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五百零六章 总兵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五百零六章总兵

    “大人”

    张佳木一进大花厅,厅里过百人便一起站了起来。从陈逵到程森,还有刘勇、任怨、薛祥等人,刚换班出来的王勇和庄鸣两人也是在座。

    不论是谁,关系亲疏远近,在此时此刻见着张佳木的,却是无一不诚惶诚恐的站起身来,凛然行礼。

    哪怕就是老都督范广在内,亦是如此。

    “诸君不必如此,都请宽了大衣服和铠甲,这屋里暖和的紧,大家议事,要从容随意一些儿才好。”

    张佳木一进来就是笑吟吟的,说话也是随和的很,但无论如何,不论是穿着铁甲的陈逵等人,又或是穿着官袍的王勇和庄鸣,还是身着箭衣的范广,各人仍然是老老实实的站着,直到张佳木自己宽了衣服,在首座上坐下来,然后有小厮上来奉了茶,各人才又是全部坐下,却是没有人傻到听张佳木的话,也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去掉。

    “振武伯这一次着实辛苦了。”一落座,先喝了口茶,然后便开口夸赞陈逵。

    众人便都向着陈逵去看,陈逵自己也是大感得意,这么多人在场,其实孙锡恩和任怨立功也很不小,就是死守锦衣卫都堂的黄二,身受重伤,养了两天,今天才勉强拖着过来参加这一次至关重要的会议,这些人都是张佳木起于寒微时就跟随,不比他陈逵跟随甚晚,而今晚这一会,就算是张佳木在府军前卫、锦衣卫、幼军、京营等诸多班底的一次大集合,大聚会了。

    在这里,锦衣卫的人不必提,王勇则是安插在府军前卫的一颗重要的棋子,虽然是一副心事很重的样子,但王勇人在这里,本身就是表明了态度,这一条道,也只能走到黑了。

    很多时候,政治就是这样,一旦你上了船,想下船的话就千难万难,除非开始就不上。

    比如曹钦的岳父,从这个女婿得势时就断绝往来,一官不受,一钱不取,到现在曹钦犯了这么大罪,曹氏宗族几乎被全部铲除,上至耄耋老人,下至襁褓幼儿,当真是玉石俱焚,一个不留。

    倒是曹钦的这个岳父是众所周知的划清界限,这一次拿人抄家的风潮之中,不论是谁也没想着去拿他捕他,所以此人能在家安然高卧无事……这,便是过人的政治智慧了。

    眼前诸人,便是已经上了张佳木的船,张佳木这个舵手指向,便也是他们的所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所以会议来的甚全,连不大露面的京营的十几个京营的高级武官,也是悉数到场。

    这一次,京营势力几乎被张佳木一扫而空,陈逵抓的侯爵和伯爵就有好几个,其中有三个是新成立的团营总兵,其余左右府都督就有数十人,同知和佥事过百,都指挥指挥以下,不可胜数。

    反正是按着花名册去捕人,真的是一个漏网的也没有。这么一弄,京营除了中下层武官还在,士卒犹存,上层势力被一扫而空,这个时候不赶紧巴结差事,那简直是蠢到没救了

    当然,经此一事,张佳木的权力已经是除了帝王之下的第一人,什么阁臣,掌左府右府都督勋臣,什么司礼太监,全是虚屁。

    势力的经营,利用,手腕,如此种种,岂是虚名能比的就说蒋安这个东厂提督太监,还不是老老实实听张佳木的

    京营、锦衣卫、幼军,算是外朝班底,至于王勇所代表的,就是张佳木在内朝禁军中的经营和努力了。

    到现在,虽未收官,但大致已经见到大成。在场的人看看四周左右,最差的也是一个卫指挥的身份,诺大的花厅内坐的哪一个不是呼风唤雨的实权人物?过百号大人物,呼吸心念全是由着上座的这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左右,思想起来,怎么不叫人感慨万千

    “范老爷子也是着实叫晚辈心感,着实多谢了。”夸完陈逵,便是提范广。

    这两人算是京营军中的宿将,陈逵还算范广的晚辈,范广在辽东做总兵官时,陈逵不过是个京营参将,而且,在延绥陈逵只是延绥总兵官杨信的副手,而杨信,论资历还算是范广的晚辈

