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五百四十五章 离间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五百四十五章离间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预见,但张佳木陈奏之后,太子圆圆的脸上,仍然蓄积了足够多的怒气。同时,他的眼神犹如尖刀利刃一般,死死的盯住张佳木的眼睛

    张佳木却并没有转移开眼神,但亦不会挑衅太子,使得事态激化。

    他只是淡然而视,眼神中一片湛然,其中蕴藏的含意,太子虽在暴怒之中,却也是看的清楚明白。

    如果撕破脸,那就只能打御前官司,而这么一场官司,太子是一打必输,死定了的。

    “这是万氏宫人弄出来的花样……”太子几乎是咬牙切齿,他一字一顿的道:“孤一定会彻查清楚,给太保一个交待”

    “殿下言重了。”张佳木躬一躬身,安然道:“臣禁断和买,也是为了安定市面,禁令一出,市面安然,百姓沸腾而欢呼鼓舞,殿下身边亦有从侍之臣,一问就知臣之言是否属实。此令一出,殿下再派人出市和买,别人不知道是下面的小人作祟,还以为是殿下授意,这对殿下的声名,实在有碍。臣,冒昧赶至,并不是要与殿下为难,臣对殿下的忠忱之心,可对天日,只是为了殿下的声名考虑,就算如此,臣罪亦是万死莫赎,请殿下将臣重重治罪”

    张佳木的话,堵的太子甚是难受,有理有节,而且还有表白出来的忠诚拥戴之心。太子纵是想说几句难听的话来叫张佳木难受一下,可也是说不出来了。

    而张佳木说完之后,已经免冠下跪,一副等候处置的模样,这样,更叫太子有点束手无策了。

    这一次的单子,实在也是和万氏有点关系,甚至,是和太子的母妃周贵妃有关。

    原来张佳木虽然一次进献极多,而且允许年年进献银子来弥补宫中不能和买和崇文门税关停止的漏洞。

    交上来的银子,实在是比这两样还多些,所以皇帝一则为了自己的名声,二来为了安定人心,三来也是并没有损失,所以就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

    但这么一来,皇帝自己没有损失,后妃和东宫却是损失不小。

    因为皇帝并没有把银子下发,却是自己老实不客气的全落袋了。皇帝善财难舍,把银子全搂进自己的小金库去,可苦了这些享受惯了的后妃和东宫中人了。

    原来税关在的时候,太监们总有进献给后妃有权有势的几位,东宫当然也不少了。太监中有钱的多,甚至自己有小厨房,经常承办后妃和太子的午膳和晚膳,也是常有的事。

    至于吃的用的玩儿的,更是常常进献,根本不在话下。

    税关一停,太监们都叫着穷了,这些常例的东西,却是一概免了。

    太监们不贡,皇帝也不给,后宫中的日子当然难过了,等和买一禁,就更加是一片鬼哭狼嚎之声了。

    这一次是万氏说动了周贵妃,只一句话:“凭他禁谁,还能禁到咱们头上?”

    一句拱动了周妃,然后交代给太子,太子原本就对这两件事不以为然,他对宦官的亲近和信任比起他的父亲更有过之,宦官们原本就在拱火,母妃和万氏一交待下来,更加不必说了,自然就立刻答允。

    以他东宫储君的身份,交待给光禄寺去办,并没有直接派出宦官,这样在太子看来已经是给足了张佳木的面子。

    岂料对方不接这个面子,还要把他的面子摔个粉碎

    此时此刻,太子才知道什么是进退两难,什么是投鼠忌器,什么是尾大不掉他,恨不得一个窝心脚把眼前这个大臣给踢死

    “你,起来吧。”良久之后,认清现实的太子才恨恨出声,对着张佳木道:“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照你的意思去办吧。”

    “是,臣遵太子殿下的令旨。”

    “以后,”太子板着脸道:“孤也不会派人去和买了,再有以孤名义出宫和买的,你可以着令人一律打死不问。”

    “是,臣知道殿下的意思了。”

    “好,卿可以退下了。”

    “殿下万安,臣告退。”

    君臣二人对答之时,虽没有情绪波动,但却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冷淡口吻。回想起来,一年多前,太子和张佳木说话时却是犹如良朋好友,不过这么一点时间,彼此却生份到如此的地步,也真是叫人感慨了。

    ……

    太子与张佳木说话时,在侧殿门边看着眼前一幕的彭时和崔浩等人却也是在沉思之中。

    良久,崔浩才摇着头轻声道:“犯颜直谏,学生倒没有想到,锦衣卫堂上官面见太子殿下时,居然是如此的风骨硬挺。”

