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七十二章 结纳

    …隅恩登么说,年锡正还在懵懂。徐穆尘立刻就反度洲明术

    自己这个表哥,以前不过是京师里的坊间无赖,这会见了已经大不同以往。颇是有点历练出来的感觉。而且,孙锡恩虽然穿着一般,腰间挂的铜牌早就暴露了身份。

    铜牌上是写的分明:锦衣卫百户,孙锡恩!

    连自己这个曾经的无赖表哥都已经是锦衣卫的百户,他嘴里推崇备至的大人是谁。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还要多想吗?

    “原来是张大人!”徐穆尘深深一揖,礼数虽然周到,但脸上还是那种玩世不恭的表情。与他相反,年销之却是大为震动,先是震惊,接着就是大喜过望。

    他深深一揖,起身之后。却是觉得不妥。双腿一软,竟是要在当街跪下。

    “年兄”。张佳木伸手一托小对方文弱书生,轻轻一托,便是再也跪不下去。张佳木淡淡一笑,向着年锡之正色道:“年兄,从你来的地方,再看你的神情,你是什么人,我大约也知道了。”

    “是,是是!”年锡之已经满脸是泪,他道:“家父实在是,”

    “我知道。我知道!”张佳木打断他。做了一个有力的手式,阻止了对方进一步的陈述。他道:“但你要明白,我只是个武官,没有审案断狱的资格。在我的职权范围内,我只能向年兄你保证,令尊不会受到虐待,不会屈打成招,嗯,就是这样!”

    虽然只是如此,但以一个锦衣卫掌印堂官的资格来做这种保证。几乎就不会有任何的意外。而且。张佳木告诉年锡之,刚网都督同知陈逸也向他求请,所以他保证,在职权范围之内,会让年富这个大同巡抚尽可能过的舒服一些。

    有此保证,年锡之的情绪果然就稳定了许多。

    他的父亲虽然是官至巡抚,但在明初,巡抚还不算常设官。特别是大同这样的地方。讲究的是能力而不是资历,年富的资历并不强悍。而且在朝中人脉不广,提拔年富的又是已经被赶回家啃老米饭的于谦。

    于谦一倒。年富这种资历浅薄。人脉不广,又喜欢多管闲事的文职巡抚当然是第一批倒霉,石彪原本就不想被人压制,现在连威名显赫的郭登也被赶走,石彪就要任职大同总兵官,镇守一方,年富这种文职小官儿。还不是任他揉捏?

    但年富怎么也没有死罪,最多罢官回家就是了,只要在锦衣卫诏狱里不被糟蹋死,将来总有逃出生天的一天。

    有张佳木的一语保证。年锡之终于可以放心了。

    这些天来。他在京师里头乱挤。到处拜门子。听说徐穆尘的表兄在锦衣卫里,也是巴巴的过来巴结,这些天来,实在是见多了白眼,不少世交父执辈以前都是亲切温和的长者,这一次,要么避而不见,要么态度冷漠,世态炎凉,终于叫这个世家公子领略到了。

    大街上,年锡之知道不便行礼,当下只是郑重一礼,脸上也是有了些许坚毅的表情,他道:”大人高恩厚德,学生实在是无以回报。从今往后。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不必张佳木摆手道:。先不要说这个。年兄,你也是举人。我劝你不要因令尊的事太着急,还有几天就入闱,你不妨先好好温书,中了进士,将来替令尊求情。或是走关节,也就更好说话了

    如果刚刚他顺势就答应了,年锡之以举人的身份到锦衣卫里来帮他的忙,也没有什么话说。中了进士。可就未必能到锦衣卫里,历来新科进士绝没有分配到锦衣卫的道理。但就是这么说,才见得张佳木真的是急人所难,而不是一味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如此帮人,算是真的帮人帮到底了。

    不仅年锡之的脸上又是惭愧。又是敬服,便是一直以局外人的身份。脸上一直似笑非笑看热闹的徐穆尘,也是终于一脸肃穆。

    两个读书人一起长揖为礼,算是真心谢过,接下来就是张佳木吩咐人给年锡之安排地方,再想办法让这个孝子进去探一下监,反正诏狱就在他的掌握之中,这一点小事小顺手就给办了。

    临行之时,徐穆尘犹豫再三,终向张佳木悄声道:“大人,年富的事只是小事,倒是大同总兵官是何等人,大人想必清楚

    张佳木和石彪的冲突已经远人尽知,徐穆尘知道,也不足为奇。

    张佳木点一点头,道:“知道,石彪实存是虎狼之士,对外,可以御敌于国门之外。但若是对内

    “是的!”徐穆尘

    “你的意思就是,没了巡抚制约,大同总兵官会谋反?”

