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1059章 第一〇五九章 这就是下次

第1059章 第一〇五九章 这就是下次

云沐辰扫了一眼屋里,看到了地上的帷帽,若有所思:“她进来的时候有谁看到?或者知道?”

夜秋澜摇了摇头:“应该没有,进来带着帷帽的,而且,听掌柜的意思,已经连续蹲点好多天了。她要干坏事,似乎连自己的丫鬟都没有带。”

云沐辰嘴角微勾:“那这样很好,霍家既然看不好人,那也不能怪我们。”

他已经给了霍思雨很多次机会,曾经做过的事情他都没有计较。

就想着她好歹还能知分寸,只要不过分,他一个男人也不想跟这个女人计较。

甚至,看在霍越的份儿上,他连霍家都算放过了。

可现在,是要告诉他养虎为患都是怎么样的吗?

亏得夜秋澜是没事儿,若是她没有躲过去呢?那谁来负责他曾经的心软?

上次十五暂时放过霍家,云沐辰就曾说过,那是最后一次。

作为属下,该尽的本分不是用来交换条件的。

那面子给了一次又一次,却不能永无止境。

所以,霍家将霍思雨从宫里接回去,已经得到了皇帝和青濡王的警告,也将霍思雨看得很紧。

谁知道霍思雨竟然一直在装乖巧,加上小产后的调养,好不容易乖了这么久,霍家也就疏忽了。

加上霍思雨前几次出门都没有发生事情,就以为她真的是懂事了。

殊不知,霍思雨竟然还有些精神失常。

主要是前几次都没有遇见夜秋澜,哪曾想霍思雨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

“啊?你要做什么?”夜秋澜一时之间没有跟上。

“难不成你还要放过她?”云沐辰斜眼,觉得夜秋澜不应该这么好心啊!

“我可没说过,她现在自食恶果,醒过来也会生不如死,而且,我发现她整个人似乎有点不正常。”夜秋澜想了一下,如实的说道。

“那跟我们也没关系吧!”云沐辰似笑非笑:“哦,她怎么了?”

说了半天,云沐辰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霍思雨的情况。

刚进来的时候似乎还在打滚,突然就晕过去了。

而此刻,霍思雨是脸朝下趴着的,所以也看不到。

“没什么,一心想要毁我的容,结果害到了自己。”夜秋澜表示,她一直都是防守反击的,东西也都是霍思雨自己的。

“毁容?”云沐辰怔了怔,眼神落在夜秋澜的脸上。

夜秋澜忍不住失笑:“说到底还是你惹出来的,估计她是觉得毁了我的容貌,你就会抛弃我了吧!”

夜秋澜表示她真的没有多想。

云沐辰啼笑皆非:“这到底是从哪个天真国出来的人,还是回去自己玩吧!”

“掌柜的,你今天可有看到霍家的思雨县主来邀月楼?”云沐辰突然问道。

掌柜张了张嘴,话要出口时立刻醒悟过来,整个人一哆嗦:“没有没有,小的管理邀月楼这么久,思雨县主从来没有光临过。”

云沐辰冷笑了一声:“记得自己都说了什么话……”

说罢,云沐辰一挥手,包厢内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人,将昏迷的霍思雨带走了。

夜秋澜叹了一声,虽然她刚才的确有点无聊,但这么可怕的女人还是少一点好。

她宁愿无聊死,也不愿意身处这时时刻刻的危险中。

很快,时间临近晚上,霍思雨一直没有回去,霍家的人才惊觉不对,人仰马翻的开始寻找。

霍家现在已经失势,尽管霍越已经算是新皇的人,可到底年轻,又经历了一场大义灭亲。

多多少少还是影响到了霍家的根基。

为了保住家族,霍越交出了兵权,那更是树倒猢狲散,以前各种巴结的人,现在恨不得完全撇清关系。

霍家就两个孩子,霍思雨明显成了废棋,不少人家也还怕被赖上。

个中复杂的关系和心思,简直没法好好说清楚。

如今镇国公府有名无实,除了家产还在,镇国公说话已经做不了主了。

现在的霍家,霍越才是做主的那个。

原本镇国公对这个儿子的所作所为有些无法原谅,父子俩差点闹得水火不容。

可结果一出来,镇国公就沉默了,更加明白霍越的选择才是对的。

可是,被自己儿子摆了一道,镇国公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彼此之间已经原谅,可有些事情难以启口,父子俩就那么僵着了。

加上霍越被皇帝派了不少任务,在家的时间比较少,竟然就拖到了今天。

然而,霍思雨突然出事,霍越那边的任务怕是要改一改了,否则,他和皇帝也不放心。

所以说,家眷的所作所为,很能影响一个人的仕途。

霍越几乎是同时接到任务改变的命令,和霍家找人的消息。

霍越抿了抿唇,突然有些明白,深深的叹了一声。

霍家拼命在找霍思雨,只怕更青濡王也有关系了。

霍越夹在中间是最为难的,原本以为自己的姐姐终于改邪归正,他也不介意养着她的,殊不知一个不注意,居然又跑去作死了。

霍越还不知道霍思雨都干了什么,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儿,不然青濡王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警告他。

上次关于最后一次的谈论还历历在目,这才多长时间?

一想到自己的娘亲为了这么个女儿寻死觅活的,霍越也忍不住头疼,不得不暂时照命令行事,不愿意多想,走一步看一步了。

到了傍晚,皇帝再次出宫,却没有再带着莫筱,很快跟兄弟汇合,就展开了心动。

祖辞现在住的地方,没有很奢华,地段也很普通一般,看起来非常不起眼,不过价值也非祖辞能承受的。

这是云沐风早期送给祖辞的住处,让他在京城好歹有个自己住的地方。

毕竟那个时候的云沐风还是皇子,没有分府,就算要蹭住也不行啊!

普普通通一个三进的院子,一口古井的下面竟然另有乾坤。

仿佛一个酒窖,还算比较宽敞,里面的布置更是奢侈,随便一件就足够平民百姓一家三四口活一辈子了。

这个时候,云沐风和芸药儿正面对面盘腿坐在床上,双掌相对,皆是闭目运功。

喜欢嫡女毒医:盛世宠妃请大家收藏: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