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百二十一章 积善衍庆

    现在他是面向官厅那边,在他的视线里,整个官厅几十号人已经全部站了起来。原本在比试之初,就是太子站起来敲了一记锣,所有的勋戚亲臣们还是坐在官厅里观看。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和一群大兵一样挤在一起观看,所以尽管眼前是两个有名的高手对决,大家还是很有风度的坐着不动,偶尔还挤眉弄眼的交谈一番,以显示自己的风度。

    但现在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包括太子在内,都挤在官厅一侧,冲着自己这边跳脚大喊起来,各人脸上神情各异,但其实都是一副活见了鬼的模样,有几个和曹锋关系亲近的勋臣还猛然挥动双手,意思也是叫他自己回头看。

    从错马到曹锋射出一箭,其间也就是眨眼功夫,不知道眼前这群人,见了什么古怪的事情出来?

    曹锋自己心里也很犯嘀咕,他忍耐不住,便也回头去看。

    这一看,却也是呆了,原来张佳木纵马未停,原本马速过快,一眨间间是停不下来的,要是急停,武将就可能从马身上摔跌下去。

    但尽管马还在向前疾驰,张佳木却已经在马身上半扭转过身。弓箭也是拉了开来,一支去了箭头的铁箭搭在弓弦上,正稳稳的瞄向自己。

    看到曹锋瞪大的双眼,张佳木竟是眨眼一笑,也亏他,在快速奔驰的烈马之上,居然还能如此好整以暇的做怪。

    “这叫什么事啊,我太背了。”

    这是曹锋在马上最后的念头,张佳木眨眼之后,箭矢就已经破空而至,正中曹锋的面门。尽管已经拿了箭头,但如此近的距离被箭杆打中,还是很疼。曹锋只觉眼前一黑,在马上摇了几下,尽管知道会很丢脸,但还是控制不住,从马上摔落了下来。

    “漂亮,回身箭!”

    远处的太子当然不会关心曹锋的死活,张佳木在他心中原本就是天人一般,上次箭射石亨从人已经尽显射术,这一次,竟是在马上回身而射,这般功夫,不要说是汉人,就算是蒙古这样的马背民族中的好手,也是没有几个能具得上了。

    “来啊,传孤的令,赏,赏”太子兴奋过后,就是要赏,眼看着张佳木正跳下马来,笑嘻嘻的把曹锋扶起,太子歪着头想了半天,竟是不知道赏什么是好。

    银子,他知道张佳木不缺,况且他也赏不了什么。其它什么绸缎表里,宝马硬弓,还有宝剑铠甲,这些张佳木似乎也不缺,庄田和国家勋位,这些太子可赏不了。

    想来想去,倒是把这个小小孩童憋的满脸通红。

    “嗯,孤题一副字,赏给佳木吧。太子把手收回来,向着身边的那个小宦官吩咐一句,对方会意,便立刻转身下去准备。太子心中笃定,这才又把视线看回到校场上,这会儿,朱见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有张佳木这般的身手武勇?

    到了此时,太子心里便只有张佳木的身手和武勇,还有四周幼军让。崩海啸般的欢呼声,而此时此刻,他也不觉把李贤等人的教导抛诸脑后,心里只是在想:武将的威风和成就,实在也不在读书人之下啊。

    “曹将军,得罪了。”把曹锋射下马后,张佳木便立刻放慢马速,从原地折返了回来,然后跳下马来,把晕头涨脑的曹释扶了起来。

    “罢了”。曹锋起身之后,又过了一小会才清醒过来。他闷闷不乐的道:“技不如人,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可不象大哥,输了还气,恨不得把赢他的人给宰了才好。”

    张佳木和曹钦有夺门时的交情,当时为了掩人耳目,两人来往很多。这会细细一想,曹钦此人倒确实是这个德性,而且曹家子弟也多半如此,曹钦,曹销,多是如此。眼前曹锋虽然名声也不怎么样,但最少输的光明磊落,大气俨然,这样看来。还算是条汉子。

    因此张佳木便对他客气了许多,只道:“其实我二人马术射术都差不多,老实说,我是打了你一个想不到,有点胜之不武了。”“这怎么叫胜之不武?曹释一边拍打着自己身上的浮尘,一边道:“要是在战场上,我此时已经是个死人了。吾辈又不是镖师,做武将的是要出诡术奇招的,胜者为王,败者,嘿,那是什么也不要说了。”

