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百二十四章 岳正

    工有件事”王勇接着道!,“武清侯,太平侯,怀有火背刁徐有贞一起进宫,路遇新任的内阁学士岳正。”

    “这是件趣事张佳木抚掌笑道:“想来会很有趣

    “说的是!”王勇亦是眉飞色舞,笑说道:“他们在左顺门撞着,当时就很尴尬。武清侯道:怎么遇着此人

    “哈哈。”张佳木不觉为之喷茶,大笑道:“我真想瞧瞧他们当时的脸色。

    武清侯自然是石亨,太平侯却是原都督张觐,虽然夺门并没有立下大功,但之前也表示过效忠,而且张家毕竟是与皇家关系密切的大世家,看着先荣国公的面子,皇帝到底还是封了张觐为侯爵。这个封赏原本是在几个月前就该给张觐的,因为张佳木的横空出世而晚了几个月罢了。

    至于徐有贞,他原该封武功伯,但几次出事,帝宠大衰,现在只是因为办事干练,而且有石亨等人为奥援,所以还勉强撑着冉阁首辅的虚火,以实权而说,现在徐有贞连李贤也比不上了。

    但此人有个好处,屡经挫跌之余,心智也是极为坚强,所以一点看不出来深受打击的样子,相反,勇于办事。勤慎清廉,最近这段时间,已经渐渐扳了一点宠信回来。

    他们三人进宫向来是一起的,有时候徐有贞也单独进宫,不愿意和这些勋戚显的关系太过密切,但这种掩饰是没有任何做用的一他和石亨的关系连皇帝也有楚的很,根本无从掩饰起。

    至于岳正,这是个方正到连文官集团内部的同僚也受不了的人。比起于谦来更多一份固执,甚至连彭时在岳正面前也可以说自己擅机变,懂圆融了。总之,这是一个堪比石头的文再,又臭又硬,不免要叫人敬而远之。

    但石头不会动,岳正却是会动的,前一阵刚入内阁,听说岳正就在御前奏了一本,弹劾石亨等人骄纵不法,皇帝优容大臣,不做可否的表示,但风声却传了出来。

    石亨等人耸然深恨此事,不过也是没有办法可想。

    岳正是吏部尚书王翱所荐,而且王翱身后还有不少文官的影子,岳正如果不出大错。不惹怒皇帝和太监,就算是石亨一伙,暂且也只能忍字当头了。

    正因如此,想着岳正这个大胡子从左顺门里飘然而出,而正好与石亨一伙相遇,一边是坦然对之小一边则是心怀鬼胎,而且郁结于心,连石亨也不免有正好撞上之感,当时情形之尴尬。想来自然是很值得一乐了。

    文武殊途,不是大朝会,一般来说平时是不大交往的,所以左顺门这一遇,才分外的有趣。

    笑毕之后,张佳木到是问:“那么,徐有贞说什么没有?”

    “他?”王勇答说道:“倒是没有说什么。但岳正到是下来和我说了一会话。”

    “咦!”这下张佳木到是诧异了,他道:“岳胡子连李贤一伙也不大理,平时在家里杜门不出小根本不理任何人,他怎么会有话和你说?”

    “话,当然说的有蹊跷了”。

    王勇笑着解说了一番,张佳木和任怨两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在左顺门偶遇之后,岳正也很不舒服,等石亨等人进去之后,不免有些抱怨的话,而且言辞之中全是石亨等人的不法情事,甚至京师武官权重,连锦衣卫也有吃亏的时候,种种措辞,极其激越,听的王勇都是满头大汗,好不容易岳正停了话头,王勇这才兜头一揖,忙不迭的告辞出来了。任怨听的直吐舌头,道:“皇上曾经说过,你岳正哪里都好,就是胆太大了!现在看来,皇上一语中的,这岳某人确实是太大胆了

    “他确实很大胆张佳木微微一笑,答道:“他自然是知道王兄和我的关系,话是说给王大兄听,但其实是叫他带话给我。这厮好生大胆,就是居心要挑动咱们和石亨一伙火拼一场。”

    任怨原本还是很佩服岳正为人,听着张佳木这般分析,这才也猛然醒悟过来。当下涨红了脸,怒道:”不消他挑,咱们和武清侯太平侯一伙,就要见个输赢。但这般行径,也太下作,枉他还为清正名臣

    “唉,九哥张佳木打断他,笑道:,“这帮文臣,何尝把我们武臣当人看过。除了他们是君子,咱们可是天生就是小人小人之辈,见利而忘义,岳季方当然以为,非得用权力之争来挑咱们,不然的话小人辈很快就会同流合污,一个锅里搅马勺了。”

