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卷 锦衣都督 第三百二十三章 编号

    夜色中,几盏灯笼晃晃悠悠的过来,一直纳闷着的曹翼如获大赦,躬身道:“大人,他们来了,下官这就走了。”

    “唔。”张佳木这会有些勾当大事的样子出来,夜行衣,一身黑色,手腕护腕绑的严实,脚上是软靴,尖顶有钢片,便于插在墙缝隙里攀爬。

    这是内卫刚出的1457——129号出产,曹翼不是笨伯,对内卫最近的出产也是有了一些认识。比如说是一四五七是全部产品的代号,听大人说,到了天顺二年,就是一四五八,至于为什么这么编排,大人没详细解释,当时打了个哈哈,大家也没敢往深里打听。

    至于后头的一百二十一编号,一百就是代表各人装具,二十是靴子,要是头巾帽子什么的,就是一百一十开头,如此种种。

    外人看了编号没有什么认识,曹翼一看就知道,这是内卫局生产和发明部门联合推出的第九号新产品。

    对一个刚选址建造更大规模基地,还在搬迁中,人手缺乏,资金也不是很宽裕的部门来说,这个效率简直是惊人并且令人恐怖的快

    看着张佳木脚下的软靴,老实厚道的曹翼也是忍不住想道:“比起咱们来,应该把我大明工部的官员全部吊死。”

    想想最近在重修的北京城墙,调动了河南、山东、直隶三个省一万多班军,再加上一万多的平民,两千多工匠,由户部和工部加上兵部三个部门出资,并且出动待郎一级的官员坐镇,皇帝还会派出内臣出来监督,总之,修城墙,皇陵、皇宫等诸多匠役大工,向来都是如此郑重其事,但就算如此,也是拖沓浪费,一场大工下来,捞肥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苦了多少细民百姓,但工程如何?

    总之,能和当年明太祖修南京的大工程相比的,永乐年间也不坏,但比起朱元璋下令每块砖上刻工匠姓名和监督官员的狠劲,后来的子孙可就是远远不如喽。

    锦衣卫内卫局的内部运营自然也是机密,曹翼大约知道一些。

    内卫分为好几块,其中有内保部门,曹翼的直卫和张府的家将都归内保部门管,头儿是一位锦衣卫的老人,张佳木当百户时人家就已经是小旗了,现在是千户官,能力不高,但胜在责任心强,交办事情给他是从来也不打折扣。

    这样的人用来做保卫工作实在是再合适也不过了,因为死板,不会变通,所以条例就是条例,这位千户手底下就永远没有灵活二字的存身之处,对曹翼这样的人来说,这样的上司也正合适。

    虽然是千户,但手底下最少有过千的武装力量,而且都是擅长近身格斗和拿捕犯人的高手,听说当初招人时,大兴和万年县不少积年的老差役都被弄了来,或是直接加入其中,要不然就是当教官,内卫部队的铁索功夫听说已经极为了得,管你是积年滑贼江洋大盗,一索下去,立刻就是铁索横江,凭你是谁,也是只能乖乖就擒。

    当然,抓人只是副业,内卫部队主要的责任还是看守仓库,工厂,学校,研究是否有敌对破坏行为,保护要人当然也是最重要的工作,张佳木这个大头头当然是内卫保护的最优先级,很多新产品刚刚一出来就送过来教他试用了。

    除了保卫部门,就是发明、训练、生产、教学等诸多部门,除了总务局外,就属内卫部门最为庞大,当初在建立的时候,张佳木投入的精力也是最大,比如生产发明部门来说,这种软靴的制造可不是空穴来风。

    锦衣卫已经垂垂老矣,或者说,老大不堪。这个卫指挥能被人打死的部门其实远没有外人想象的那样强力,世袭制度,贪污**行为的公开化,制度化,整个卫的**堕落程度是外人很难想象的。

    可以说,为什么后来嘉靖皇帝允许锦衣卫扩张到十几万人之多,实在是因为这个特务组织除了欺压良民之外抓捕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之外,实在是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的。

    张佳木沙汰大量无用老朽,甚至是那些只知道打商人主意,欺压小民的纯粹的恶棍都被一扫而空。

    其实张佳木自己也收规费,也欺压小民,但凡事要有一个度,有一个标准。过了红线的,他绝不留情。

    空下的大量职缺,当然要补新人。落拓秀才无可自保衣食的,要。有一技之长的,要。品行不佳被流放发落,但有锦衣卫所需的技艺在身的,一样要。

    内卫的生产部门里,江湖大盗多的是,念秧的贼也不稀奇,挖坟掘墓的地老鼠也挺多,装穷弄鬼以铅做银骗人的假道士假术士也要,如此网罗招致,总算在半年多时间里初具规模,当然,其中的艰辛困难也就不必说了。

