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五百一十二章 封侯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五百一十二章封侯

    “这么说,”皇帝自己解嘲似的笑笑,但看向张佳木的眼神已经温存了很多,他向着张佳木笑道:“还非答应你不可了?”

    “臣大胆……”看到皇帝的脸色,张佳木面上也是露出笑来,在阶下伏首而叩,山呼拜舞道:“臣叩谢皇上圣恩”

    “罢了,免礼起来”

    皇帝很爽利明快的挥一挥手,向着群臣大声道:“张佳木赐爵为锦衣侯,仍着为掌左府都督、充宗人府令、锦衣卫掌印指挥,并着提督幼军总兵官……”

    说到这儿,皇帝犹豫了一下,显是有话在喉,却又不大愿意出口。

    张佳木是何等人?当下自然是知道皇帝的苦衷,连忙又是一叩首,大声道:“臣谢恩”

    “呃……”

    皇帝是有封赏还没有说完,那便是提督京营军务总兵官亦得由张佳木来担当。现在京营武官六品以上的几乎被一扫而空,只要是跟随曹吉祥或是忠国公、太平侯的势力,全部被荡涤一空。

    这个处置皇帝当然要赞同,那伙武官图谋不轨,而且爆出皇家丑事,皇帝对他们也是恨之入骨,如果这几个厮们没有死,那自然也逃不脱诛三族并且凌迟处死再传首九边的处分,不这样,如何消得了心头的这口恶气?

    荡涤横扫他们留下来的势力,也是理所当然之事,这一层,张佳木做的没有错,也不算过份。设身处地的想,就是皇帝自己,也会这么做的。

    但去掉上边几人,还有董兴、施聚等侯伯总兵官在京营里的势力,现在三十万京营人马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真空地带,没有有威望的勋戚或武官能够领得起这个重任。

    给张佳木,势同养虎,不给,又无善法。

    这件事自然就成为一个绝大的难题,好在,张佳木又一次及时出声,把这件事给遮掩过去了。

    皇帝正疑惑间,却见张佳木又是一碰首,张口发声道:“皇上,大乱将平,人心需要安定,臣等有几件急务,需奏上圣裁。”

    “好,讲来”

    “第一,需任元老宿将执掌京营,以定人心。”

    “卿可有人选举荐否?”一听这话,皇帝简直要用感激的眼神看张佳木了说话之间,自己的嗓音都有点儿发抖。

    “臣举荐右府都督、骠骑将军、上护军范广为京营总兵官,范广是老成宿将,历任封疆总兵,亦曾经在京营为副总兵官,经验威望都是足够,虽年过五十,但身体康强,前因于谦之事被皇上贬落,现已经过了两年,范广早就悔过自新……”

    “嗯,嗯,卿推举甚是得当,朕甚是欢喜。”

    范广实在是不为皇帝所喜欢的,范广为辽东总兵官时,朝政尚在王振把持之下,因为范广生性强直,王振不大喜欢他,所以范广立功虽多,官也早就到了总兵,但勋阶却一直没有往上涨,而且也不得入朝。

    后来是于谦为兵部尚书时才把范广从辽东调到京城来,和石亨一起镇守京城,击退也先,立功实在是不小。

    景泰八年之间,范广为副总兵官,镇守京城,多次巡视边关,是于谦的得力助手。

    这么一来,皇帝对他就更加不喜欢了。

    范广是都督副总兵官,勋阶只是正二品,这一点就是明证了。

    不过现在张佳木的提议再恰当也没有,人选也是再合适也没有。范广就算和张佳木怎么有私交,怎么亲近,可他是为大明世代效力几十年的老臣,而且政治上的盟友是于谦,这样一个人,威望够了,忠诚也信的过,实在是缓冲时间的最佳人选了

    “范广加抚义侯,掌右府都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提督京营军务总兵官……”说到这,皇帝犹豫了一下,接着还是道:“京营分为十二团营的事,由范广和五军都督府并兵部合议,拟定上奏”

    现在这局面,把三十万京营拢在一块殊非明智之事,倒不如仍然如事变前那样,议分十二营,分做两官厅,这样范广就算是名义上的总兵官,下头也会有人分权,彼此制衡。

    范广现在是白身,进不得宫,所以张佳木代奏道:“是,臣会知会范广,早点把团营章程拟好,由皇上再选立团营总兵。”

    “嗯,就这样办吧。”皇帝点了点头,很舒了一口气的样子。他心头最大隐忧似乎也被张佳木自己给主动消解了,深深的看张佳木一眼后,皇帝决定也好好卖个人情。

    当下便又接着道:“功臣之中,陈逵进位为侯爵、刘勇、薛祥、任怨、程森封伯爵,并为左府都督,勋、阶如一品。”

    “是,谢皇上”

    “臣等谢过天恩”

