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百九十八章 火起

    “快杀了。”

    众人还有点犹豫,孙锡恩低吼一声,骂道:“****黄二,平时不是挺凶的样子,卵子呢,没带出来?”黄二今天是有点缩手缩脚,他凶性虽足,在行宫这种场所,干的是谋太子的勾当,平时凶横的人,这会儿反而怕的厉害。

    这会儿被孙锡恩一吼一骂,黄二凶性大,上前一步,他动作也是真快,倒不愧是成天和武志文等保定来的老师打拳的主,小擒拿格斗的功夫,怕也是在锦衣卫中头一份了。

    众人眼前一花,黄二已经将那小黄门扼住,一手抱住对方的两臂前胸,一手扼住喉咙,几人就听得格格几声响,黄二将手一松,那小黄门已经转成一团,瘫在地上,已经是死的透了。

    “早些往生吧,”黄二将手一合,喃喃道:“来生投个好胎,别他**再教人割了卵子去。”

    “黄二,你这厮,”虽然情形紧张,还是有人笑他道:“怎么学这和尚样,你又不是头一回杀人。”

    黄二跟张佳木前就是有名的凶人,打家劫舍的事也没少干,曾经在山东道上干过响马,玩过念秧,手头人命也颇有几条,今日如何,倒是少见。

    “不知道怎么的,”黄二有点郁郁寡欢的道:“跟了大人后,杀人后反想说出个道道来。”

    “别扯了,”孙锡恩也是过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小宦官,再听听寝殿内里,亦无动静,不觉满意一笑,他道:“放好东西,淋好油,点火就走。”

    这么一点功夫,另外一人也从寝殿另一边转了过来,胸前亦是挟了一人,到了跟前轻轻放下,却也是一个小宦官,看来,寝殿外头最近的地方,就是有这两个小黄门巡逻了。

    在孙锡恩令之后,其余诸人一起动手,七手八脚的把引火诸物放好,一边放,一边还得相度着与寝殿的距离,锦衣卫是要放火,可不是要把太子给烧死。

    等诸事停当,孙锡恩亲自引燃手中的火折子,低弱的火苗照映下,各人只见他面色亦是铁青。

    黄二勉强一笑,道:“你也怕……”还没说完,孙锡恩已经将手中火折子一扔,各人先是见得火光一闪,耳边又是传来轰的一声爆响,那引火物都是用油浸透了的,墙基等处又是淋了油上去,寝殿四周全是木质宫殿,因为毕竟是行宫,所以殿基不如宫中大殿那么巍峨轩敞。

    “走。”

    一见引火成功,孙锡恩再一声号令,这一次却是如释重负,声音中已经没有刚刚的那种紧张了。

    刚刚进来顺当,回去自然也是顺当,事情预先准备的充足,等真正办起事来时,一切顺的出奇,各人攀上高大的宫墙,回头去望时却已经看到大火升腾而起,寝殿四周已经有人大叫走水,再过一会儿,整个行宫就得大乱起来了。

    “事成矣。”

    有人道。

    “成了一半。”

    孙锡恩冷冷一笑,道:“咱们的事算是做完了,底下就是大人的戏了,演好了就成,演不好也是白费功夫了。”

    “说的倒是。”

    黄二道:“不过好歹咱们是不负大人所托。”

    孙锡恩也是一笑,拍了拍黄二的肩膀,道:“走吧,咱们去喝酒。”

    “对,喝酒,我那里还有点猪头肉。”

    各人一边溜下宫墙,再绕过禁军巡逻的路线,盏茶功夫,便是已经顺顺当当的回到了自己所居的小院之前。

    他们几人,全是锦衣卫百户的身份,虽然不能在行宫中有院落独居,不过好些个百户合居一处,却也是做的到的。

    等各人推开院门后,孙锡恩带头,其余人等亦是立刻换衣,将各种应用物品归集在一起,预备一会连衣物一起销毁。

    除衣之时,回顾望,来时处已经大火冲天,宫墙原本极高,大约是普通人家院墙三四倍以上,饶是如此,那大火亦是远远高过宫墙,短短时间,火势已经烧了起来,整个行宫之中到处都是叫喊和敲锣打鼓的声响,很多人披衣而出,先是惊疑不定,接下来就是惶恐失色,各人都是看了出来,失火的竟是太子寝殿!“喝不成酒了,”孙锡恩冷然道:“事还没完呢,要喝酒,得等天亮了。”

    “喝早酒也不坏。”

    离他们很近的地方已经是锣声大起,不少军官披衣而起,甚至是赤身**从房舍中奔出,一见是太子寝殿起火,各人都是惊呼大叫,在高级武官的督促之下,所有人都是往着寝殿方向奔过去。