    “那,不敢说。但横行不法。凌虐地方官员和军士,贪污军粮。吃空额,甚至走私交易,这都是免不了的了。”

    “他真有这么大的胆子?大同除了总兵官,还有镇守中官!”

    “那都是用银子喂饱了的。”徐穆尘撇嘴道:“中官还有什么操守不成?石彪此人,行事绝无顾忌小他敢派人到京城暗中拐骗世家大族的婢女就能看出他是什么人了!在大同,石彪就是一手遮天,多少豪门富户都在他手里落个惨不堪言的下场。大人,如果不早为设法,我看大同会出大乱子。那里,可是有国朝边军精锐,现在尽掌于一人之手,太危险了!”

    这种论调其实和书生之见也没有太夫区别,张佳木记得明朝似乎也没有人敢谋反,所以徐穆尘说的虽然郑重,但也没有太放在车上。

    不过,既然大同乱成这样,好象也是个机会。

    送走两个读书人之后,孙锡恩和任怨与张佳木一起打伴回家。

    一路上,张佳木问起徐穆尘此人如何。

    孙锡恩道:“人是挺不错,也有学问,也没有那种头巾气的酸味。要不然,小人也不会和他走在一起。”

    他摸了摸头,道:“就是听说私德不怎么样,来京会试,还在勾栏里认识了个婊子,天天魂不守舍的,想给人家赎身。

    “哦?”张佳木大感兴趣,问道:“这么说,他还是个情种喽?”

    “是啊。”孙锡恩笑道:“他自己都快没饭吃了。还在勾栏瓦舍里勾留。不过,听说那个女的也很有情义,不找他要银子,还供他吃喝,就指望徐某人能考中进士,娶她当娘子。”

    “真是一对痴人!”

    张佳木也是失笑,明朝也不是没有人娶勾栏中人,但拿回去都是当妾的,就算当妾,世家大族也嫌丢人。好在。妾在明朝地位低下。大娘子随时能打死或是转卖,也进不得祠堂,真买下来,也就罢了。但拿妾当正妻,整个宗族都不会同意,因为太过丢脸。而大明,宗族的力量很强。是后世的人无法想象的。

    这件事,当是笑话也就完了。张佳木想了想,吩咐道:“锡恩,一会你去找刘总旗去。支五十两银子,还有。布两匹,文房四宝。宣纸什么的,都备一些,给这两个举人送去。”“哎小人一会就去!”

    虽然刘勇已经是锦衣卫指挥金事,总办总务局,不过从正南坊出来的人也算是形成了一个自己的小圈子,私下里,还是管刘勇叫总旗,这在口吻上是一种亲热的表示,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就算是张佳木自己,也是依从这个叫法,并没有改口。

    任怨在一边笑道:“怎么,这就先使上劲了?”

    张佳木一笑,扬鞭打马,笑道:“快些点,迟了没饭吃可别叫。”

    张府已经搬了过去,仆役也多起来,任怨这厮因为张家地方大。索性也搬了过来,两人辟了好大的地方做演武场,每天一起吃饭习武,打熬身体,倒也是方便的多。

    从崇文门进去。绕灯市口。天已经很晚,不少卖灯做灯的都在门外争奇斗艳的卖弄手艺,各式各样的花样总有好几百种,不少张佳木都叫不出名字来,зZ灯观景的回到金银胡同,行人就少了许多,隔着不远,就能听到宫里头的声响,这个地段,是极好的了。

    张家倒是想保持着寒门小户的那种质仆俭节的传统家风,但这么大的府邸,又是张佳木这种身份,想俭省,也不知道如何个俭省法儿?

    看门的门政总有十来人。打更的也得轮班儿,护院守值的家将,二门前院用的男仆小厮,大厨房和小厨房用的厨子帮佣,园丁,马夫,车夫,打杂扫院做粗活的,再加上丫头仆妇,从住进来开始一直收人,尽自挑着用,不敢用那些奸滑之辈小还是收罗进来一百多人,有男有女,还得预备着将来派到庄上的人手,每天由太夫人徐氏带着老管家张福和几个精干的执事一起看人挑人,现在收进来的仆役都是一房一房的,将来挑着其中得力的,一家子一家子的放到庄子上,给张家看守庄园,所以徐氏忙的脚不点地,根本就顾不上张佳木,母子也就只能在晚饭时,才能进上一面。说上几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