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1097章 第一〇九七章 那就来算算

第1097章 第一〇九七章 那就来算算

夜秋澜轻笑出声,情分谈不上就跟她谈人性了?

郁姨娘原来不是不懂这些事情的啊,只不过是用来让别人遵守的,自己则是不以为然到毫无顾忌。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夜秋澜意味深长的说道:“佛家这句话还真是一顶好重的大帽子。”

“只可惜,佛家更讲究因果,并非这么断章取义的。”

“若是碰见好人,自然可以造七级浮屠,可若是救了害人精,只怕要罪孽深重了吧,郁姨娘,你确定不是又在害我,出手救了这一次,就直接等着下十八层地狱去了?”

闻言,郁姨娘直接愣住,她确实不知道这话还可以这样理解。

为了让夜秋澜答应援手,郁姨娘自然挑好听的话说。

这种半恭维,半威胁,还让人有不少压力的话,郁姨娘自然信手拈来。

很多时候,这样的语言都会让人无所适从,更加难以反驳,直接就赶鸭子上架了。

谁知道夜秋澜这么一理解,反而是郁姨娘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好再多的理由都堵到了肚子里。

郁姨娘终于意识到,论嘴皮子,她似乎永远不是夜秋澜的对手,要想讲理,那根本是行不通的。

于是,郁姨娘的眼神变得悲戚又义无反顾:“究竟要如何你才会答应?你若是记恨当年的事情,直接要了我的命就是了,只要你肯救你姐姐一命。”

“我没有姐姐,郁姨娘若是想死,直接死在这里也无妨,反正这个时候也没有旁人。”夜秋澜看懂了郁姨娘眼神里的决绝,那里面的确满满都是母爱,但是不代表她就会同情,就必须要帮她。

郁姨娘跟她是什么关系,夜秋澜不认为自己有必要为郁姨娘的母爱买单,并且还是这么被胁迫的一定要成全。

“到时候,看在姨娘伺候父亲多年的份儿上,我会让人帮你收尸的。”夜秋澜当然猜得到郁姨娘的打算,无非就是要给她按一个逼死姨娘的恶名。

这有什么,嫡庶之别,若是庶女逼死了嫡母,那指不定还可以依法判刑,真是严重得不行了。

可是嫡女逼死姨娘?每年真真假假的这类事情多不胜数,不过比奴才高那么一点,这算什么事儿?

郁姨娘真是把自己看得太过重要了,她的命,也未必能威胁到夜秋澜。

“你……”郁姨娘真是气得好想吐血,夜秋澜完全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我怎么了?或许姨娘忘记了曾经都对我做过什么,难道说姨娘其实是忘记了吗?”夜秋澜眼神一冷:“需要本妃提醒一下吗?”

“本妃体内的毒?”夜秋澜呵呵一笑,那可是差点让她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这辈子清理得及时,有白夜亲自监督,又有王府提供好的药材,还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养得差不多。

这个仇,她没有直接出手报复都是好的了。

闻言,不仅郁姨娘彻底呆住了,就连云沐辰都顿了顿若有所思,安乐侯府的覆灭虽然有他在推波助澜,各种妨碍袭爵的事情,可似乎并没有让郁姨娘吸取教训啊!

现在看来,郁姨娘根本就认为夜秋澜不知道,所以当不存在了。

“没有没有,那不是我做的,我只是一个姨娘,怎么敢对府内唯一的嫡女下手?”郁姨娘眼神慌乱,尽量的为自己辩解,只是没有太多的说服力。

这事儿坦白出来,郁姨娘自个儿也没有底气的。

夜秋澜既然敢这么说,就一定是知道什么,太过强硬的否认,只会逼着夜秋澜将证据摆出来,那更加让人百口莫辩。

“不敢?我看姨娘的胆子大得很,那不如我们来说说另外一件事情,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夜秋澜话锋一转,立刻说到了一个郁姨娘更加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郁姨娘所有强硬的气焰完全消失了,很有种想晕过去的冲动:“什么怎么死的?当时不是王妃在侯爷身边?怎么反倒是问起我来了?”

夜秋澜轻轻一笑:“郁姨娘,有些事情我虽然不说,但是不代表我就不知道,你若是想要将证据摆出来才承认,那也是可以的。”

“我只是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家好聚好散,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些人会遭到报应的,你说是不是啊,郁姨娘?”

夜秋澜不疾不徐的说着,反倒是让郁姨娘背脊一凉,纯粹心里有鬼。

如果可以,郁姨娘真的很想将夜秋澜的嘴巴给封上,让她完全不要再说了。

原本的义无反顾和豁出去的气势被冲击得七零八落。

夜秋澜看了郁姨娘一眼,心中有数,拉着云沐辰就离开,郁姨娘还处于惊慌中,压根儿不敢再拦住两个人。

走远了,夜秋澜回头看了她一眼,冷笑的说道:“我以为她是多么不怕死呢,敢情才两件事情就把她给吓住了?如果真的不怕死,何必还在乎这些?”

郁姨娘最后还是退缩了,证明刚开始的气势不过是强撑。

多打击打击,就成了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

云沐辰挑眉:“我怎么不知道,你父亲的死还跟她有关?”

夜秋澜但笑不语:“后面的话,自然是我在虚张声势,原本我只是有些想不通,就算炎王爷想要弄死我爹,那又是怎么下毒的呢?”

“蓝魅这种毒,是一定要在特定的茶里才会有作用的,而这种茶比较稀有,算是冬池国的特产,安乐侯府一直没有的。”

“既然我爹在死之前都在怀疑我娘身死的真假,并且查到了冬池国去,就一定会对这个国家的人产生一定的警惕,若是有陌生人敬特殊的茶,肯定会有所警觉。”

夜秋澜缓缓的说道,表示自己已经疑惑很久了。

但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一切都是推测。

今天不过是被郁姨娘烦得很了,才拿出来试探一下,没想到,还真的试探出了问题来。

“我记得,安乐侯是有功名在身的,本身也是一个不错读书人,爱喝茶不是也很正常?虽然你说得也在理,可为什么会怀疑到郁姨娘头上去?”

喜欢嫡女毒医:盛世宠妃请大家收藏: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