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逆小说网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963章 这个黑锅我不背

第963章 这个黑锅我不背

夜秋澜看了他一眼:“还不是你给我招惹的敌人?宫外也有啊!”

云沐辰无辜的眨了眨眼:“这种黑锅我不想背!”

经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有了黑锅,他其实是很懵的。

“哈哈……”夜秋澜被云沐辰的语气和表情逗笑了,这确实是好大的黑锅:“这个是可以的。”

看夜秋澜笑得很开心,云沐辰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的上扬:“所以呢?到底是谁?”

“阮家有个嫡女,也有十六七岁了吧,现在还没有订亲?”夜秋澜一下子想到了这个女人。

一直隐藏得很深,以前没有动作,但是不代表就会安分。

可以说,对于阮清语,夜秋澜觉得比霍思雨更警惕。

真应了那句话,会咬人的狗,通常都是不叫的。

看看现在,阮清语的时机其实抓得很好,只不过低估了皇帝的行为,还以为云沐辰不在,下手不会那么快的。

除了阮清语,夜秋澜想不到谁还会主动挑起这件事情。

当然,其他想要落井下石的就不提了,事情一旦爆发,估计有没有仇的都会想踩一脚。

然而,这主动挑起事情,唆使夜旭然闹事,还准备闹大,分明就是可以调查过的。

这么关注她,甚至连边边角角的人都给考虑到了,还能有多少?

至少,要知道邀月楼是她的吧!还得去查那两个庄子,才不相信是无心的巧合。

“阮清语?”云沐辰诧异,纯粹听到了一个好意外的名字:“阮家还没有给她订亲,是因为新皇登基,刚好想等到选秀。”

云沐辰有点不明白,这个快没印象的人怎么跟他扯上关系?

“选秀?”夜秋澜愣了一下,才想起这个时机是对了的,前世新皇登基还有好几年呢,阮清语肯定等不了。

看来,阮家贼心不死,是感觉到了前淑妃所带来的好处。

加上阮清语的资质不错,可以说,比当初的淑妃还好。

因为十皇子的事情低调了这么久的阮家就有了盘算。

阮清语虽然成为了阮家的棋子,可也借此为自己争取了一定时间。

新皇选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至少在这之前,她不用担心会随时被嫁出去。

所以,对她一有机会就果断出手。

“有消息说,皇上明年会选秀吗?”夜秋澜纳闷的问道。

选秀是三年一次,但新皇登基的时间可以重新计算的。

“没有,但是按照惯例,明年因为会有,后年也可以。”云沐辰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代表着,阮清语的时间还是很多的,至少到后年都还可以等。

“哦……”夜秋澜想了想,前世好像是第三年才开的选秀,美其名为先皇守孝。

知道真相,总觉得这个理由特别的可笑。

阿雪得了一个准信,告退之后立刻着手去追查,至少也得先监控起来,以防阮清语的下一次动作。

对于内院,尤其是开始没落的家族,稍微有一些盲点,没想到还真就被人给钻了空子。

晚上的时候,将所有人都支得远远的,确定听不到他们说话,夜秋澜才淡定的给云沐辰讲述了一个故事,埋藏在她心底最大的秘密。

云沐辰从最初的不可思议和惊呆,到后来的缄默沉思。

似乎一边听着夜秋澜说,一边陷入了自己的思考。

“……说白了,那就是个蠢傻的瞎姑娘……”夜秋澜由衷的这么觉得。

云沐辰端着茶杯出神,等夜秋澜说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那我呢?我在做什么?”

夜秋澜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没有多少交集。”

云沐辰眯了眯眼:“不可能。”

这话说得斩钉截铁,让夜秋澜苦笑不已:“别说得这么肯定,至少我前世一直这么觉得的。”

云沐辰脑子急转,很快将一些觉得奇怪的事情联系了起来:“所以说,龙九和阿雪,曾经都在你身边?你比较熟悉的是不是?”

夜秋澜沉默了一会儿才点头:“你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不怕我就编一个故事来骗你么?”

云沐辰扫了她一眼:“有些细节,跟我原本的疑惑很吻合,如果你连这些都能编得严丝合缝,被骗了我也无话可说。”

他终于理解夜秋澜偶尔的悲伤都是打哪儿来的了,为什么她总说欠了他好多?

“所以……”云沐辰眸色划过一抹忧伤:“你现在这么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换恩情吗?”

夜秋澜轻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么问,你觉得可能吗?我说过了,选秀的时候,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才慢慢发现的,你就没发现我经常很惊讶的表情?”

云沐辰嘴角勾起一抹温柔:“发现了,还会有恍然大悟。”

夜秋澜暗自松了一口气:“所以说,那是前世不知道的事情,这辈子突然之间发现真相,我自个儿都是很惊的,比如,我娘的事情,前世到死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娘还活着,也不是她跟师父的关系很好。”

“现在想想,真是活得各种糊涂……”

夜秋澜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云沐辰打断了:“说起来,你前世就是被夜姿纤给掐死的?你居然还留她活到现在?”

对此,云沐辰觉得不可思议,若换成他,铁定第一时间将这罪魁祸首弄死。

夜秋澜眼眸闪过一丝迷茫:“不知道,一开始的确有想过,但是想到自己再来一次便是因为她,就总觉得有什么因果。巫月说过,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就是想让我放她一马吗?”

“毕竟是耗费了心力才报恩完毕的,夜姿纤……”

云沐辰伸手就想在夜秋澜额头敲一下,随即又有些舍不得,最后变成了掌心轻拍,微微推了推:“你傻啊!关键时刻,就开始犯傻了,平日里的精明都到哪儿去了?”

夜秋澜往后仰了仰,眼神委屈的看着他,这件事情她其实一直很纠结的好不好?

她很多时候真的带着戾气,很想将夜姿纤给弄死的。

可关键时刻总会想起巫月的话,给夜姿纤留得一条命。

巫月,是能够让她们再来一次的人,说话都带着一些奇怪的人生道理,她下意识的不想去违背。

喜欢嫡女毒医:盛世宠妃请大家收藏: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仙逆小说网 xianni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