    张佳木倒是不提防他说出这般道理来。当下也是一征。

    “总之”曹锋闷闷的道:“我是技不如你,以后幼军的事。就是你做主好了

    这一次,曹择是脸面被打光,为武将的,讲的就是一个武勇技不如人就是输,以后在幼军之中,不论如何他说话也是没有张佳木响亮,与其自己难堪,

    张佳木也无甚可说,讪讪一笑,与曹锋又分别上马,一路奔驰往官厅方向折回。

    这一下,可与刚刚不同了。适才比试之前,大家只是听说过张佳木和曹锋的武勇。但少年人心里能真正对谁服气?没有亲眼看到,自然是谁也不信不服。况且幼军全部是军户和将门世家的子弟组成,不少人也是打小练的骑射功夫,大明将门在此时还没堕落,世家子弟也还是有真材实学的,等进了幼军天天严操猛,大家都有点心浮气燥,对张佳木有怨言的也不在少数。到了此时,亲眼见到了张佳木的射术和骑术,便是曹锋,从他的反应和力道来看,也绝非普通的庸手,在场都是识货的人,自然就知道了,眼前这两位将军,不但这几千幼军里无人能敌,便是放在整个京师,大明京师也是军队的精华所在,以现在几十万京营和所有的亲军加起来,能敌得眼前这两人的,怕也是没有几个了。

    这一次张佳木和曹锋一路过来,所有的幼军将士已经不必再叫人鼓动,所有人都是拍掌欢呼起来。

    王大郎在人群中把手掌都拍红了,一直以来,他就是幼军中张佳木最狂热的拥护者。在没有进入幼军之前,他就听说过张佳木的名头,但那会和张佳木隔的还远,只是羡慕张佳木的武勇和运气罢了。

    他们隐约都听说过,张佳木在发达之前,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军余,和他们一样也会生计而奔波忙碌,也是一个不得志的寒门子弟。无形之中,大家对张佳木在心底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现在亲眼见了偶象的表现,王大郎把嗓子都叫哑了,等张佳木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王大郎把胸口挺的老高,满脸涨的通红,现在他脑海里已经没有任何杂念了,除了对张佳木的崇拜和无限服从的感觉之外,几乎已经找不到任何关于自己的丝毫念头。就算张佳木现在一伸指头,叫他们去死,这些少年也会毫无犹豫的嗷嗷叫着把自己或是敌人给砍死。

    等到了安厅,张佳木和曹锋分别下马,两人分别单膝而跪,曹钟面无表情,张佳木也只是微笑着。等太子过来,他才语意平和的笑道:“殿下,臣侥幸了

    “当然不是侥幸。”太子满面飞金,大家都知道张佳木和他的关系,现在张佳木有如此露脸的表现,太子也是觉得与有荐焉。

    他道:“尖子两代都为幼军,你现在又是幼军提督,这么给孤长脸,真的是叫孤高兴的很。这样吧,除了银牌银杯什么的,孤也无甚可赏,这些你当然也瞧不上眼,”

    说到这,张佳木笑着打断他,只道:“太子慎言,臣可不敢说瞧不上

    “哎呀,你听我说吧太子一急,也顾不得打官腔了,轻轻跺一跺脚,急道:“我得闲写过几副大字,还看得过去,你自己挑一副吧,别嫌不好!”

    “臣哪儿敢!”其实张佳木平时和太子说话,倒确实是不大在意礼节的。今天人多,他得帮太子维持形象。当下不敢再说,等太子身边的小宦官把太子手书展开的时候,四周的人都围了过来,有些头脑灵醒的又懂些文墨的,便已经开始夸赞起来。

    听着他们的话,太子也颇为自得。他真是灵性天成,才十一岁就已经是书画双绝,特别是一笔字写的已经很看的过。当今皇帝倒是幼而失学,大臣不敢匡正皇帝的字,所以皇帝的字很是一般,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有时和李贤等大臣说话时。还会提起自己的字不好。在大明这个时候,写一笔好字就算是对帝王来说,也是一个很不小的成就了。

    太子字好,此时也是忍不住要卖弄一番。看到张佳木刚刚的表现,就算是太子这般年纪的孩童。也是忍不住有了表现和争胜之心。

    张佳木当然懂太子的心理,自己也是当真把所有的字都好好看过一次,然后也很认真的点评夸赞一番,到了最后,他才毕恭毕敬的捧起一副字来,笑着道:“殿下。臣就领这一副好了。”

    “咦!”太子诧异道:“那几副是给武将写的,你拿去正好应景,怎么选的这副?这是孤给松江一家义民题的,你要,并不大合适

    “合适的很,臣很喜欢……张佳木笑咪咪的展开那副写着“积善衍庆”字样的横幅,笑道:“回家之后,臣就张挂于大厅,但愿臣家以后世世代代都如此才好

    “好,就依你!”太子目有深意的看了张佳木一眼,笑道:“卿放心好了,一定会如卿所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