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四百八十七章 强弩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四百八十七章强弩

    “这……”听了张佳木的话,吴谨和孙镗都面露迟疑之色,只有马昂向来和年富不对付,而且以他的资格,按说应该是兵部正堂才对,算是年富在张佳木的支持下抢了他的位子,因此平时就对张佳木颇有敌意,此时更是不肯听他的话了。

    当下便是扭过脖子,道:“张大人的话,学生窃以为不然。”

    “哦,马大人何以教我?”

    对马昂,张佳木还算是尊重的。资历够了,也够猛。当时大明的读书人还比宋儒强不少,能披甲骑马上阵的还真不在少数。王骥是有名的一个,眼前的马昂也算一个。其实,国朝此时的进士,真有不少下马能治民理政,上马能披甲持刃的文武双全型的超猛的人才。

    说起来,明朝由文制武,也是国初文人中的妖孽很多,可能也是与这种时代特色有关。如果明初文官都是宋儒那德性,可能事情的发展也就不一样了。

    “大人自去长安街平乱,我等仍然去调集营兵,这才是正办。”马昂虽然态度亢直,但倒是一心为公,他回转身看了看,道:“事态紧急,贼众就在宫门之外,耽搁不得了。”

    “嗯,耽搁不得了。”张佳木也是一点头,转身令道:“来一队人,把几位大人护好,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他们愿跟我们一起来杀贼,听其自便,不愿来,就护送回府,不要叫他们乱跑了。”

    “张大人”马昂大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功夫和你解释。”张佳木笑了一笑,神色竟是很轻松的样子,他道:“皇上在大内等我去,哪有功夫和你这呆书生饶舌多说。”

    说罢,自己就是打马先行,竟不是再理会吴谨和马昂等人,自己自顾自的去了。

    他走了,锦衣卫却不会拿他的命令当儿戏,分出一队十余人来,把马昂等人围了,剩下的就纷纷用腿夹马,只听得马声嘶昂,百余骑兵又跟着张佳木向长安街去了。

    “怎么办?”马昂虽怒,但知道不是闹意气的时候,虽然面色犹怒,语气却是平静下来,只是向着吴孙二人问道:“不叫提调营兵,我等亦无几个家丁,下一步该当如何?”

    张佳木已经说幼军进城,又击破石亨、施聚等重臣大将,这一次战乱其实已经平定下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大内附近安定住,别的事也就不打紧了。

    这么一想,自然心宽,孙镗没有多想,一边调转马头,一边向马昂道:“幼军万二千人,足堪平乱,营兵也确实有不稳的,张大人虽然专擅了一些,但道理是没错的。”

    马昂犹自气哼哼的,不过,也是点了点头,道:“伯爷说的是,我并没有同张大人闹意气。”

    “那么,我们也回头吧。”

    “吴侯如何?”

    “我当然也去了,哈哈”吴谨身边只有六七个家丁,京城侯爵,家丁没有一百也得有五六十,不然的话,出城去游猎都没有几个伴当,侯爵的威风还不如一个知县,这可怎么得了?

    吴谨不同,他府中男丁不过二三十人,多半是供洒扫罢了,整个侯府上下不过几十人,寒俭至此,怪不得有一回皇帝带吴谨游玩,在宫中高处看到兴建中的一座府邸,繁华之至,皇帝故意问:“此何人府?”

    吴谨知道是石亨府邸,却故意道:“怕是王府吧?”

    一问一答,皇帝对石亨的忌惮,而吴谨对石亨的不满,都是跃然可见。

    这么一位端谨的侯爵,平时从不多说多动,今天却是难得哈哈大笑,还是在皇宫被围被烧的时候儿,这一下,不由得众人不瞠目结舌,大觉异常。

    “你们不要奇怪,”吴谨一边带着众人转过头来,向着张佳木离去的地方追赶,一边笑道:“我一想曹吉祥和石亨就要在今天败亡,开心雀跃之意,实在是想遮掩也遮掩不住。至于君父之急难,自然要急赴,适才是要调兵,所以走避,现在既然张大人有通盘的安排,那么,我们跃马去奋战就是了。就是战死,亦是值得,大丈夫,终不能老死于床上。”

    他的话虽然说的镇定怡然,但也是透着一股决绝之意。

    但此时没有人会劝说吴谨,因为所有人都是一般的想法,君父之难,便是臣辱此时若是有畏缩害怕之意,这一生也抬不起头来

    当下各人都是哈哈大笑,一并向着来处赶将回去。

    见他们如此,缇骑们自然也是放下心来,带队的小队官是个试百户校尉,当下在马上大笑道:“能和这些大人物一并挥刀向前,兄弟们,不要丢了缇骑的份”

