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965章 简直啧啧

第965章 简直啧啧

被云沐辰的动作吓了一跳,夜秋澜白了他一眼:“诡秘?什么意思?”

一个慈祥的老和尚,整天散发着普度众生的光芒,似乎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带着救赎。

云沐辰却说人家笑得诡秘?还有比这更诡秘的事情吗?

云沐辰扶额:“以前不懂,现在想起来,就是诡秘。”

这形容能不能再抽象一点?根本无法想象。

夜秋澜皱眉想了想:“然后呢?了若大师说了什么?”

云沐辰做了一个标准的佛礼,学者了若大师的样子:“阿弥陀佛,一切自有定数,不必太介怀,顺其自然便好。”

夜秋澜噗嗤笑出声,倒像是了若的语气,就是说了等于没说。

根据云沐辰的说法,当时他是很小的,哪里听得懂?难怪在那之后就忘了。

想象中应该很曲折的坦白,竟然就这么平淡的结束了,反而还知道一些云沐辰的奇怪过去。

两厢一对,夜秋澜和云沐辰其实都有点懵,巫月,到底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当然,也不是没有后遗症,至少云沐辰就会很兴致勃勃的突然就问一些前世的事情,夜秋澜知道的就会说,不知道的,会被“你果然傻”的眼神扫几眼。

而关于夜姿纤的预知,云沐辰也了解了,更知道现在不同的情况。

一开始夜秋澜还会被那样的眼神看得有些暴躁,很快就彻底淡定了:“万象佛经,真不愧是佛家最难练的武功,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看你现在,多淡定啊!听到这么大的事情也没多少反应……简直……啧啧。”

简直就是清心寡欲到了极点,差点以为这男人都跟着快得道了。

说罢,夜秋澜打扮完毕,回头看着同样盛装的云沐辰,眼睛里满是欣赏。

长发玉簪,紫衣锦袍,玄纹云袖,金蟒缠绕,整个人长身而立,就仿佛在天地间多了一抹诗意光泽。

听到夜秋澜的话,云沐辰微微偏头,长羽睫毛,流线下颌,都勾起一抹完美诱惑的弧度,突然就让人有种窒息感。

“没多少反应?还啧啧是什么意思?”云沐辰说话的尾音上扬。

夜秋澜笑逐颜开,动作幅度却很小,整个人已然显得特别端庄大气。

没办法,正式的王妃服饰,很繁琐,还特别重。

夜秋澜已经尽量精简了。

云沐辰凑了过来,扶了扶夜秋澜头上的步摇,抽掉其中一支不起眼的:“封王的时候,皇祖母送你的那支很红的步摇呢,戴那个。”

夜秋澜犹豫的看了看云沐辰手中的,比较起来,那支可重多了。

不过,她也懂云沐辰的意思,太皇太后送的,曾经太上先皇赏赐,那不仅仅是价值,更在身份象征。

算了,前世更重的都能戴一天,还在乎这点?

果然是被人宠得越发矫情了。

整理好后站起来准备离开,没想到云沐辰的话题还没有完:“你觉得我反应太过淡定?”

夜秋澜眨了眨眼,她说的话,重点是这里吗?

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云沐辰玩味的笑着:“有些东西一旦开头,可是很难抑制的,万象佛经需要的就是静心,我要是无法控制,你能想办法灭火啊?”

有时候不是他反应小,而是不能反应大。

每次情绪大波动,都念一遍心法,告诫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夜秋澜哭笑不得,她其实没这么想:“这样好啊,行一百半九十,继续保持就好了。”

云沐辰轻笑,所以他是在解释什么?

其他人更是一头雾水,昨天晚上,两主子到底聊了什么?怎么感觉今天的气氛特别奇怪呢?

总之,旁人似乎看不懂了,有一种别人无法融入的气氛在蔓延。

好不容易出了王府,坐了马车去皇宫。

在宫门口就见到一个不想见的人,一系水蓝仙女裙,红色毛边披风的阮清语。

下了马车,夜秋澜挑了挑眉,突然扭头对云沐辰说道:“你在外的一次胡言乱语,误导了多少人啊?”

云沐辰抬头看了一眼:“你不会又在说颜色吧!”

夜秋澜轻笑:“就是这个,你以为真是巧合吗?”

这种觉得你喜欢,想要暗戳戳吸引的小心思,的确是怀春少女的最爱。

毕竟还得顾忌一点矜持,不是每个人都有霍思雨那样的勇气和资本。

阮清语真的是做得滴水不漏,眼神根本就没有看云沐辰,至于余光这种事情,旁人也不知道啊!

只见她冲夜秋澜福了福身,自个儿往后宫走了。

夜秋澜这边明显还没有准备好,她确实可以不用等的。

“你的判断,真的对吗?”云沐辰有些怀疑,调侃的说道。

夜秋澜轻笑:“我说那些,可不是反而让你去关注她的,我先去慈宁宫。”

入宫先见太后是正常程序,可现在兄弟当家,云沐辰就不好再擅自去后宫。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张太后,夜秋澜难得正式给她行一个礼,抬头却对上张妃复杂的眼神,不太精神的情绪。

夜秋澜有些意外,张妃千想万想的太后位置,这会儿提前坐上了,怎么反而有些精神不好?

前世可是得意了很久的,完全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啊!

张太后实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夜秋澜,自己养大的儿子,虽然总是感觉很陌生,可有些心思还是能猜到的。

有时候张太后也会想,若是当初没有她的自作主张,现在是不是就不同了?

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夜秋澜是不顺眼,甚至,宁愿抬举夜姿纤这个庶女。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都在证明她一时的不喜,却让儿子多了一抹一世的遗憾,她无法再插手。

夜秋澜每次见张太后,原本也是有点复杂的。

可昨晚上跟云沐辰坦白之后,现在却奇迹的平静。

原来彻彻底底的放下,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难的。

曾经,真的就只是曾经了,而且这辈子还是没有发生过的,完全不存在。

不理会张太后的各种心思,欲言又止,夜秋澜赶紧将行礼的位置让给了别人。

喜欢嫡女毒医:盛世宠妃请大家收藏: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