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入营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五百六十六章入营

    与李贤相揖而别之后,韩雍在五六个侍从仪卫的簇拥下,骑马赶向张佳木所在的一处京营营房驻地。

    京营最盛时,没有五十万也差不离,因为就是负责京城防御,所以营房全部修筑在城中,韩雍所去的,是在东城最为广阔,占地达数百亩的一处大校场。这里,原本是五军营的中军大营,五军营亦是当初三大营里人数最多的一个营,在城中有大小两校场,教练四十八卫卒,后改北京为京师,增至七十二卫,永年八年,将七十二卫步骑军分为中军、左右掖、左右哨,称为五军营。

    五军营下,又细分为围子手营、幼官舍人营、殚忠营、效义营等营。

    五军营极盛时,拥众过三十万,实力庞大,每年还有从河南、山东等来的班操军十六万人,就是靠着这强盛无比的军队,大明太宗五次扫平沙漠,虽然没有逮着蒙古人决战,劳民伤财,但无论如何,当年的兵威极盛,使得蒙古人根本就不敢一战,亦是事实。

    今日却是雨打风吹,当年风流已经不复存在了。

    所谓的五军营在名册上还有三十万人,但分为“老家”和团营两个部份。

    老家里留下来的,全是老弱病残,约摸还有十余万人,这些人,给大户勋戚站班守更,或是做些杂役,要不然,就是无所事事,军饷已经不足谋生,所以自己还需做些营生来自谋生路,不然,恐会饿死。

    军心以散,说是还有十余万人,恐怕一旦集合,几万人都不可得了。

    况且,当年皇帝出征讨伐也先,把三大营的精壮全部带走,后来一役全折在土木堡,然后于谦守北京城,又把三大营老家里能拉出来当兵的给搜罗出几万人出来,留下来的,恐怕更是爬也爬不动的废人了。

    今日张佳木前来沙汰的,当然不是这些等于无用的三大营老家里的老弱病残,今日会聚在大校上的足有两万余官兵,不是老弱病残,却都是当初于谦挑出来的团营精壮。

    十年前的精壮,到现在究竟如何,便是韩雍也极为好奇。

    到得大校场门前,先入眼的便是成千上百身着锦袍的锦衣卫。

    韩雍大为皱眉,不过,也是没有办法。锦衣卫在事变中不仅没有被削弱,而且是更加的强大起来了。

    物资倾斜,加上张佳木这个国朝权臣,重臣在背后撑腰,锦衣卫的重建计划在事变后不到十年就开始了。

    现在的锦衣卫已经正式分为文武两部分。文职部份人数被削减,整个城中文职分为几个部门,而不是象以前那样,只在各千户所里有一些帮办文墨事物的文书帮办。现在的锦衣卫文职有专门的几个局,全部的文职人员都汇集在其中,各地的分卫亦有总部各局派驻的分局帮办,整个文职系统的人数也是确定下来,五六个文职局连京师带地方,一共有八千余人。

    当然,现在除了京师的三千来人之外,京师之外的文职人员还在继续招募之中,毕竟,不是一下子就能把架子搭起来的。

    有钱,有权,还需一些时间。

    锦衣卫在各地的场地都选择好了,大量的银子拨出去,选址盖房,建训练的校场、箭道,武库,文职和武职并居一处,还有家属居住的区域。

    每一个锦衣卫分卫,都将以钳制之势,压制相当大的一个区域。

    去掉文职人员,武职人员的数量就更多了。

    缇骑的人数将会提升到三万人,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一透露出来,就叫很多人都喘不过气来。纯粹的骑兵队伍,大明边军在极盛时有超过十万人,现在估算,最多也就几万人的骑兵,至于精锐,那可真说不准了。

    万历年间,因军功在百年间唯一封伯爵的李成梁,就是靠着贪污军饷养活了几万人的精锐骑兵,然后用这些骑兵不停的立下战功,辽镇因之而成为当时大明最强大的军镇,为明朝东北和内蒙方向保住了几十年的太平。

    现在的张佳木,在权势和金钱上比李成梁要强过许多,他的缇骑计划,当然更有可能实现。对这一点而言,感受到威胁的尚且不是那些骚扰大明边境的北虏,相反,却是和张佳木一起位列朝纲之中的文官们。

    这真是绝大的讽刺。

    至于缇骑之外的武职锦衣卫,按照计划将扩充到十万人以上。

    光是京师,内卫就要扩充到三万人以上,至于保密局的扩充则主要在外省进行,初步的人数计划,则也是在五万人以上。

    现在京城之中,已经招了数千人入锦衣卫自己的营房和校场开始入职训练,在很多有心人的眼里和耳朵里,锦衣卫训练的声响是多么的叫人心悸,害怕

    现在京营校场之外,居然是大量的锦衣卫在戒备,站班,警卫,韩雍一看,心中自然已经是极为不是滋味了。

    “这将如何得了?”

