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1044章 第一〇四四章 还有越狱的

第1044章 第一〇四四章 还有越狱的

理是没错,可一个做不好就成了胁迫。

众大臣已经习惯了皇帝“听取”他们的意见,或者最终妥协。

这种集思广益,代表少数服从大众,更代表众臣的利益。

皇帝突然之间这么强硬,就等于冒犯了大臣世家们的利益,条件反射的反弹是正常的。

封后的事情,就在皇帝的强硬和丞相的配合中定了下来。

不过,册封的仪式又过了十天,隆重又慎重。

莫筱虽然说各种紧张,可真上场还是撑住了,全程没有出过什么错。

夜秋澜随大流的拜见过后,就扶着大肚子的白思涵出宫了,总算将人安稳的交到齐钰手上,松了一口气:“以后再有这种事情,直接上表呈请,皇上也不会强求。”

“折腾一阵,我看得都心惊肉跳的,没个安稳的时候……”

照顾孕妇这种事情再也不想干了,完全没有安稳的时候。

白思涵挺着肚子站在齐钰身边,给了夜秋澜一个白眼:“你不想照顾我就明说,要不要那么夸张?我感觉很好啊,你不也说我怀得很稳?”

夜秋澜嘴角抽了抽:“这跟想不想是没关系的,皇宫这地方,我有些悚,不过呢,现在后宫只有皇后一人,还好多了。”

“怀孩子这种事情,稳是一回事儿,要出事情还不是照样的?”

“你月份这么大了,小心为上。”

白思涵继续翻了个白眼:“反正,好坏都是你说了有理。”

齐钰忍不住笑:“我觉得王妃说得对,你还是安分点好,免得你一动,一堆人都跟着担心。”

白思涵冷哼的吐了吐舌头,她这不是在家太闷么?

四人在皇宫前分成两拨离开,这样的好日子,大家都跟着喜气洋洋的。

可惜,老天就是看不得他们太高兴,辰澜两人刚回到王府,就接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有人越狱,并且成功了。

两人顿时被消息顿住,好半天夜秋澜才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天牢这种地方也并非让人放心的。”

云沐辰皱了皱眉:“皇上和我都特别重视这两个人,怎么还被钻了空子?”

“那现在呢?要去看看吗?”夜秋澜挑眉,心情顿时有些不开心。

“没事儿,你放心,这种情况,我们不也料到了吗?”云沐辰嘴角微勾,拉起夜秋澜的手往外走:“那就去看看好了,我对他们怎么逃的很感兴趣。”

两人又重新坐上马车,来到天牢。

天牢的墙壁都是非常高的,堪比一般的城墙,上面一圈还有无死角,无时间漏洞的弓箭手守卫。

里面很昏暗,仿佛地下室,只有火把,没有自然光。

不过,这会儿火把很多,里面很亮堂,四周被照得清清楚楚。

辰澜两人进来的时候,里面有不少人,可都站着没有动。

室内唯一走动的人,只有宫骁。

宫骁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直到身边的人说道:“大人,青濡王爷和王妃来了。”

宫骁这才回头,礼貌的拱了拱手:“今天这日子倒是选得好,前阵子两个人都很乖,所以,麻痹了守卫。”

云沐辰点了点头:“看守的人也没把我们的话记在心上,时间一长就懈怠了。”

宫骁欣然认同:“对,看样子,应该是芸妃先逃出来,才将废帝救走的。”

说着,宫骁也有些唏嘘,这个女人真不能小窥。

去冬池国的时候还没怎么注意,没想到这么厉害。

云沐辰点了点头,偏头看向了夜秋澜。

夜秋澜从进来开始,就在查看蛛丝马迹,这会儿将关押芸妃的天牢看了个遍。

或许是有所感觉,夜秋澜抬头就对上了云沐辰的眼神:“我很想知道,那个东西,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天牢里的死囚还有这么好的待遇?”

宫骁和云沐辰顺着夜秋澜的手看过去,发现墙角有一个火盆。

火盆里面还有一些没有完全燃烧的炭。

有些疑惑,宫骁和云沐辰疑惑的走了过去,看了半天却有些不明所以。

“芸妃成功逃走,跟着炭火有关?”云沐辰不解的说道。

宫骁若有所思,也不太明白,这里面他已经看过,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按照王爷的提醒,芸妃被关押之前,连头发里面都被搜干净了,但是应该还残留了点首饰。”

“这年头,有钱好办事,用首饰换个火盆不足为奇。”

夜秋澜也知道一些潜规则,天牢的狱卒平日里没什么油水,有身份有地位,又注定不能翻身的犯人是最好的收入来源。

狱卒估计是觉得火盆对犯人来说不足为惧。

“芸妃的武功就算被废,身体也是好的,还不至于这么怕冷,何况,现在已经开春好久,比过年暖和多了。”夜秋澜叹气。

果然是防不胜防啊!

有些东西交代得再仔细,依旧被人钻了空子。

“她怎么利用火盆的?”宫骁诧异:“我问过了,她似乎从进来开始就换取了火盆,那肯定早就考虑好啦,为什么今天才用?”

“今天册封皇后,所有人都在宫里,时机是最好的。”云沐辰想了想说道。

夜秋澜点了点头:“而且,我也问过了,册封皇后,狱卒都有些好吃好喝的,所以留守的人最少。”

宫骁哑然:“那皇上登基那天不是更好?我记得那天也有很多好吃好喝的赏下来。”

夜秋澜摇了摇头:“那不一样,皇上登基,他们若是逃了,皇上为了面子和名誉,一定会专心搜捕的,一群属下为了表现,也会卯足了劲将京城反过来,他们未必躲得掉。”

“今天的话,皇上更会选择息事宁人,将消息给压下来。”云沐辰补充解释。

“……”宫骁囧了,果然,他还是不太能够揣摩皇帝的心思,想来想去也不明白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

“所以呢?芸妃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宫骁决定还是专注眼前。

夜秋澜轻轻一笑,看了看火盆:“你知道的,芸妃是养蛊之人,她从小就养蛊,又出自南疆皇室的话,那么她的血液就一定带着某种功能。”

喜欢嫡女毒医:盛世宠妃请大家收藏: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