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百九十七章 翻

    万通又贪且笨,落在网中。

    只是碍于他的背景,又不好动他。

    正好,张佳木出来说个情,把事情揽了一点在自己身上,万通轻巧出来,对张佳木和经手的孙锡恩自然是感激万分。

    闲谈之时,孙锡恩旁敲侧击,不问大内,问行宫。

    行宫修筑时,万氏为了让这个不成材的弟弟捞几个,把万通派去当监工。

    几个月下来,行宫虚实,关防要点,万通如若指掌。

    这厮倒是有点歪才,对这些东西向来注意。

    而且,默记于心,这么久时间都不曾忘记。

    不仅如此,他不极为识作,孙锡恩问,他就答,不问,也就不说。

    彼此心知肚明,这件事,万通只能烂在肚子里,暴露出来,孙锡恩会倒霉,张佳木最多有点麻烦,他这个准皇亲国戚非得加一个丧心病狂的罪名,非死不可。

    问清楚了行宫虚实,自然就是孙锡恩之流露脸的时候到了。

    锦衣卫里,外才很多。

    孙锡恩这种人,偷鸡摸狗长到如今,虽然狂放大言,不过他身手矫健,经验丰富,倒也不是纯然吹牛。

    “好,你去吧。”

    张佳木又拿起一个苹果慢慢削起来,他的动作仍然平缓而稳定,虽然做出几可危及身家性命的决断,手中的苹果皮却是不绝不断,仍然一层一层的慢慢削下来。

    “是,那小人就去了。

    小人带队,还有黄二、顾义,王通几个,全是老坊丁出来的人,当年大人不训咱们,咱们也能攀索上房,现在身手就更别提了。

    况且,还有这个。”

    孙锡恩面色如常,抖了抖手中的长索,长索一头是虎爪型的铁索,用于攀爬是极为便利。

    其实不仅如此,今晚动手的人,还装备有手弩,其中一人还带着装有桐油的小油罐子数个,事顺则众人相机而退,不顺,则每人身上都有毒药,纵火后再用手弩守备,毒后大火焚尸,最不济,也不会叫人捕了去审问。

    每人还备有小刀,万一真个不成,还要自割脸庞。

    这一次任务,对张佳木来说是大事,对这些动手的人来说,也是生死交关。

    “那小人就去了。”

    孙锡恩道:“大人要不要见见他们?”“不见了。”

    张佳木道:“平时功夫做足了,不在这会子见一面。

    他们都进来了,动静也太大。”

    说话的功夫,外头行宫一角的钟鼓楼传来报时声,曹翼一头大汗的闯了进来,天气热,他又燥性,汗水流了一头一脸都是,他声音也紧张的有些变形,看着房内两人,曹翼颤声道:“大人,时辰到了。”

    “好,孙锡恩,你去吧。”

    “是,大人!”孙锡恩很沉稳的行了一礼,转身便行,到房门前时亦是绝不犹豫,转身便行。

    曹翼看了张佳木一眼,转身去送孙锡恩,到了院门时,孙锡恩才笑道:“万一事有不谐,我的身后事大人会好好办的,曹二,你和庄六帮我照顾好小白吧。”

    曹翼和庄六交情极好,两人的差事又稳,不会有什么危险,孙锡恩临行托付事给他们,倒是很适当。

    他的小白,曹翼倒也知道,就是前一阵托人从建州女真部弄来的海东青,个头不大却极为凶猛,可以在空中追捕大雁,极为凶恶的猛禽,孙锡恩得之后爱若珍宝,这会儿临行最放心不下的,倒是这么一头扁毛畜生。

    曹翼心中一阵难过,差点儿就答应下来,但是话要出口的时候,一种神秘的恐怖抓住了他的心,他摇头道:“不,等你自己回来照顾!”“也行……”孙锡恩笑了一笑,推开院门,黄二等人亦是已经等在外头,见他出来,各人都是一阵轻微的骚动。

    “不要乱,静住了。”

    孙锡恩低声道:“路线都背熟了,巡逻交接的时辰也弄清楚了,这一点小事,你们怕什么?”他的话倒是极是有理,而且颇有力量。

    现在孙锡恩在坊丁中已经很有威望,庄小六的忠,曹翼的稳,孙锡恩的勇和谋,李瞎子的智计百出,这几个人,算是坊丁中最出色的,自然而然的,他们也就成为坊丁一脉的核心。

    这一次,不仅是张佳木有所争,就是坊丁出身的锦衣卫官们,也是有所争。

    身家性命,将来的富贵前途,亦就在此一搏。

    “再险,能险过夺门么?”暗色之中,又有人添了这么一句,当下,各人都是面部一松,轰然大笑。

    诚是如此,夺门那夜,张佳木等人固然知道是有惊无险,必定是可以成事。

    但下头的这些坊丁却是并不知情,那一晚对他们来说,是真正的拿命来搏。

    “就是,说的是了。”

