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五百零七章 仁政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五百零七章仁政

    京营提督军务总兵定了下来,底下的事,自然就好办的多。

    再下来,审问余党,或斩或杀,或发配流放,或贬官革职,按职位高低,从逆程度轻重,分别发落就是。

    人犯家属,或是充官为奴,或流放,或是发卖,或是入宫,也有惯例在,不需多说。

    张佳木虽然不忍,但亦知道,以此时的他还不是打破这种习惯和传统的时候,他的权力和威望尚不足以赦免这些人。

    唯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仁德。在自己不够强大的时候对人仁德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小慈乃大慈之贼,于今,只能心硬耳。

    再下来,就是论功行赏。

    按官职高低,在平乱之中的表现,没一会功夫也是议定了,徐穆尘亲自展纸执笔,年锡之一旁研墨,没一会儿,就列了过百人的功臣名单。

    这些是上呈御览的第一等功臣,再下来自然还有锦衣卫和缇骑幼军的二三等封赏,这就不必请御览了,自己决断就可。

    这一部份弄完,已经是过了三更,堪堪要至四更了。

    虽然一夜未眠,但涉及到自身和百年身后的家族富贵,各人仍然是精神抖擞,劲头十足。

    “有什么吃的?”张佳木问身边一直侍立的汤三。

    “备的有不少,”汤三躬身道:“花卷小菜,稀饭,粥,都有。还有饺子,馄饨什么的,汤汤水水,吃了身上暖和有劲。”

    “嗯,备的不错。”张佳木夸他一句,道:“那就上吧。”

    人很多,但花厅足够大,没一会上来几十个青衣仆役,把花厅的炭盆先换过了火,把火灰换下撤尽,四角摆了一长溜的白云铜火盆,热腾腾的火焰窜起来老高,把个诺大的花厅烘的热腾腾的,不少穿着厚实衣服的都已经热的额角出汗。

    但无论如何,各人都是喜气盈腮,欢喜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大功告成,张佳木登顶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现今的大明还不是阁臣和司礼共治天下的局面,太监势力还远没有到能压制勋戚武官的地步,而张佳木现在就是标准的勋臣第一,武臣第一,有强大的武力还有这么一个庞大专业的特务组织在手中,李贤等辈,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当然,各人还远没有想到,文官做为一个集团所展现出来的能量,远非表面上的这般柔懦可欺,相反,它是一种无形的,无声的,但却又是极为强大的力量。

    所谓柔能克刚,就是如斯情形了。

    除了来客一脸喜色外,就是府里下人,也是一副喜气洋洋,喜气盈腮的模样。

    火盆烧旺,桌面摆好,夜宵的种类也很多,光是小菜就摆了好几十样,一百来人,用的大圆桌正好坐了十桌,等张佳木一声令下,各人开动,原本也是饿了,这一天也没怎么好好吃饭,前两天就更提了,张府家厨手艺甚精,虽不是大鱼大肉,也没羊肉鹅肉等贵人爱吃的荤菜,不过,好歹也吃的唏哩吐鲁,甚是香甜。

    张佳木是与年锡之和徐穆尘等最亲信的心腹一桌,立了大功的朵儿也坐在他的下首。这个蒙古人这一次立的功劳实在也不小,果断抄了曹家众人的后路,减少了不少的麻烦。

    此役首功,却是推的陈怀忠,左下首是朵儿,右下便是此人了。

    陈怀忠却一点骄狂之色也不显露,淡然处之的样子,不仅如此,等众人坐定后,他便先道:“大人,下官觉得庆功贺喜的事,不妨先放一下,要紧的就是安定市面,人心。”

    “嗯,你说的对。”张佳木取一个小馒头,掰开了慢慢吃着,沉吟着道:“你的意思是必须要有加恩的地方?”

    “是了”陈怀忠对张佳木简直是佩服到骨子里。他一句话,对方立刻就知道话里的意思是什么,这样的反应,这样的胸怀智略,简直就是不世出的人杰。

    他是偏向于星相术士那一类的,平时私下里怎么算,大明也不止是这么一点气运。所以对张佳木开始的邀约他是拼命拒绝。

    因为国运尚在,王气未收,历来做权臣的绝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不如敬鬼神而远之的好,不近,就不生事,就能保平安。

    但没有办法,人被捏住了把柄,也只能捏着鼻子上贼船了。

    这一上来,倒是发觉到了妙处,好处。张佳木之能,之仁,之智,陈怀忠已经是感受至深,今日决心摆脱术士的格局,以谋士自居,刚说的第一个动议便被理解,陈怀忠当真是感佩之至,一时之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开粥厂,放城门,再加上叫城中大户富户捐一些衣物出来,叫顺天府到处查访,有没有孤老无人奉养,有没有大雪压跨了房舍的。对了,年过七十的,不分男女,赏酒一斤,肉二斤,年过八十的,赐杖,衣帽、酒肉,过九十的,为乡饮大宾,怀忠,你看,这样如何?”