    一旦太子烧死,所有从驾人员全部有罪,会有人论斩,充军,革职,再到罚俸,记过等等,谁也不想落个最重的处分,就算不充军革职,也是极大的错漏,这一生一世,也是不要想有什么机会升官了。

    利益交关,实在是不需要怎么督促的。

    一见孙锡恩等人还站在门前,几个军官边跑边穿衣,还向着他们挥手大叫道:“快些,太子寝殿着火了。”

    “不知道是哪个混账弄走了水,”一个旗手卫的老熟人一边跑一边骂,看着这边锦衣卫等人,不觉笑骂道:“快些个,你们家大人可是住的挺近,还不赶紧去伺候。

    “彼此出外差时,都是相识,所以对方才敢这么着,听着这旗手卫百户的话,黄二也只是一笑,孙锡恩却沉声喝道:“走,去救火。”

    几人都是心怀鬼胎,刚刚在那边放火回来,换了衣服还没坐下,又得再往火场去救火,想起这尴尬处,连孙锡恩也是忍不住想笑。

    好在他性子深沉,行事干练果决,有他镇着,其余几人也是不敢怎么着,只是老老实实的混在人群之中,向着火场处飞奔而去。

    一路上全是衣冠不整的朝官军人,那伙詹事府跟来的文官一个个都是面色惨白,在禁军官兵的搀扶下才能勉强前行罢了。

    要说救火,明朝宫中的规矩比宋人要落后的多,北宋时,有惨痛经历的火灾记录太多太多,一场大火,把枢密院带皇宫一半烧了个干净,民间被火者数万间,惨不可言。

    大抵是汴梁不大,居住着过百万的居民太过拥挤,又是木制房舍,一旦起火,则有不可救之势。

    因为火灾的教训太过惨痛,宋人的火灾防患和救火措施倒是当时甚至数百年内最为先进,城市之中有水龙等大量的救火工具,也有铺军等专门救火的军队,一旦火起,太尉坐镇枢密,调兵马施救,井井有条,所以到南宋时,规矩详细,工具先进,载于史册的大火倒是少的多了。

    明朝则不然,蒙古统治不足百年,但毁坏的东西当真不少,光是救火一条已经很是落后,皇宫大内,不过是摆点铜缸子应景,一旦火起,就是等烧光了事,最多做点隔断,不使火势绵延也就是了。

    最著名的三大殿在明朝烧毁多次,雷击引火,或是看守不力等等,总之,极为惨痛。

    这里是行宫,救火措施尚不及大内多矣,各人一边看着冲天的火头,一边都是想:“怕是完了蛋,这么大火,怎么救得出来。”

    孙锡恩等人心里也是惴惴不安。

    火,自然是隔了寝殿一些距离才点着,这是给寝殿内缓冲的时间,不然的话,就成了直接纵火烧死太子,什么事也不必提了。

    除了点火外,适才扼死的小黄门也被丢在一处小房中,扔上些酒具火炉之物,救完了火,人家看了,只当是不慎饮酒起火。

    前因后果,都算计的清楚明白,现在等待的,就是这一出戏的压轴出场的消息了。

    张佳木顺顺当当的唱完这出戏,大家才算是真正能松了口气。

    “救火,救火啊。”

    须女皆白的忻城伯赵荣就站在寝殿隔绝内外的宫门之处,大火燃起已经把宫门烧的噼里啪啦直响,火星跳的老高,溅在赵荣的中衣和头上,老头儿却只是跳脚大叫,根本就不管不顾。

    太子若死,他这个忻城伯多半就保不住,自己身家性命是小,先人血战经年博得的这个爵位却在自己这个不肖子手中失去,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火场之前,老头子几次要朝里头冲,却是被家下人拼死抱住。

    富贵险中求,救出太子的好处大家都是想到了,火场之前,高冲入云的火光把人脸都照映的通红,火光之下,人心各异。

    不少人跃跃欲试,不过,接近火场之时,就被火头燎的直步退后,稍微不小心些,就是在身上脸上燎出多少个水泡来。

    更有不少宦官黄门想用水来熄火,但铜缸距离虽近,取水物却是根本未曾办得,就算有几个木桶,这么大的火势,几桶水泼上去就听得噗嗤连声,那火看上去却是烧的更加猛烈了。

    “不成啊,”有人站在赵荣身边摇头道:“火太大,根本就近不得身。

    这样下去,怎么得了?”“是啊,”赵荣泪如雨下,在火前跺脚大叫:“怎么得了,怎么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