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百五十三章 急递

    京师正阳门两侧是通政司和各省在京师的驿传差馆,各地来的驿传折差,专门的信使送到京城的奏折,在进入通政司前就先分门别类,有的直接送部,不需经通政司,有的是大佬的私信,直接入私邸,也有的是各省折差送来的奏折,分门别类之后,统一送往通政司归档,然后由通政司决定是上呈还是驳回不递。

    通政司在清朝成为闲曹,无事可做。因为奏折直达御前,通政司总理天下奏折的职权被侵夺,官职虽在,却是沦为画食伴诺,无事可做的地步了。

    这天夜里,远远传来一阵铃声叮当,再就是马蹄得得。一群提塘官闻声而出,知道必定是紧急的公文奏报到了。

    果然,一名穿着灰色长衫,头顶毡帽的驿夫打扮的人策马狂奔过来。

    “是我们陕西的折差,不然小就是山西的。”

    在京的提塘官是各省专驻,不仅负责公文部文来往,也负责抄邸抄,发放州县印信公文,传递奏折,同时还负责接待安顿来京的本省官员,所以忠勤干练,眼光当然也极好。一看这个折差的服饰,几个西边省份的提糖官就知道,必定是西部省份的加急专差到了。

    “山西大同府加急军报”。到了附近,马上的差官狠狠一勒马,立身不住,从马上滚落下来,刚刚说了一句话,已经是双目紧闭,牙关紧咬,昏到在一边。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差官抬到屋里,天气虽然不热,但长途奔驰,浑身尘土不说,身上也馊臭难闻,显然,差官自从上了路就在马上,连脸也没洗过一回,大家撬开牙关,给差官灌行军散,再叫人打温水来给他擦洗身子,差官虽然累翻,不过眼前情形大家也见过不少回,不足为奇。

    山西的得塘官拿下差官身后的信包,拿掉兵部的“勘合”再看看传票上的朱紫色印泥印成的大印小手续全对,再看看日期,提塘官摇尖道:“真是玩儿命,大同距京师十三驿九百六十里,两天功夫就赶到了。”

    “是了,真玩命!”陕西的提塘官在一旁道:“换马不换人,一路这么玩命赶,好在是子时前赶到了,不算逾期。”印泥上盖的是大同总兵官石彪的大耳,还有大同镇守太监的印,原本,应该是大同巡抚主理这种驿传,但原巡抚年富被抓之后就没有复任,朝廷也没有提出新的人选去上任,大同巡抚就这么空悬了下来。

    这是连同皇帝在内大家共同取得的默契,议撤天下巡抚的事被张佳木出头揽了下来,搅和了个不了了之,但石彪在大同要打仗,没有巡抚掣肘可能会好些,为了实效,大家也就不提给他加派巡抚的事了,就连镇守中官也得到宫里的指示,没事别找局彪麻烦,一则这厮心黑手辣。斗不过他就甭找事了。二来,石亨在朝势力很大。就算是宦官没事也不想惹他。

    这么一弄,大同就是石彪做主了,他驻下极严,凶横霸道,大同这几个月来已经是水泼不进,朝廷看在边事紧急的份上也就忍了,今晚这一封军报,实在是关系极大,山西的提塘官拿在手里,手和心都是沉甸甸的。

    大同在元朝是路,在大明改为府,九边重镇之一,在这会儿,因为是直面闹事的北虏,所以是重镇中的重镇,情形与后来的辽西相同,都是天下劲兵所聚之处。大同兵最多时有十四万人,开国的元帅徐达亲镇于此,到现在,也是有劲兵十万,战马三万多匹,号称“大同士马甲天下。”在大同北边,有宏赐堡、镇川堡、得胜堡等一百多个堡台火路墩,一旦北虏入侵,大同则是直面其锋的第一线,所以天下财赋和精兵尽入,一直得到嘉靖年后,北虏彻底熄火,而建州三卫崛起时,大同的地位才让给辽镇和蓟镇,在这会儿,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大镇!

    现在石亨掌京营提调,在京营中势力只逊于曹吉祥,大量的都督和同知金事都指挥一级的武官依附于石家。石彪更是横行不法,在大同当副将时,总兵官郭登和巡抚年富总还能压他一头,就算这样,也是干了不知道多少违法乱纪的事出来。

    张佳木成名伊始,就是都督府报案,府中丫头被拐,结果后来查出,原来是武清侯府的人拐了人再送到大同,享用者当然就是副将石彪,换了别人,绝没有犯这种泼天大案的胆子!

