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1025章 第一〇二五章 要下手赶快

第1025章 第一〇二五章 要下手赶快

好在,云沐风在疯狂中还保留了最后的理智,并没有真的失手,或者放了镇国公夫人。

“不……不是,这里面……有误会,王妃不要听信谗言……”镇国公夫人声音都在抖,断断续续的辩解。

夜秋澜轻笑:“我娘离开的时候,我已经十岁了,你是指我娘在说谗言,故意污蔑你么?”

镇国公夫人顿时哑然,她怎么也想不到,杨嫒竟然会将这种事情说给自己的女儿听,这难道很光彩么?

镇国公夫人和杨嫒的想法本来就不一样,虽然整件事情也的确不是杨嫒告诉夜秋澜的。

可杨嫒将一部分事情说给了夜秋澜听,用妾身经历来教育自己女儿,本身就出乎意料。

很多人为了保持父母长辈的形象,绝对不喜欢谈论过去。

何况,有些伤疤被撕开就是鲜血淋漓的,未必受得住。

冷笑一声,夜秋澜看着云沐风:“皇上到底要不要下手?要的话赶快,不想的话,就赶紧坐下来好好说话,软禁而已,又不是要命的。”

闻言,好多人都佩服的看着夜秋澜,这个时候敢跟皇帝这么说话的,还真没几个了。

可是莫名就觉得有些爽快。

云沐风做了皇帝,经常让人吃憋,虽然不敢怒也不敢言,可怨气是一点点积累的。

现在看到云沐风吃瘪,肯定都会觉得痛快。

何况,云沐风眼看就要输了,会输得相当彻底那种,还顾忌那么多做什么?

千年一遇的好戏,有机会围观就不要错过,反正,现在谁也不敢走。

云沐风悲凉的一笑,那跟要命其实没多大区别,只是缓刑而已。

“王妃说得对,皇上还是束手就擒比较好,弑兄之人,如何能够当得起这天下重任?”

一个声音突然响彻在大殿里,振振有词,掷地有声。

众人齐刷刷的转头,一脸懵的看着楚王妃,竟然披麻戴孝的出现在这里,估计皇宫落成这么多年,真算头一份了。

云沐辰皱了皱眉,见太皇太后没事儿了,就安心坐下。

刚才夜秋澜给他解了围,倒是没有跟霍越产生什么芥蒂。

毕竟夜秋澜说的都是事实,霍越就算惊讶也不能反驳。

霍越本身就是明辨是非,恩怨清明的,否则,也不至于直接拿捏住了兵符。

说到底,夜秋澜看在他的面子上已经收手,没准备亲自报复了,还不许她落井下石一回吗?毕竟是有仇怨的。

夜秋澜有些诧异的看了云沐辰一眼:“是你吗?”

云沐辰点了点头又摇头:“也不算,只是将有些消息透露给她,本想到她或许会有什么作为,没想到,会选择这么个时机。”

这个时候穿成这样跑来闹,可不算聪明啊!

不管是新皇继位,还是太皇太后等人肯定都会不喜。

加上楚王妃娘家已经被发配了,她现在就一个人,未来的日子不要了么?

“她这样,是不想守着楚王府了吗?”夜秋澜也纳闷不解。

如果安安分分的,楚王妃这辈子肯定也不愁荣华富贵,身份也不低,见面还都得礼让三分。

就算新皇上位,都不能苛刻了她。

可现在这么一闹,似乎有点自掘坟墓的味道。

“不对,楚王妃……好像……”夜秋澜打量着楚王妃,有些惊讶。

“好像什么?”云沐辰也赞同夜秋澜的想法,这个时候,不该安安静静的,享受安度余生吗?

“她……”夜秋澜表情古怪,顿觉有点难以启齿:“好像怀孕了。”

云沐辰惊了一下,顿时默了。

这还能说什么?现在外表看不出来,明显月份还短,可云沐风登基都大半年了,楚王也死了这么久。

楚王妃再怎么扯,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是楚王的。

可问题在于,楚王才死去多少时间?

“她这是要做什么?为了孩子,也应该好好的啊!”云沐辰很是不解。

“就是为了孩子,才想要争取。好好的要怎么办?”夜秋澜有所悟:“如果她闹一场,能够报仇,让新皇可怜她,得到再嫁的允许,孩子才可能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一直好好的,孩子生下来什么都不会有。”

“若是再嫁,甚至还可能带走楚王府的财富,就算楚王府的宅子被收回去了,可那毕竟没那么重要。”

云沐辰眨了眨眼:“是这样的?”

“皇家的媳妇再嫁?虽然不是不可能,可很难啊,何况,她并没有特殊的理由。”

“而且,那是先皇指婚,谈何容易?”

“所以说,才需要博取同情,好歹争取一回啊!现在不是还有先皇的长辈在么?若是皇祖母能开口,一切都有可能。”夜秋澜了然的说道:“皇祖母是女人,又经历了一辈子,很容易同情她的。”

两人在这里嘀咕,那厢,楚王妃已经气势如虹,义正言辞的走到云沐风面前。

云沐风眯了眯眼,还真忘记了这个女人:“天下重任,岂是你一个女人可以置喙的?”

楚王妃冷笑:“我自是一介女流,不能评判皇上的所作所为,可文武百官都在场,心中自是有些衡量。”

“皇上杀兄长夺位,先皇也被你骗了,才会留下那样的遗诏,试问,一个人连兄长都下得去手,各位大人效忠于此,就不怕有一天兔死狗烹,连累整个家族吗?”

楚王妃说的这些不是没人想,而是没人敢当面提。

质疑皇帝的人品,谁不想活了?

“所以,你大过年的披麻戴孝到这个地方,就是想为楚王讨个公道吗?”太皇太后沉声说道,脸色不是太好。

年纪越大,越不喜欢这种打扮,偏偏楚王妃已经不是素可以形容的了,而是披麻戴孝。

这诅咒的到底是谁?

整个大泽吗?

就是皇后,也不敢披麻戴孝的到这个地方,招待群臣,接待外宾的南天宮,这地方具有特殊的意义。

楚王妃愣了一下,我见犹怜的跪下了,双眼一眨,就溢出几滴清泪:“皇祖母,楚王被万箭穿心,死得好惨啊!孙媳每每想起看到楚王尸首的那一刻,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一眼,新婚燕尔就丧夫,楚王连一道血脉都没留下,我……我……”

喜欢嫡女毒医:盛世宠妃请大家收藏: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