    他在心中默默想道:“京营尽付此人,锦衣卫在京城有五六万人,再加上数万人的幼军……唉,但愿国家尽快恢复元气,不能将国柄尽付于此一人之手啊”

    带着这种担忧,韩雍面无表情的到达辕门。

    内里已经早就开始挑选甄别,在守门的锦衣卫军官通报之后,里头传下话来:“太保请韩大人即刻就进去。”

    虽未有大官来迎,不过态度还算是叫韩雍能接受。当下略整了一下衣冠,便在锦衣卫中军官的导引之下,骑马昂然直入。

    人一满万,真真是无边无际。从辕门往里初看时还不觉得怎么样,越往里头去,将旗和军旗就越多,虽不是遮天蔽日,但也是迎风招展,叫人看的眼花缭乱,一般的人,根本分不清是什么旗帜。

    韩雍是带过兵的人,一眼看过就知道,什么是游击旗、参将旗、副将旗、什么是信号旗、什么是豹尾旗,当然,最要紧的还是竖立在校场中央的写着“三军司命”字样的丈六高的总兵官大旗。

    一路向着总兵旗下过去,那里当然也就是阅兵台的所在,看向两边,韩雍倒也觉得满意。刀明枪亮,铠甲鲜亮鲜明,人皆站立笔直,昂然受阅的样子,见之便知道是精锐中的精锐。

    京营兵马虽然十余年没有出战,但毕竟是经历过土木之变和京城防御战,所以看起来还蛮象个样子。

    到了将台,总兵旗自然是范广。这个老将已经五十出头,在辽东立下了赫赫战功,在也先打到北京城下时,他和石亨一起出城御敌,凭着弓马骑射的超强本领,也凭着爱兵如子的将帅风范,在京城一役时立下过汗马功劳。

    接着八年的京营副总兵,更是清廉勤慎,因为他,石亨也很受掣肘,有不少事都不能自专而行,若不是此人,于谦要按住蠢蠢欲动的石亨,也就真的是太为难了。

    天顺复辟,若不是张佳木,此人恐怕也早就被石亨所害,活不到今天了。

    现在看来,京营之中能镇的住,威望够,能力也够,文武双方都能接受的总兵官人选,怕也只有此人一人了。

    郭登能力倒是够,但人脉太差。孙继宗人脉倒是够,但能力威望又太差了。

    算来算去,此人倒真的是最适合的人选。

    有念于此,韩雍也是默然心惊,张佳木的政治折冲的本领,还有这种用人之道,藏人数年再用之的隐忍,哪一条都叫人觉得心术深如大海,真叫人胆战心惊。

    “御史来了,请,请上来。”

    范广远远看到韩雍,他倒也知道此人,当年叶宗留之乱险有扩大之忧,还好此人手腕心智都很强劲,带兵的本事也很了得,短短时间,指挥数万官兵把叶宗留之乱给平定了。

    此经一役,韩雍也算是进入了武官们的视野。毕竟,京营还是武臣们统领,但外省已经是以文官为主了。

    “谢过总兵官。”

    范广已经授给侯爵,位高权重,不是韩雍一个四品文官可以分庭抗礼的。所以,韩雍只能拿出对李贤都没有的郑重的态度,给范广恭谨的行礼。

    这种地位上的差距和文武的分别,令得韩雍心情不快,眼前情形,真的是叫他极外的不欢喜,也是格外的压抑。

    上台之后,自然一眼就瞧到了站在范广身侧的张佳木。

    对张佳木,韩雍和普通的文官一样,怕多于敬,畏惧多于尊重,当下既然见了,自然也不敢拿大,上前几步,躬身道:“下官见过太保。”

    “御史也是奉圣意而来,就不必多礼了。”张佳木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温和平静,似乎多大的事也不会使他动容。

    一个武官,有这种温润如玉的态度,叫人觉得如沐春风,但越是这样,身在他身边的文官却是越发的害怕。

    “是,下官来给太保添乱了。”韩雍努力的想讲一个笑话,不过自己也觉得和好笑太不沾边,说完之后,便是自己板着脸站到了一边。

    “嗯,今天怕是要有乱子瞧了。”张佳木不以为意,用很随意的口吻向着他道:“韩大人来的真好,这一次本官就请韩大人好好瞧一场大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