸药儿,如今这形象,不就是一个疯婆子?他只想知道,既然他体内的子蛊已经不受母蛊控制,为什么还会因为动情而出事?

喜欢嫡女毒医:盛世宠妃请大家收藏: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