    不仅如此,范广的善骑射,武勇过人,体恤士卒,还有他的清廉等等,也都是坊间闻名。若非如此,此人也不会被一样清廉的于谦所信任重用了。

    于谦为兵部尚书时,朝事可一言而决,虽然于谦并不是大学士,更不是王骥那样的国之重臣,但于谦的能力和为人使得景泰皇帝深为倚重,国事就是顾问于谦,而于谦深信范广,所以这二人在京营时,石亨被陷制的动弹不得,边境之上,范广的威望罩的住,镇守大同的郭登也是一时名将,所以在景泰八年边境平安无事,除了兀良哈三卫和保喇偶然犯边外,四处都是平安无事,这,就是名臣之功。

    到天顺改元,一切变换旧制,短短两年,边境连连报警,内地两年间有三股大的流民起义,规模都过万人,流窜数省,州县都教人攻了下来。所以,只能连派名臣大将出征,而却又把范广和郭登这样真正的名将闲废不用,这也不能不说是当今皇帝的失德。

    范广带着家丁来张府,却是与张佳木救于谦那一份恩义有关,所以很不愿张佳木因此事算上一功,这样又叫他觉得坏了交情,又使得这个老实的武将觉得自己行止有亏大节,感觉很不得劲。

    但在张佳木的立场来说,又非这么当众谢范广不可,两人视线相交,都是坚决无比,但范广到底稍逊一筹,坚持之下,范广只得苦笑道:“应该做的事,又何必言谢”

    “不然,老将军是前辈,现在又赋闲在家,如果闭门不出,谁云不然?夜出而至,并非是私情私谊,而是为了天下安稳的公义,所以,非谢不可。”

    这么一说,似乎也有道理,只是范广原本红润的脸膛就更加红了那么几分。

    “我打算保举老将军为提督京营军务总兵官,诸君,以为如何?“

    这一语却是叫在座的人甚是吃惊,当下便有几人惊噫出声,只是张佳木积威甚重,却是没有人敢于反对他的话,所以虽然大家都很惊奇,却并没有人敢出声反对。

    “这,这我可不敢当。”范广本人就是吃了一惊,当下便连连摆手,只道:“衰朽余生岂堪如此重用?不敢当,不敢当。”

    “当得的”张佳木起身,将连连摆手的范广按倒,笑道:“老将军当此职,最为恰当不过了。其中深意,我不便明言,将来老将军就知道了。”

    他不明言,但其实有几个人早就猜到他的用意,徐穆尘微微点头,年锡之亦是面露赞同之色,便是陈逵,也是点首不已。

    道理是简单的,京营已经被扫空了,底下谁为总兵官并不是太重要,关键是,不能叫皇上太不放心,太觉得危险。

    要是用陈逵或程森,资历差点儿就不说了,会昌侯等勋戚也吓的够呛,恐怕没有太多人敢出来说什么。但这么一来,三十万京营等于张佳木给笑纳了,这么弄法,皇上想不翻脸也很难。虽然张佳木愿做重臣,权臣,但并不是要扯旗造反,任用陈逵或程森,就是公然逼皇帝现在就摊牌翻脸,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范广就超然的多了,虽然私谊很深,但大家都知道,范广并不算是张佳木的嫡系,论起政治上的见解和阵营,范广更多的是于谦一脉,所以范广此任,算是一个缓冲,彼此都可以接受。

    而且,范广的资格足够,压的住那些勋戚,景泰年间此人就是京营副总兵,石亨副手,资格还有谁比他更硬?

    这个安排可是妙极,算是一个神来之笔,在场诸人,无不钦佩异常。

    至于范广到任之后,张佳木安排范广的副手,安排各级武官,则自然可以从容着手,吃相,不必那么难看。

    这么一说,在场的人明白的不少,就算是不明白,也是听出话中有深意,于是也便露出沉思之色,反对的人,却是没有了。

    “老弟,”范广向来落拓不羁,此时也是有点感念于心的样子:“要说你是赶鸭子上架,我太亏心……”

    “老哥不必多说了,”张佳木含笑道:“我会保举皇上赐爵于你,威望,能力,你哪一条不够格?我敢写包票,皇上一准会答应下来,现在不是老哥你,还有谁够资格坐这个位子?会昌侯?抚宁侯?英国公?唉,老哥,你安心做就是了。”

    “好,如此,也只能厚着脸皮答应了。”

    “哈哈,”张佳木大喜,举着手中茶锺,笑道:“以茶代酒,算是君子一诺。”

    “好”范广亦是举杯,与他轻轻一碰,轻脆的一响过后,京营总兵官这般重要的位子,就算是被定了下来。

    在场的人,也都是神情各异,在此时此刻,才知道权力一道,却是爽利明快,杀伐决断于笑谈之间,一语定人终生之富贵,甚至是二十世之富贵,却也怪不得自古以来的仁人君子,枭雄豪杰,俱是醉心此道,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