    这一下就彻底放松了,接下来,曹翼退出,孙锡恩却是将人引到一队旗手卫和府军前卫交接巡逻的地方,潜藏下来。

    今夜无月。

    孙锡恩忖道:“大人真是福泽深厚,难道有得天下的福份?”他轻轻扇了自己一个小耳光,骂道:“想什么呢。”

    黄二看的好笑,刚想问他,却见一队灯笼在黑暗中迤逶而来,当下凛然而伏,不敢再出一点声响。

    这里是行院交界之处,行宫亦分内外,内里是太子住所,还有宫人,太监,隔着一道高墙,外头就是护卫的禁军,朝官等人的居所,太子在行宫,一样有正殿,书办事用的偏殿,当然,游玩之所也很不少,草坪,山石,蜿蜒流淌的小溪,水榭楼阁样样不缺。

    自然,那些小巧精致的建筑都修在内里,就在这一处宫墙的一侧,就是一处极大的假山洞群,由山洞直穿,再迅穿过草坪,就是太子寝殿所在了。

    这些东西,原本是极为机密,但万通欠了个人情,孙锡恩又以吹牛聊天的法子,把行宫虚实尽数套了出来,这么一来,这一次行动可就是便利极了。

    “翻!”尽管内卫已经在研究秘密行动时的手式,整个一套手语可以代替很多字眼,免得出声。

    孙锡恩等人也在事前突击学习过,不过,在两卫交接短暂的空当时,孙锡恩还是有力的低呼一声,在他的招呼之下,几个人影飞穿过,然后铁索在极高的宫墙上一搭,只有短促的几声“嗒嗒”声响,然后众人便攀索而上,再翻过有着飞檐的宫墙,铁索也并不收取,只是留在墙的另外一边。

    接下来,便是咚咚几声低声,四个人几乎是一起落下地来。

    借着山石的掩护,他们迅即潜入山洞之中,到这时,各人才都喘出口气粗浊之气来。

    整个过程,其实也就是几息的功夫,在他们落地之后,两边的禁军才交接完了,传来一阵听不大真切的说笑声响后,两队禁军继续巡逻,整个空档也就是这一瞬之间罢了。

    其实宫禁之中,防备倒比这里要松懈的多,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不少人打皇帝家私的主意,而且,历年之中偷盗宫禁财物的人还真的不少,得手的人更多。

    到了清朝,皇权渐渐没有了威严,太监大量盗卖宫中文物古董,京城皇宫附近居然是大片的古董铺子,东西是哪儿来的大家都清楚,皇朝到了这种地步,也就真的离断气没几天了。

    “走。”

    在假山洞中休息片刻,孙锡恩等人借着夜色穿过长达百步的草坪,再绕过一道稀疏不密的竹林后,太子寝殿便赫然在望。

    “动手吧。”

    夜色中,孙锡恩的脸色狰狞可怕,但语气却是平稳如常,到这会儿,饶是黄二等人胆大如斗,也是禁不住手有些抖。

    天子为龙,亦是天上星君,哪怕是乱臣贼子,弑君之时也有严重的心结,从古以今,天子已经被神话多年,到了大明这会儿,君权至上已经非与古时相比,百姓心中,大明天子更是至高无上,不可侵犯。

    今日此举,虽然不是要谋逆,但事同谋逆无异,一旦动手,则再无可回头之机。

    “动手!”看着黄二等人有些迟疑犹豫,孙锡恩不觉大怒,看着众人,他森然道:“到了这个地步还犹豫的,不是男儿汉子。”

    “是,你说的对。”

    黄二原本就粗直蛮霸,一听之下,便将各人聚集起来的油筒拿在自己手中,沾到棉布之上,然后悄然洒在太子寝宫四周。

    “哟,是什么人?”太子殿前,当然不会没有守备。

    只是禁军到不得这里,太子虽然没有成年,还没有太子妃或是嫔妃,但身边伺候的宫女也很不少,内外有别,禁军也不能在寝殿四周巡哨,戒备的责任,则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宦官头上。

    事实上,在宫中时,太子或是皇帝的寝殿内外都有太监伺候,哪怕是司礼监的太监,轮到当值时也是如此,宫中规矩,太监衣帽要挂在墙上,整理停当,一旦有事,则立刻穿戴整齐,除了这些,值宿太监们还有铜头铁柄的拂尘放在身边,紧要之时,可以当成武器使用。

    这会儿,出声叫唤的是一个小黄门,一身青衣,戴着冠,眼看着黄二,手中铜拂尘一指,却是目瞪口呆,再也说不出话来。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