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1002章 第一〇〇二章 步步紧逼

第1002章 第一〇〇二章 步步紧逼

不过,不少人都敏锐的感觉到,五王妃的段数,好像突然之间升高了不少。

前面说话还有人猜到她接下来要说什么,现在的话,好像有点莫名其妙了。

可那强大的自信,又不像是要瞎说。

“五年前?不,八年前?哦,十年前吧!”芸妃想了想,很不确定的说着。

芸妃只想知道五王妃的话里有什么陷阱,一边说,一边查看五王妃的脸色,所以,一直在变。

可五王妃就算多年不在京城,人生阅历在这儿摆着,肯定不好相与。

五王妃的面上带着微笑,实则什么都看不出来。

“芸妃娘娘难不成真忘记了?再往前说,小心过头了,芸妃娘娘怕是还没出生呢!”五王妃调侃的说道,成功让有些笑点低的人噗嗤了一声。

五王妃不提年龄众人还不会注意,现在自然会想,学跳舞什么的,至少也得会走路,到知事的年纪了吧!

否则,站不稳如何跳舞?

听不懂如何理解舞蹈精髓?

最重要的是,太小的话,如何知道去救人?

所以,根据年龄来,也是很扯的一件事情。

五王妃本身就在抓住机会调侃,芸药儿自然不会上这个当。

不少人还觉得可惜,五王妃干嘛要那么早点破?让芸妃继续往前说不就好了?

等说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字,岂不是最好的把柄?

芸药儿皱眉,看向了皇帝:“臣妾是真记不得具体哪一年了,何况,这铃铛是那个女人后来看见我学得不错才送的,跟教我跳舞不是同时。”

芸药儿尽量说得很模糊,就是不想说具体的。

明知道五王妃的话里有陷阱,却不能发现是什么,心塞之余只能尽量不踏进去。

可这种回避并不能让五王妃满意:“皇上,人这一生对自己重要的事情向来会记住的,在场各位,随便找一个人问一下什么时候进宫,什么时候为官,只怕都清清楚楚吧!再不济,找一些舞姬来问问,学舞多少年了,只怕张口既来。”

“不知道芸妃娘娘如此避讳,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说,芸妃娘娘要证明自己的话都是模棱两可,不可尽信的?”

这话可就严重了,芸药儿怎么都不敢认的,否则,以后还有谁会信她的话?

辨白都成了不足为信,还能有什么用?

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往下跳,芸药儿又觉得不甘心。

谁知道五王妃后面还有什么在等着她?

迟疑了一下,芸妃抬头看了看皇帝,最终觉得自己丢不了命就无所畏惧了。

心一横,芸妃随意的说道:“八年前。”

五王妃看着芸妃在做最后的挣扎,却不上当:“芸妃娘娘这话说得,是指学跳舞八年前,还是得到铃铛八年前?你们只见过两次吗?第二次给你的铃铛,还是什么时候?”

芸妃面色带着一丝恼怒,连生气都这么温柔:“王妃娘娘到底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审问犯人么?”

五王妃冷笑一声:“说起来,还真是差不多了,包庇南疆余孽,皇上估计都得写罪已诏公告天下,否则……”

不敬先祖,违背祖制这种话不用多说,皇帝也受不起。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关于南疆这件事情,淡出那位先祖是明确下了圣旨告诫后人。

这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圣旨还供在宗祠,虽然不是明文的法律,也差不多了。

尤其,这还是只对历届皇帝才有的紧箍咒。

若非一旦确定,皇帝就全然百口莫辩,五王妃也不至于这么兴奋。

五王妃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乎会不会得罪皇帝了,反正在这之前其实已经得罪死,心中的那口恶气简直憋得慌。

所以,五王妃这话就是冲皇帝去了,不是没有看见皇帝阴沉的脸色,而是早已经无所畏惧。

芸药儿自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关于大泽,关于云氏皇族,她还没来得及更深刻的了解。

这会儿一听,似乎还很严重的样子,云药儿不由得惊了惊,寻求认同的看向了皇帝,看到皇帝微点头,她就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

避重就轻,含糊其辞都完全没用。

明知是坑,也得硬着头皮往下跳。

只要皇帝还在这个位置,她就能没有性命之忧。

若是连皇帝都自身难保,她也别谈什么安全。

芸药儿瞬间就想清楚了利弊,也不再去猜五王妃的陷阱,反正什么都看不出来。

芸药儿也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运气,可以直接蒙对,有些事情她能掩盖过去就不错了。

所以,芸药儿破罐子破摔的说道:“就两次,八年前是给我铃铛的时间,不知道五王妃还有什么需要问的?”

五王妃眼神一闪,笑得很玩味:“八年前?芸妃娘娘可确定了,不要到时候又改了。”

闻言,一旁的白思涵听得忍不住嘀咕:“这口气,这方法,怎么感觉那么像青濡王妃?总感觉陷阱满满。”

齐王妃想了一下,哭笑不得:“确实有点像,步步为营,看着猎物往下跳,慢慢的套住。五王妃我以前就认识,她不像是这么心思缜密的人,也不是她的风格。”

齐钰挑眉,端起面前的酒喝了一口:“娘,思涵,这个世界有一种技巧叫传音入密,我们看着五王妃和青濡王妃似乎没有什么交集,可未必就不能传话啊!”

“咦,青濡王妃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白思涵不明白的问道。

齐钰差点噎着:“青濡王妃或许没这么厉害,可旁边有个厉害的人啊!靠那么近的说悄悄话,反正旁人也听不到。”

“额……”

白思涵和齐王妃抬眼往夜秋澜那边看过去,果然如此。

夜秋澜刚刚给云沐辰低语结束,云沐辰端起酒杯喝酒,可并没有立刻喝下去。

嘴唇若有若无的轻动,若非她们特别注意,还根本看不出来。

果然,这就是熟悉的一套啊!

其实不只是白思涵和齐王妃,很多人都觉得熟悉,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了。

毕竟他们跟夜秋澜不太熟悉,不可能第一时间想到她,何况夜秋澜去冬池国,就离开了很久,曾经的尖锐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喜欢嫡女毒医:盛世宠妃请大家收藏: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