    “是”十余缇骑一起将手中兵器重重一举,齐声答应下来。

    虽只是十余骑,但呼喝起来的威势,竟是不下于千军万马

    “好家伙”孙镗是朝中大将,是凭战功积功至都督,然后夺门后加的伯爵,在伯爵都督一级的大将中,他的年纪虽然不大,只是刚入中年,但实战经验一点儿也不弱于那些老将。

    这一次拜将出征,由他为总兵,就是皇帝信任他能力的明证。

    但就是他,也是头一回见到缇骑这样凶猛彪悍的骑兵。论精气神,论马术,论指挥,都已经不在宣府大同延绥的边军骑兵精锐之下,论具甲和手中的兵器,背上身上的装备,更是远超普通的边军。

    别的不说,那身上的双重铁甲,普通的边军百户官也不一定穿得上

    心中惊奇于张佳木竟然暗中打造了这么一支强悍的骑兵队伍,而且就藏在京城之中,如果不是这么一场乱子,怕是还没几个人知道。

    以往缇骑就算出动,最多就是飞鱼服绣春刀,从来没有这么全副武装的出现过,结果,这么一出来,就是武装到了牙齿,就是一副让人难以正视的狰狞面目

    这样的一支骑兵,就算是鼎盛时的大明王师也没有多少,当年徐达常遇春麾下才有这么一支虎贲之师,只有大明太宗皇帝麾下,才有这么样的虎狼之士。

    事隔数十年,不料又在众人眼前出现这么一支强军,这,绝对是叫人意外,并且会深思的一件事了。

    当时的孙镗没有功夫细想,四周是一片洁白,但各人的心头却是一片火红。距离长安街并不远,没过一会儿大家就赶上了张佳木的脚程,再次会合到一起时,却是彼此一笑,适才的事,就如清风拂面,不必芥怀。

    一到长安街上,便是可以瞧见到处横行的鞑官骑士。

    他们和缇骑一样,也是多半具双甲,而且十个有十个背着强弓和短弓两张弓,兵器上,马槊和长枪不多,多半是用的铁矛,也就是苏鲁锭的多,也有用大斧和狼牙棒的,这和马槊长枪居多的缇骑大为不同。

    “汉狗,有汉狗来了”

    因为长安街上官吏走避,更没有百姓到这里来,这会儿和后世可不同,百姓是不能走这个道儿的。至于官吏,当然是全部跑光,奉命守备各衙门的吏员和兵丁,自然也是卷堂大散,基本上跑了个精光。

    看到缇骑,正好给这些无聊驱驰的鞑官提神,一时间众人纷纷大叫起来,先是几骑,然后数十骑,上百骑,犹如雪崩一般,向着缇骑的方向呼啸疾驰而来。

    “等会儿,整理队形”伯颜看的大急,他的百人队都是他的熟人,算是勉强听他的话,其余几个百人队早就乱的不行了,曹家的人都在朝房内外警戒,曹钦预备略微休息一下,等施聚他们来了,再说下一步的行止。

    要不然,他打算去锦衣卫接应,曹钦很有信心,以他的几百鞑官的实力,一切都不成问题。

    当然,他也是不知道,幼军已经进城,开始向着锦衣卫大堂的方向赶过来,施聚等人的部下已经被缇骑赶散,四处奔逃,施聚等人已经被擒,已经押入北所关押,听说关进去的时候,两个伯爵捆的跟粽子也似,董兴哭的泪人儿一般,当然,这是后话,当时知道的可没几个了。

    一见鞑官狂飙而至,缇骑和张佳木身边的残留直卫都是精神一振,曹翼振臂高呼,大叫道:“直卫,随我冲”

    “缇骑,用强弩”

    在直卫向前的一瞬间,周毅亦是挥臂下令。

    内卫的人一直想造出一种威力大,方便装药,而且可以在马上使用的小火铳来。但以现在的技术来说,只能是幻想。

    骑弓,威力小,能够在马上左右开弓的汉人将领都是超能牛人,盖世猛将。岳王似乎是一个,著名的辽东经略熊大嘴巴听说也能马上左右开……但一般的汉人真没这本事,马上远程兵器实在就是一个大大的难题。

    对蒙古人来说,他们的短弓可以在近距离用来恶心人,当日蒙古铁骑冲杀至极西数万里之处,凭着重骑兵冲阵,轻骑兵抄两翼,并且用骑骑不停的杀伤欧洲呆板的重骑和重步兵,甚至连毒烟都是正常的生化武器,巴豆更是常备常用,战术灵活,武器先进,是当时最无敌的坦克般的铁骑集团,这才无敌于天下。

    至于缇骑,周毅振臂一呼,令道:“缇骑,用强弩”

    汉人的强弩,曾经无敌天下,横扫**的强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