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卷 锦衣都督 第三百七十章 学校

    第四卷锦衣都督第三百七十章学校

    “学校?”年锡之又惊又喜,想了半天,却有些不得要领。现在他隐约有点明白,张佳木对他的期许有多么高

    刘勇是想把他栽培成总务的接替人,但张佳木显然眼光不止如此。现在愿意给锦衣卫效力的读书人真的是寥寥无几,真的如张佳木所说,就算是王增这样至交好友,每天到卫里来,也是蜻蜓点水一样,正事不办,但交结各部官员,嘻嘻哈哈,广增人脉,这种事王增做起来倒是做的得心应手。

    这一阵子,年锡之对王增这位好友颇多不满,甚至想在大人面前攻讦一番。但没想到,却是张佳木自己轻描淡写,云淡风轻的说出来了。

    “是的,学校,没有士子我们自己栽培,就叫蓝衫社吧。嗯,就是这个名字。”张佳木屈起指节,轻轻敲击着面前的硬木书案。这种硬木,大约是从泉州或是广州进口的吧,要么是走私来的,要么就是贡品,张家原本是没有的,现在富贵了,享受当然不比当年,家俱什么的也都考究的多了。

    “蓝衫社,”年锡之在心里咀嚼着这个名字,越想越妙,不禁笑道:“真是妙极,也不知道大人是怎么想出这么样的贴切的名字。”

    “哈哈,临机一动。”张佳木长笑一声,打了个哈哈,又向着年锡之道:“怎么样,你总务局的差事倒不必丢,我再请皇上给你加个什么头衔,建成学校,广招生员,嗯,贫苦人家入学者,免学费,并月支粮一石,每年做四次衣袍,鞋子么,随坏随取,你觉得如何哪?”

    “大人,”年锡之颇觉兴奋,搓了搓手,道:“就怕学生力不能胜任。至于生员,如果真如大人所说的条件,我想,清白良家子,要多少有多少。”

    “条件这么好,月支粮一石,是实支。你想,就是京卫士卒,也没有这样的待遇罢?”张佳木很随意的笑道:“要有一点识字的底子,还要身体健壮的良家子,年纪在十二到十五之间,这样一罗列,受选的时候再挑一挑毛病,身高,五官,谈吐什么的,我想,不好好涮一批人下来,恐怕第一期三百人会挤破头咧。”

    “这倒是必然的。”

    “那么,君可愿为副山长否?山长,我自任,但学校中所有事,都要你自己处断的。”

    “大人,读书人辛苦,要么售于帝王,要么教书育人。大人不以我鄙陋,委以重任之余,又叫我任学山长,锡之幸何如之,能得大人如此信重,既然有所命,虽然力所不任,但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年锡之的话,说的甚是得体。张佳木一边听,一边微微颔首点头,连连称是。

    他们说的热闹,就是在一边商量事情的三人也是回过头来,听完年锡之的话后,王勇颇为好奇,问道:“怎么了,这又是闹哪一出?”

    张佳木微微一笑,答道:“吏员也是很重要的。我们大明的吏,分为攒典、司吏、典吏、令吏几种。攒典是最低一等,三年无过且优异者,升级为司吏,再三年,升级为典吏,再三年,为令吏。你们看,吏员俸禄微薄,受人鄙视,而升迁是如此之难,哪家良家子又愿为吏?吏员之位,还不是市井无赖品行差劲的无德之辈充任?他们穿着绿袍盘领的吏员官袍,横行霸道,一个衙役就敢雇佣数十个马快手当帮手,钱从何来?当然是盘剥百姓,一遇官司,全村捉起,按家境富裕的程度勒索钱财。结果,就算是有什么大案子,一般百姓也不敢报官,一报官,就是倾家荡产。”

    这是大明吏员的常态,张佳木所说的,各人都是极为清楚。

    不仅是州县吏员恶迹累累,中央六部之中的小吏,一样是手眼通天,甚至是以吏员胁迫主使正经的官员上司,其恶行累累,真的是数不胜数,说不胜说。

    “那么,”提起正事,任怨的态度又沉稳正经的多了,他思忖着道:“你是要自己栽培一些合格的吏员,是么?”

    “是,也不是。”张佳木笑道:“我们当然缺吏员,那些不要脸的吏员世家出身的,我一个也不想要。但缺了他们,档案往来,财务账簿,记功录过,还有律令条文,这些也运转不过来。你们看,最近卫里部门多了,往来公文多了,我得花重金雇佣多少老夫子,而这些老夫子们,对卫中情形不懂,常出笑话。我也得担心他们会泄露卫中情事,你们说,是不是叫人头疼?”