    但就算查了出来,也就是交出了几个下人了事,当时的武清侯就是勋戚第一,景泰二诣穷。结果换了朝,石家风光依旧。而且叔掌京握重兵,已经有人担忧,天下劲兵全掌于一家之手,一旦出事,就是不可测的大祸!

    这种见识,就算是微末小吏也未必没有,现在山西的提塘官就是一脸的慎重,手里拿着带印信的邮包,就象拎着一包瓷器。

    “倒未必是坏事陕西的提塘官提醒他:,“这么急送来,差官都桑成这样,要是打败了仗,肯定不会送的这么急,是不是这个理儿?。

    “哟,是了,我真糊涂了!”这么一提醒,山西的提塘官就醒悟过来。石彪是有名的讳败夸胜,最近保喇犯边,也先之后,就是此人实力最强,每到秋冬时候,必定会带着养肥了的战马和将士到大明边境来打秋风。

    要说北虏现在也是很惨,封关几十年。被大明在草原上撵了几十年,有好多次,比如蓝玉,还有当年的燕王,都曾经一路打到捕鱼儿海,勒石纪功,北虏望风而窜,残元势力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下土崩瓦解,根本不成气侯。

    就算是瓦刺和鞋勒相继而起,看着威风,经常号称是带甲几十万,其实都是些没铠甲的牧民,用一张射不到百步的破骑弓,很多牧民连铁弓都没有了,自己胡乱造的骑弓根本不能破甲。只有也先风光时,好歹凑起了几万精锐,真正的带甲之士,这才能接二连三的打败大明边军,一路杀到北京城下。

    也先一败,剩下一叮测保喇也并不足为患,因为大明禁铁出边,这是和契丹学到的花样,虽不及后来大清朝的减丁那么生猛,也是一项很利害的政策。寸铁不得出关,草原上没有铁矿,铠甲,头盔,兵器,弓箭,哪一样不要铁?到现在,蒙古人已经把祖上留下来的家当折腾的差不离了,再过几十年后,到了明末,蒙古人根本就是一群穷的连裤子也没有的流浪汉,号称控弦四十万的末代成吉思汗被黄台吉撵兔子一样打,最后林丹汗死于逃亡途中,大小老婆跟了清太宗,所有的蒙古部落也被编成旗,后金给他们装备小然后一起入关抢劫大明,如果不是后金崛起,蒙古人在大明的禁边和互市政策下是绝不会有任何前途可言了。

    现在自然还不至于如此,一听说可能是捷报,山西的提塘官自然也精神大振,想也不想,提起手中的油包,对着四周拱拱手道:“我这就去通政司,人家拼了命送来的,耽搁不得,本省差官,还请列位担待一下

    “好说,你快去吧

    “大同总兵官驭下极严,今天我算是开了眼,还真没见着跑晕了的差官。你呀也赶紧的,要是误了事,别叫人家闹个难看

    “是勒,我这就去

    提塘官知道确实耽榈不得,于是赶紧牵出了自己的坐骑,翻身上马,手中提着一盏照亮用的灯笼。一者是照路,聊补于无,二来,也是叫巡城的兵丁看到他一身的装束小知道是送紧急军报的,不必出来多事盘问。

    只是从正阳门到通政司,原本是一条直路,到了皇城附近,这个提塘官却是绕了个弯,并没有直接去通政司,相反,却是向着东华门外的方向赶去。

    “谁,站住!”

    就在金银胡同近百步开外,提塘官已经被拦住,虽然是半夜,借着月色可以看到有几十个暗桩趁着夜色摸了过来。

    这里这个提塘官也是头一回亲自过来。一看到眼前的情形,心里也是一慌。

    “山西的提塘官,有要紧事小来给大人回

    虽然慌了些,但好歹还撑的住,等人近些,这个提塘官就压着嗓子,轻声说道:,“列位,请包涵,实在是有要紧事,还得请个能做主的弟兄,快些进去帮我回。”

    “哦,是送奏报的差官一个身形矮壮的灰衣汉子认真的在马前打量了一会,算是认可了提塘官的身份,想了一想,便道:“我们是管外头的,你一径往里走吧,门前自然还有管事的人就是了。”“好勒,承情。”

    张府的关防之严,也算是教这个提塘官开了眼界,但这种场合不便多说,于是压着兴奋的心情一径向里走,整条胡同住家也不多,张府就在胡同正中,隔的老远,就看到十几个桩子一动不动的立在门前,提塘官正在奇怪,却发觉其中几个桩子突然一动,直直的向着自己迎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