    如果不是张佳木这种顶尖的权臣,而且是在皇帝默许的范围下扩大锦衣卫的职权和能力,相信做这件事的成功性也就小的多了。

    孙锡恩和黄二都是踩着狗屎的人物,救太子出来时,两个家伙冲的最快,也是冲在最前。送信时孙锡恩也是抢在了别人前头,露脸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功劳夸了个十足。

    锦衣卫的人,当然不敢在御前撒谎,所以他们说什么,皇帝就信什么,而且,信了个十足十,十足真金,不打折。

    所以功劳除了张佳木外,就是他们俩最大,天知道,他们除了放火的功劳,还做了什么狗屁的事能被称为功劳的。

    可是人和人不能比,亦不能不服气。两个伙伴,昨儿还全是百户,黄二这厮还是试百户,不是正职,是副的。

    但现在两人都赏银,赏绢布,最要紧的,还加赏了锦衣卫指挥佥事。

    指挥佥事,从四品官,已经正式踏入了中级武官之门,而且按照封荫的惯例,孙锡恩和黄二的子孙也不必从白丁干起,应该可以直接恩荫百户,他们的嫡长子世世代代都是大明的武官,这是皇家赐给他们的世职,同保富贵,亦是共保大明。

    曹翼是直心肠的人,一脸的羡慕几乎掩饰不住。

    张佳木这会儿已经心思清明,瞧着曹翼的样子,因笑道:“曹翼,不要这样,他们这次功劳也确实大……嗯,将来有你的好处,放心好了。”

    “是,谢大人”曹翼大喜过望,趴在地上叩了个头,这才嘻嘻哈哈的走了。

    张佳木言出必行,养成这种信用很难,所以指望他自己来破坏也是绝无可能的事。而且,曹翼一想也就明白了,张佳木所说的“功劳”当然不是指这两个家伙在御前所说的那些,实际上,那个当然不列入锦衣卫的考量范围之内。

    他说的功劳当然是两人翻墙入内宫,杀人纵火的事

    这样的事,如果不算大功一件,还有什么事算是大功?这么一说,原本有点意气难平的曹翼就立刻服气,再加上张佳木从不空言许诺,一听之下,曹翼可以放心的多了。

    “曹二这厮,”孙锡恩和曹翼笑骂惯了,在张佳木面前也是难得敢开玩笑的一个,提着羊角灯笼一走过来,便是笑道:“在大人面前不需要大礼的,刚刚撅着屁股不知道拜什么拜,大人,要小心这厮给你灌迷汤啊。”

    “你自己就是个马屁精,还敢混说别人。”黄二对孙锡恩是从不容忍退让的,张佳木不说话,他便先开口把孙锡恩给呛了回去。

    “你们两人,不要胡说八道了。”张佳木神色严峻,向他们道:“怎么样,准备东西没有?”

    “准备了。”

    “大人一叫,我们便知道可能有差事,所以一应需要的东西,都带在身上了。”

    这两个部下,全是保密局负责行动的干员,老实说,是两个宝贝疙瘩。不要看武志文等人武艺高强,论说起行事果决,办事稳当,特别是干些月黑风高杀人越货的勾当时,那些沧州武进士们,还真的不如这两个坊丁无赖出身的滑贼。

    不需要主官多说,两人自己就换了夜行衣,还带了铁索,长绳等应用的物品,当然,都是内卫的出品,质量上乘,可以放心使用。

    “去哪儿呀,大人?”

    黄二颇感好奇,上下打量着张佳木,问道:“怎么大人也换了衣服,难道也要去?”

    张佳木横他一眼,道:“怎么着,你们这一点本事还是我带出来的,现在出息了一个个的,瞧不起你家大人了?”

    说的倒是真的,张佳木武功过人,身体素质不必多说,很多后世的玩意也能拿的出手,一边摸索,一边教人,居然也有大批合格的弟子被他教出来,说起来大义凛然,好象多明的明师,其实心里暗笑:唬老赶呢

    “是,大人,小人,喔不,属下错了”

    黄二不擅言辞,被张佳木这么一说,立刻语无伦次。孙锡恩看的暗笑,正暗爽时,被张佳木一棍敲晕了头:“内卫需要大量的教官,孙锡恩,黄二言辞差点意思,你明天就去内卫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