    “是的,我们缇骑用的人已经够少,也是尽出笑话。”

    “我倒不懂了。”王勇道:“我们府军前卫就是经历司的几个人,记军户名籍和姓名特征,发放钱粮,遇事按名册征集人来报道就是。至于各军户和小旗总旗什么的,都有文档,该升该降,也就是按册办事就是了。卫中事,哪有这么复杂?”

    “这你就不懂了。”任怨反驳自己未来的大舅哥,道:“我卫中诸事分门别类,又不象你们,执戟宿卫宫门,朝起暮归,就算了了一天的事,我们呢,从朝廷大臣,到贩夫走卒,甚至葱价和鸡蛋的价格都要抄写下来———你是外行,不懂的。”

    “是是,我不懂。”王勇知耻而后勇的样子,道:“就是说,要懂律令的吏员,还要懂得你们卫中特别的那些规矩,是吧?”

    “是了”这一回是张佳木来答他,笑道:“就是这样了。这些人,要懂朝廷律令,也要懂锦衣卫的办事手法和规矩,因为他们是承上启下,自己不熟习律令,如何能用律令来要求和约束别人,甚至是惩罚?”

    年锡之知道,内卫部门已经成立了军纪处,大约针对的就是违纪的内部人员。随着锦衣卫摊子越来越大,人员也越来越多。当然,卫中的核心人物都是早年起就跟随张佳木的老人,但卫中的人,实在连良莠不齐这四个字都用不上,多半都是那些犯过法的无赖子,甚至有发配到辽东或是甘肃的囚徒,那些盗墓的,斗伤人命的,甚至是骗子等等,这一类的“人才”卫中比比皆是。

    摊子越大,情形就越乱,现在已经到了不仅要对付外人,还要有专门人才对付自己人的地步了。这件事,他也是很好奇,但锦衣卫规矩很多,跨部门的事,他这个总务的人还是不要问为妙,免得自己惹事上身。

    看来,现在除了纪律部门,张佳木的打算就是开始自己培养卫中的专门人才,以文事为主的吏员,当然,也肯定会略懂艺功,最少身体要很棒,然后,得知道特务侦辑的规矩要领,不然的话,也说不上是合格。

    想到这,年锡之心中一动,知道这确实是自己的一个好机会。

    这些学员一学成之后,一定是分发到各部去当差。时间久了,肯定会有大批冒起来任主管的,到时候,他的人脉岂是一般人能所比?

    但想到这,他又看一眼不动声色的张佳木。

    这位大人,真的是算无遗策,从来施为就没有一点错漏的地方。这个学校,当然,对外不敢称学校,这很犯忌。只是称学社,很多地方卫所,也是有自己的学校,鼓励卫中子弟学习诗文,最少不要做睁眼瞎子。

    但锦衣卫的这个蓝衣社肯定不止如此,等大批学员学成之后,卫中情形,恐怕比今天就更加运作如意,指挥灵便,而且张佳木自己挂着山长的职位,慰劳疾苦,年节犒赏,这些,肯定是山长亲力亲为,自己这个副山长一定要把位置摆正,最多积累一些方便行事的人脉,不然的话,非得大大遭忌不可

    他在这里暗自警惕,却听张佳木又道:“入学者,就算攒典吧,可以在部记名,学习优异者,学成那日,就是令吏了。至于能不能转而为官,那就要看各人在卫中的表现。几位,你们觉得我的想法如何?”

    各人看他今天懒洋洋的在家休息,喝着自己庄上大棚里种出来的葡萄所酿造的美酒,去年冬天,他又下令府中家仆凿了大量的冰块储存,以冰镇酒,各人喝了,果然也是无上美味。没想到,这位闲闲在家发呆喝酒无聊的锦衣卫使,心胸里头却是蕴藏着这么大块的文章。

    “佳木,你可真是个角色。”王勇佩服极了,道:“你是什么时候建言的,我这阵子班次轮的密,几乎天天在圣架之前,倒是没听你说起过啊。”

    张佳木听得他的话,不觉为之大笑,半响才道:“你呀,真是傻。这么要紧的事,岂能随便说起,我也是想成熟了之后,已经奏书入通政使司,请皇上御览裁决,昨日见驾,皇上已经首肯下来了。你那会子,已经下值回家了。”

    “佳木,”王勇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只是向张佳木道:“你看,我这个带刀官就是衣服架子,不如你奏调我到锦衣卫来吧,不拘什么事,能给你帮忙就成。”

    王勇其实是缓急时可用的内应,这一层张佳木不便明白,只得笑道:“要等一等了,我刚奏调了王增来帮手,这小子太不成器,天天和我耍心机,装迷糊,皇上也不高兴,再奏调人,我得等一阵子,不要叫皇上驳了我回来,弄的老大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