    “大人的安排甚为妥当,不过,怀忠以为,这一次事变乃非常之变,人心之不安,不稳,却又远超夺门,所以,一定要有非常之举措,而且一定要是大仁政,善政,才能起到真正的安定人心之用。”

    陈怀忠说话虽然率直,倒也是切中要害,一时间,这一张最核心的桌上十余人,全部面露沉思之色,场面便是冷了下来。

    夺门之变,是拥立皇帝复位,英宗在百姓眼里还是正统天子,所以虽然动了刀兵,但第二天宣布景泰退位,英宗复辟之后,市井安然,百姓俨然面上都有喜色,都说太上皇复位乃是理所当然,储位重归太子,更是符合天理人情。

    有此表现,自然是市面安然无事,虽然经过一夜刀兵,第二天的京城就跟没事一般,没有几天,就一切恢复正常,除了十几个景泰旧臣被贬,一些司礼御马监的太监被推到西市挨了一刀之外,再无别的株连。

    连于谦等人都被张佳木保了下来,当初事变之后的安定平稳,也是颇为让人称道的。

    这一次却是不然,这一次根本没有谁是真正的绝对正义者,虽然曹石二人要谋反,要攻打宫禁,但核心却是三位权臣争权引发,不论谁胜谁负,对朝局都是一次震荡和伤害,更何况,现在是一人得胜,一人独大。

    这种情形下,恐怕皇家都很不安,更别提那些中下层的官员们,富户商人,绅士吏员,还有普通的百姓们了。

    “这倒是一个颇大的难题,”张佳木把手中的馒头丢下,面色凝重的道:“得好好想一个办法出来才行。”

    陈怀忠的意思他已经了然了。寻常的恩典和抚恤已经不足以安定人心,非得有绝大的善政来稳定人心才行,不然,好比烈焰腾空时却用杯水来救,根本无济于事。

    唐代皇帝即位,最省事又显德政的办法就是放宫女,经常一放几百车,家人父母在宫外哭成一团,再下几道俭省费用的诏旨,人心就定了,明君的称号就立刻有了。

    可大明不行啊,宦官多而宫女少,况且,这种事张佳木总不好作主,而且时势不同了,就算东施效颦,恐非善政,反而只成笑柄。

    “我看,我们不必愁吧?”众人凝神细思之时,徐穆尘倒是展颜一笑,道:“怀忠既然说了,他自己肯定已经有办法,来来,怀忠来说,解铃还需系铃人么”

    “是,倒是有一个想法。”陈怀忠向着徐穆尘摊手,苦笑,埋怨他道:“是想看看大家有没有别的办法,大人的话来说,是集思广益,你倒性急,非得叫我先说。”

    “我们一时之间哪里就能想得到?”徐穆尘也是摊手,面色狡黠的笑道:“这等大事,事先得想多久,仓促之间想的哪里有你想的周全?”

    “嘿,这倒是我的不是了”两人斗了两句嘴,不过,在张佳木面前倒不便接着再说下去,否则就成戏狎了。当下陈怀忠收了脸上笑容,向着众人道:“施布仁政,又能即可生效,还能叫皇上同意,并且百官都不会反对的……那,就只能在太监身上打主意了。”

    非此即彼,所谓仁政,就是在一方身上挖肉去补另一方。就说减税,百姓少交了几文,国库就会受损,犒赏三军,皇帝就得在内库大出血,所以陈怀忠所非常仁政之时,大家都是皱眉,也是因为此时一建议,可能就得得罪某一方,这个主意,不好拿。

    张佳木倒是不动声色,只以手支额,眼神直视陈怀忠,缓缓道:“好,请继续说”

    “宫里这次乱子,皇上对太监也大为不满,所以,动他们的手,皇上正好也能出口恶气,叫他们知道点厉害。所以,皇上必不会太过反对的。”

    张佳木却是摇头反对,道:“是了,不过我们先不必管皇上怎么想,真若是仁政,就算是皇上反对,做大臣的也亦应坚持……好,你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