    皇帝开口之后,刘勇等人俱是大喜过望,趴伏在地,叩谢如仪。封爵是武官最后的念想和企盼,辛苦一生,要是没机会也罢了,都已经到了一定的位子,封爵就算是最后一步,有了这个,上对得起祖宗,也对得起自己,下也对得起子孙后代……一生荣辱,到这一步就算是到了顶,可以安心了。

    “这也是卿等应得,国家爵禄,原本就是为了酬功么”皇帝也是一副欢喜模样,竟是走下御座,挨个问道:“你就是薛祥?唔,朕素知道你,也见过你,但今日之后,你便是国家重臣,朕倒要好好看看。哦,你就是任怨?不坏,你是佳木的少年之交,现在一个为侯,一个为伯,传扬开来,也是我国朝之一大佳话啊”

    皇帝向来就是一副亲切随和的样子,与人说话时,语意诚挚,笑容也很亲切随和,再加上眼睛中闪动着那动人的神采,还有那一脸飘逸的大胡子更添几分诚恳与实在……总之,一轮话问下来,任怨等人,就已经都感动的落泪了。

    这倒也并不奇怪,一句话就明白了:皇帝毕竟是皇帝。

    “好好,朕心里着实高兴。”皇帝封赏完晋位侯伯的功臣,底下的自然不必他自己亲自来说,当下只是对着李贤和年富等人道:“三四等功臣,晋都督、同知、佥事、都指挥的,一律都准,不必再商议了。”

    “是,陛下天高地厚之恩,臣等拜谢。”

    “对了”皇帝想起什么来似的,又道:“城中有乱兵为祸时,王增也曾上街平乱,和马昂一并平了好多处乱子,他是国家功臣之后,也是文武双全,这一次也立了功,朕看,也要给他封赏吧?”

    一个同掌左府的老成都督上前一步,奏道:“按例,可晋升都督。”

    王增已经是都督同知,并且奉命为十二团营的一总兵,这一次范广奉命再立团营,想来王增这种中间派和实力派都会再有一个位子,所以在场的人都不会选择得罪王骥和一群元老重臣,花花轿子人抬人,大家都不会出来做恶人的。

    “嗯,就给他一个都督,不过,我看也赐他一个伯爵吧。”皇帝很优容的笑笑,仿佛在说起自家子侄:“他和佳木都是吾之千里驹,好生栽培,可以大用,将来朕也可以放心留给太子用。他们,还很年轻么。”

    “是,皇上圣明。”李贤紧跟着道:“可以封王增为安远伯,靖远安远,一府双伯,也是我朝的一个新佳话了。”

    “好的很,那就是如此吧。”

    这一次朝会,自然不会议别的事,把功臣封赐的事说完,皇帝便一脸春风的道:“公主大婚,原本是宗人府的差事,不过佳木就是有宗人府的差事……我看他不好多管,这样吧,此事由内阁和礼部来管吧”

    册立太子,赏金册金宝,宣旨和封赐的前后才是内阁和礼部来负责,公主成亲赐婚,向来就是皇家的私事,和国务无关,所以就是宗人府来管理就行了。

    而这一次皇帝就是摆明了要把这桩婚事升级……当然,这就是给张佳木一个大大的补偿了。

    如此大功,就封一个侯爵,京营总兵也给了范广,张佳木做初一,皇帝就要还十五,彼此你好我好,算是君臣融洽,彼此相知相得了。

    “是,臣等一定谨遵圣意,将此事办好。”

    此事交给内阁和礼部办倒也不算什么难事,公主出阁也不是头一回了,向来有例在,按老例加一等也就符合圣意了。

    此事议完,也就无事可议,群臣山呼万岁,拜舞之后,皇帝在大群太监的簇拥之下由奉天门回内宫,群臣自西华门出宫。

    这一次,却是与往常不同。

    以往散朝,文臣们自然是一党,而武官们却是分成好几股,走的甚是壁垒分明。

    这一次,不仅是张佳木一群人紧跟着他,就算是平时不怎么趋奉张佳木这一派的,也是紧紧跟随在后。

    诺大的武官班底,只有小英国公等少数勋戚还自成体系,而剩下的**成的武官,却是全部跟着张佳木迤逶而出。

    “我看张佳木还是心怀忠义,也算是识大体的。”人群之中,彭时向着李贤道:“可惜,党羽已成,他就算能洁身自好,又能坚守几时呢?”

    “自古有小人之党,君子之党。”李贤也是大觉可惜,只道:“他若是文进士出身,怕是能成千古名臣,可惜,可惜了。”

    “不论如何……”彭时犹豫了一下,又接着道:“此人在短时间内,算是能执掌国柄了,只是不知道,他会做什么事,又能做什么事呢?”——

    精神不济,仍然一章报效。

    和某位朋友说声多谢,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