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1011章 第一〇一一章 换种玩法

第1011章 第一〇一一章 换种玩法

当然,十六的霸道,夜秋澜同样在理解。

两个人过日子可不就是这样的,互相肯定都有缺点,人无完人。

瑞王的理想型,要求太高了。

“他如果不默认,这事儿还有得闹。可周子瑜好歹占了他的嫡妻位置,后面的王妃怎么说都是继室,双方都有吃亏的,默契的不计较反而更好。”云沐辰想了想说道。

“不过,我对八哥不是很了解,他一直隐藏得很,那天晚上恐怕是他最嚣张最外露的时候吧!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了。”

夜秋澜轻笑了一声,顿时笑了:“我们自然是无所谓的,只要瑞王爷不会觉得自己被戴了绿帽子,那比什么都好。”

有些男人比镇国公夫人还夸张,即使自己弃若敝履,也不想自己的女人跟了别人。

倒不是不想这女人过得太好,而是觉得绿帽了。

总之,理由可以有很多,想法也可以奇特。

“他巴不得摆脱,然后另娶一个有用的王妃,至少暂时不会想那么多的。”云沐辰忍不住笑了,终于知道夜秋澜的关注点在哪里。

瑞王爷放血完毕,就轮到了十四王爷锦熙王。

这次见到的锦熙王也改变很大,看得出来,离开京城就是很好的历练,整个人显得成熟多了。

锦熙王反倒是不像瑞王那么多话,默默的上前放血,再默默的回到自己位置。

其中,只是好好看了云沐辰一眼,表情有些奇异。

反正,夜秋澜是没有看懂的,不由得疑惑:“他是不是在告诉你,不要忘了你们之间的约定?”

云沐辰点了点头,无辜的说道:“可是,我们有什么约定?”

夜秋澜怔了怔,不由得好笑:“很好,你厉害。”

从头到尾,云沐辰其实并没有答应锦熙王什么,当初不过是没有拒绝。

然后,当初的联盟是当初,难不成还能延伸到永远?谁家的合作这么长久?

锦熙王真以为“救”了夜秋澜一次,就可以收服云沐辰为他卖命了吗?

那可太高看自己了,当初那件事情,夜秋澜也未必需要锦熙王“救”,自以为是的做了,还要屡次讨人情?

这个,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锦熙王心下也有些不确定,云沐辰的态度比上次更加模棱两可。

可是,有很多东西,锦熙王都是依托云沐辰的。

倒不是锦熙王不知道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问题在于,他并没有别的办法。

当初娶了陶家的表妹,就等于放弃了王妃的母族,始终会有短板。

今天的事情,锦熙王觉得很不简单,没有证据,却总是会猜想是不是云沐辰的行动?

难道说,云沐辰已经后悔了,想要自己当皇帝了?

这个猜想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只有失去才会知道珍惜。

当初云沐辰可以不屑,可受到来自皇帝的压迫,会改变主意很正常。

靖渊王跟随其后,一如既往的毫无存在感,若非位置和身份不可抹掉,很多人真的快忘记他了。

甚至,靖渊王出现之后,还有人小心的问旁人,这位都是几王?

可见,这低调的本事越发炉火纯青。

云沐辰和夜秋澜也就是看了一眼,十分配合靖渊王的低调。

血液收集完毕,并没有急着放入药水里。

众目睽睽之下,大家看着装瓶的,基本上没有什么争议。

苏御医很快就要开始进行检验。

夜秋澜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了:“听说,这血脉亲人的血在药水的作用下是会相融的,不知道苏御医用的都是那种验证药?”

众人忍不住侧目,很想说,青濡王妃,你第一句话不是很废么?

辨认的方法就是相融啊!

不然的话,要怎么才能证明呢?

可显然,夜秋澜说那句话是为了引出后面的事情。

有人一脸恍然,就知道这件事似乎没那么简单啊!

“自然是最有权威的母子药粉,虽然主药很难寻,差不多已经绝迹,可大泽皇宫还有所留存。”苏御医一脸骄傲的说道。

虽然,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他这骄傲都是怎么来的?

大泽的皇宫有留存,那还不是皇上的?

苏御医都在自豪什么?

“王妃娘娘若是不信,可以让其他御医查看。”苏御医还补充了一句。

皇帝不动声色的看向了夜秋澜,嘴角微微勾起,同样没人知道他这表情还带着一分欣赏和赞赏。

估计旁人也不想理解这奇怪的心理,明明夜秋澜都在冲他发难了,还赞赏?脑子还没有残吧!

其实云沐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只是觉得,又能看到夜秋澜这么意气风华,言辞凿凿的找人麻烦,是一种怀念和享受。

他总觉得,这个时候的夜秋澜,是最亮眼的。

“那自然是没问题的,苏御医要是连这点都分不清楚,恐怕这位置也坐不稳了,皇上也不放心啊!”夜秋澜暗含讽刺,若是连这些地方都有问题,那还怎么掩饰?

既然都当着大家的面做了,也不至于明着指鹿为马。

苏御医嘴角抽了抽,明明是好话,却总觉得有点不太好听。

仔细一想,似乎又没法反驳。

“不过……”夜秋澜话中带着转折:“听说母子草还有一种特殊的功能,本事一体的血液,若是不该融合也能分离出来,苏御医,除夕之夜大家都等着,不如换一种玩法?”

“啊?”苏御医有点懵,换一种玩法?难道现在都在玩吗?

可其他人都有些振奋,苏御医倒是想呵斥两句,说这是严肃的事情,并非在玩。

可是,看了看夜秋澜身边的人,苏御医不敢说。

“王妃的意思是?”苏御医看了一眼皇帝,期期艾艾的说道。

苏御医能有现在的地位,本身就是运气好。

正好站对了位置,就一步登天。

实际上,苏御医本身还是心虚的,面对夜秋澜也底气不足。

“先将血液融合,再放进药水里,看到底是分离呢?还是继续融合?”夜秋澜挑眉说道,也没有自己动手的意思。

这种只是说说的情况,让人更加信服一点。

喜欢嫡女毒医:盛世宠妃请大家收藏: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