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一意识到这个,我心里的暗火顿时就烧了起来,如果说上次他还有对阿宁隐藏自己的身份的顾虑,那这一次,他的做法就十分的不厚道了,这明显是在耍我。而那一路过来,这死拉车的和我侃了一路,我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一点异样,这也突然让我很恐惧。

    闷油瓶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是一个如同白开水一样的淡到让人无法形容的人,这样一个人竟然可以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市井里面的车夫,从一言不发到间不容发,这是普通人做不到的,这说明,这小子乔装的功力已经到达了一种境界,那按照这样说,这人就太可怕了,因为他可以是任何人,甚至可能是早就出现在我身边了而我一直不知道。

    不过闷油瓶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情绪,或者他根本就不想在意我怨毒的眼神,他在我面前继续无视我。我几乎没见他回头看我,关上门之后,他直接站了起来,举起火折子照着天花板,紧张的似乎开始寻找什么东西。我心里火大,几次想冲出几句话来,都给他用手势阻止了。

    他的那种动作的力度,十分的迅速,让我感觉时间十分的紧迫,而他的行为又把我搞的莫名其妙,视线也跟着他的火光一路看了过去。

    火折子的光线不大,但是在这样的黑暗中,加上自己的联想很快就能明白这屋子的状况。

    老实说,这里确实是十分老式的建筑了,天花板其实就是上一层的楼板,涂着一层发白的漆灰,可以看的出这里翻新过好几次了,漆里还有着老漆。墙壁是白浆的墙壁,砖外的浆面已经剥落的差不多了,露出了一段一段的砖面,在天花板和墙壁的夹角里,有盘曲着老式的电线,蒙着厚厚的灰。

    后墙上同样有一扇窗户,但是玻璃全部用报纸蒙了起来,所以根本不透光,闷油瓶小心翼翼的推了推,窗纹丝不动,应该是给污垢结死了。

    窗的边上,也有着贴着报纸的痕迹,现在报纸应该给人撕掉了,闷油瓶一路看过去,还能看到很多的曾经靠墙放置过家具的痕迹,高高低低。

    他看的很仔细,但是动作很快,中途火折子就熄灭了,他又迅速点燃了一个,这种看东西的感觉,让人感觉很怪,总觉得他不是他找东西,而是在检查什么。

    整个过程大概只持续了五分钟,我是一头雾水,因为房间里一片空荡,什么都没有,如果要看,我估计只要转个圈儿就能看到所有我想看的了,他到底在搞什么要看着空房间五分钟,还做出那种认真的表情来。

    他回到我面前看着我的时候,我所有的问题几乎要从我的嘴巴里爆炸出来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他一转头看向我,根本没回答我,而是也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一下子脑子就冲血了,顿时想跳起来掐死他,心说你爷爷的龟毛棒槌,你问我,老子还没问你呢!是我自己想来吗?要不是那些录像带,老子打死都不会来这里!

    我咬牙很想爆粗,但是看着他的面孔,我又没法和胖子在一起一样那么放的开,这粗话爆不出来,几乎搞的我内伤,我咬牙忍了很久,才回答道:“说来话长了,你怎么在这里?这到底是什么方?你你你那个时候,不是进那个门了吗?”这些问题实在是很难提出来,我脑子里一下就乱成一团。也不知道怎么说才能把这些问题理顺。

    闷油瓶不知道是根本不想回答,还是逃避,我问问题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又给房顶吸引去了,我问完之后,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最怕他这个样子,记得以前所有的关键问题,我只要问出来,他几乎都是这个样子,我马上就想再问一遍。可是我嘴巴还没张,闷油瓶就对我摆了一下手,又让我不要说话,头又往天花板上看去。

    这个动作我太熟悉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一下子就条件反射的闭上了嘴巴,也往天花板上看去。

    天花板上什么也没有,但是这一安静下来,我听到了从楼顶上,传下来的一些轻微的声音,仔细一听,也听不出是什么。只等了一会儿,突然天花板上一块木板就给人掀了起来,一个人如同泥鳅一样从两块极窄的天花木板缝隙中迅速倒挂了下来,轻盈的落在了板上。

    我给吓了一跳,只见下来那人落之后,就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看了一眼闷油瓶,接着扬了扬手里的东西,轻声道:“到手。”

    后者似乎就是在等这个时候,一把拍了一下我,轻声道:“走!”说着,一马当先就快步就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