    王勇原本也不知道岳正的用意,张佳木一语而破,他此时到不如任怨

    “协品怎。只是脸冷峻的道!,“我怕他搬起砖头。砸了自州洲脚

    “不谈,此人由石亨等人对付,我们不理会他就是。”

    “不过”。张佳木猛想一想,笑道:“或者眼前有一个机会,我看再看看也罢了

    谈毕正事已经是起更,王勇告辞出门。任怨最近就在张家住,所以干脆就由他代张佳木出门送客,到也正相宜。

    一路把王勇送到二门滴水檐下,也就很够交情了,任怨拱一拱手,王勇还了一礼,然后自有王家的奴仆上来。主仆三人打着两盏灯笼,匆忙而去了。

    这样深更半夜的赶路当然辛苦,不过张家的门槛可是很多人做梦都想进来的。不少高官恨不得投门生帖子进来,就为了能进张家的大门,然后能在张佳木的外书房里占一席之地,为了这个,拜门的人可不少呢。

    任怨打了个呵欠,刚要进门,却是看到守门的家将头儿打着明角灯笼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见过九爷来人脚步匆匆,到了任怨面前弯腰打了个躬。任怨在张家也算半个主人的身份,所以下人的称呼也就干脆按半个主人来叫,时间久了,任怨在张家也能当不少的家,反正张家原本是小门小户,菲当家作主的人也实在是太少了。

    他打着呵欠问道:”怎么,有什么事?”

    这会儿就查完了上夜值班的人,查过了各屋的灯火,内院也巡捡过了,任怨也想不出来,家将头儿跑过来,到底为的什么事。

    “回九爷的话,有客来拜。”

    “奇了”。任怨道:,“这时候是什么客?你别是把王老爷当客了吧,他是要出去,又不是要进来

    小人哪能这么糊涂?家将头儿赔着笑道:“确实是有客。而且指明了一定得见大爷才成

    “奇怪”。任怨又嘀咕了一句,家将头儿注意到这是他第二次叫奇怪了。他知道再没有合理的解释,恐怕好脾气的九爷也会发火了。因此,在任怨叫第三次奇怪之前,家将头儿就又躬身道:“回九爷,来的是个。宫里的人

    任怨这才恍然大悟,既然是宫里来的人,当然不能以常理度之。他想了一想,便道:“把人请进来吧,我和大爷在内书房见。”

    等任怨回到内书房的时候,张佳木正在看总务局送来的文书。现在锦衣卫的总务局等机构已经得到了皇帝正式的批准,总务局设大使一人,副使,吏目等九品以上的官员若干,局务已经正常运作,每天呈送的公文也很不少。当然,很多就是总务局自己可以处置的,张佳木可以过目,也可以直接划小行之后就交给下头处理就行了。反正所有的公文都有备档,他可以随时提出查阅,如果有什么情弊,会一览无余。

    “回来了?”知道是任怨进来,张佳木头也不抬,直接道:“九哥,你先去安置吧,我看会儿公文,等会也就睡了。”

    “怕是睡不了任怨闲闲地道:“外头有人等着见你呢。”

    “咦?。张佳木也是奇怪,不过,他没有多问,只是用手指捏了捏眉心,然后便道:“想来是宫里来的人?。

    “你怎么知道?”任怨大奇,简直是拍案而起,他道:“我怎么猜了几次的事,你倒是一猜就知道了。”

    “外头护院的人我早就有交待”张佳木笑道:“寻常客人也没有这会上我门的道理,卫里的公事,有刘头儿几个办理,要是真出了造反一类的大乱子,想来也不会这么安静。因此,能在此时来拜门,并且外头人肯替他们传话的,非得是宫里的人不可了

    “听着到是简单”任怨笑道:“不过我还是很佩服。”

    他打了个呵欠,笑道:“好早晚的了。我只管练促骑这一块,别的事,一律不问。这宫里的事,想来也很麻烦,我就不在这里听了。人,我已经交待叫带到这儿来,如果有要提骑出动的事,你下令给我就成了。”

    任怨这种处事的态度,向来也是叫张佳木欣赏,不多事,但也不推事,凡事忠勤诚恳踏实去办,再加上一身好武艺,用他来镇缓骑这种用狂暴的手段和银子喂饱了的机动性很强的骑兵武装,张佳木是很放心的了。

    他含笑点头,看着任怨伸着懒腰走了出去,再接着,便是窗外有几道人影渐渐近来,他克制住心中的厌烦情绪,简单而有力的道:”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