    他的话虽轻,在彭时那里却是如打雷一般的响,这个内阁成员和国子监的祭酒大为吃惊的张大了嘴,犹如雨天的蛤蟆一样,大喘着气,脸上也露出愤怒的神色,但一时半会的,却也是说不出什么驳斥的话来。

    另外一个翰林讲官却是不觉顺着崔浩的话,点了点头,赞道:“面刺寡人之过,由眼前这事看来,张佳木不愧太保这三公之封。”

    “难道还叫他做太师”彭时回过神来,铁青着脸,喝斥着。

    虽是如此说,但彭时怎么也算不上是义正言辞了。

    该死,这个该死的锦衣卫堂上官

    “大人,学生觉得这是个机会。”崔浩微微一笑,向着彭时道:“一会太子必定会有所不满,学生想,不如善加利用,极言张佳木之骄狂和跋扈。”

    “可……”彭时犹豫着,沉吟着道:“可此人说的话是有道理的。”

    “这个可以暂且不管。学生以为,有机会就该抓住,别的事,暂且先不必理会。”

    “那你觉得该怎么说?”

    “好说的很,该大臣只知奉迎皇上,供给皇上,却待太子刻薄,薄待东宫,是没有把皇太子看在眼里。”说到这,崔浩轻笑一声,神色轻松的道:“我想这样说就足够了。”

    这般说法,对一个自尊心很强烈,又受过严重挫折半桩大孩子来说,杀伤力确实是足够了。在场诸人均是相信,此话一出,太子对张佳木的情谊将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可比说张佳木有造反之意要可信的多了。

    毕竟比起恩义来,皇帝远超太子,比起权力来,皇帝远超太子,张佳木选择和皇帝更加亲信,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这种怀疑和愤恨就会如一条毒蛇一般,从此以后盘桓在太子心头,直到有一天发作出来。

    事关父子君臣,事关老皇新皇的选择效忠,就算是当今皇帝也不便介入太深,除非是皇帝有意更换储君。

    而众所周知,更换太子简直就是不可能。

    “好吧……”经过不多时间的考虑,彭时也觉得这是一次良机。离间太子和张佳木的情感,这是他和李贤多次在深夜长谈后的决断,也是李贤定下来最要紧的方针。

    现在的局面,离间皇帝和张佳木是不太可能了。况且,李贤指出,皇帝在目前的情形下,也要靠张佳木震慑不法,君臣之间已经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和信任。任何打破这种平衡的想法和做法都是愚蠢的。

    机会就在太子身上。

    一个权臣可以得一代君主的信任而执掌大权,这虽然危险,但还可以接受。要紧的是储君即位的时候,一定要更换新人,这一点,至关重要。

    一个文臣受几代信任都会掌握到巨大的权力,更何况,是一个手握重兵,还掌握了特务之权的超级权臣

    有这种考量,就算是崔浩的方法实在是有欠光明正大,有些阴损恶毒,却也是只能这么做了。只是,彭时在决断的时候,忍不住瞪了崔浩一眼,这个后生,才几天功夫,就这么叫人刮目相看,有些政治洁癖的彭时却是有点儿接受不了。

    “那学生去做这件事吧。”崔浩却似乎没发觉彭时的态度似的,神色轻松的笑着道:“这件事有欠正道,学生的提议,就由学生去做。”

    “也好。”

    这种事,彭时确实是做不来,也有点不知如何开口,而崔浩却是神色如常,待张佳木走后,各人并没有立时出现,只有崔浩信步而出,到太子身前侍奉。

    而太子神色不愉,崔浩俯身说了些什么,时间并不很久,但彭时等人却是很清楚的看到,太子容颜大变,圆圆的脸上满是震惊和愤怒,而双手在御椅上连连拍击,最后牢牢抓住,虽隔的远,但各人还是看到,太子的指节都因为用力太猛而捏的发白了。

    “崔大人这样……”适才说话的翰林讲官嘀咕着道:“有失正道。”

    “吾等所为,为国为民,就算术法有失光明,大节是对的”彭时闻言大怒,回头轻声斥责道:“不准如此说崔某人”

    “是是,学生失言了。”

    “唔。”不论如何,崔浩的目标却算是完成了,经此一事,太子再也不会在心底亲近张佳木,就算表面和睦,但仇视的种子却深深种下了。

    想到这里,彭时也是微微一笑,努力这么久,终于抓到一个机会,虽然做法简直就是文官之耻,但无论如何,大家的用心还是光明正大的。

    “将来叫他退居侯府,安享尊荣,这也是为他好”捻着下巴上灰白的胡须,彭时禁不住得意洋洋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