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雨中的声音

    屏幕是黑色的,看不出哪怕一点的光影变化,但是扬声器里磅礴的雨声,却告诉我们,里面的内容正在播放当中,夹杂着远远的几声闷雷,可以想象,这卷录像带在拍摄的时候,应该是在一片暴雨当中,可能是镜头盖没有打开,或者遮了雨篷的关系,屏幕上什么也没有拍到。

    雨声一直持续,忽远忽近,应该是摄像机在运动当中,大概播放到了五分钟左右的时候,我们才听到雨声之外的声音,那是几个人喘息声和脚踩在泥地里那种脚步声,脚步声很凌乱,而且很慢,听的出那是几个人蹒跚的走动,但是这几个声音只出现了一下就又消失了,接下来还是雨声。

    胖子稍事有点不耐烦,想说话,给我制止住了。

    又耐心的听了大概十五分钟,雨声才逐渐舒缓下来,从那种嘈杂的磅礴,慢慢变成了远远的在房屋里听出去的那种雨声,同时几个人喘息的声音又再次出现,这一次清晰了很多,而且还夹带着鸣声,感觉是几个人找到了躲雨的地方,这个地方还是一个比较封闭的空间。

    然后,我们听到了整卷录像带里第一句人的声音,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似乎精疲力竭,喘着气道:“这里是哪里?我们走出去了没有?”

    没有人回答她,四周是一片的喘息声和东西放到地方的撞击声,我转头看向三叔,看他,意思是想问他这个声音是不是文锦的?三叔却冷着脸,摇了摇头。

    我们继续听下去,因为屏幕上一直是黑色的,不免有些郁闷,但是听声音又不能快进,胖子很是不耐烦,开始剥桌子上的香蕉。

    那个女人说话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装备放到地上和咳嗽,叹气的声音,很久后才有另一个男人说话,也不是回答他,而是问另外一个人:“还有烟吗?”

    这声音很远,类似于背景音,如果不仔细听是听不懂的,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个人的声音,带着闽南的口音。

    三叔显然也听到了,脸变的更加的白,我注意到他的手指的关节紧紧捏着,都捏的发白,一点血色的都没有,显然在竭力的掩饰着自己的紧张。

    同样没人回答他,我们也不知道他要到烟没有,但是接着我们听到了很响的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然后是那个讨烟的男人骂道:小心点。

    之后是沉默,好像是摄像机朝外面挪了挪,还是拿着摄像机的人又回到了雨里,雨声又大了起来,不过没几分钟,又恢复了回来。那个刚才讨烟的声音道:“四周都一样,我们到底再往哪里走?”

    话音未落,突然整个屏幕亮了一下,那是一道闪电划过,这一刹那的闪光突然就使的屏幕上出现了图象,但是那图象消失的极快,我们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屏幕又恢复了黑暗。

    我和三叔同时就站了起来,我已经意识到不对了,这录像带只有黑色,并不是因为什么摄像机的盖子没开,或者放在雨棚里,而是竟然是因为他们没有打灯!

    这种黑暗,甚至可以说是他们连一点照明的东西都没有打。录像带里说话的人,是在一片黑暗中活动的!

    可是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没有灯光,人如何能活动?刚才在雨中的行进,难道是在那样一片完全的黑暗中,那可怎么走?人又不是蝙蝠。

    然而其他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三叔满头是汗的将录像带倒过去,他肯定是在那一刹那看到什么了,人的脸色变得极端难看。

    而那闪电的一刹那太快了,他倒了很久,才终于准备的将那一瞬间的画面呈现在屏幕上。

    闪电实在太亮了,使得整个屏幕过度的曝光,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是白花花的,我们看到了大概三张清晰的面孔,两个是女人,一个男人,后面还有几个人十分的模糊,和扔在地上的装备混在了一起。

    我们还在仔细端详的时候,三叔已经闭上了眼睛,两行眼泪纵横而出。

    两个女人中的一个,就是陈文锦,在屏幕上,她正静静的靠在一团行李上,梳理着自己的头发,玲珑的身姿和温婉的姿态给人一种安详的感觉,在过度曝光的画面上,我们无法再看到任何的细节,但是不知道是三叔对我的感染,还是陈文锦本身就有着那种魅力,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画面,我却感觉到一股无法言明的气质,从这个神秘的女人身上散发出来,让人无法不对其动容。

    这是三叔二十年来,第一次从那堆翻烂的旧照片以外的地方,再一次看到文锦的脸孔,延续了二十年揣测,终于有了一个线索,三叔如何能不动容,我十分能理解三叔,百般滋味在心头,我一直以来都知道三叔对于文锦的那种痴情,只是不知道,竟然到了这样的程度。

    我拍了拍他,而三叔看着屏幕,此时如同石雕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而我此时也认了出来,影片里的另一个女人,就是霍玲,她处在整个屏幕最中间的位置上,此时也在整理自己的头发,而后面的那个男人正在吸烟,我认不出来,按照我对那张照片的熟悉程度,不是去西沙中的任何一个,三叔也没说什么,事实上,时隔二十多年,再也没有见过面,其中几个人三叔又没有非常熟悉,除了印象特别深刻的,其他人他也认不再出来。

    这副画面的背景,非常的模糊,似乎是一座古老的石头遗迹,通过光影的变化,可以知道他们是在大型的殿堂内,殿堂似乎有巨大的门庭,闪电的光线就是从门庭照进来的。

    门外应该有一场暴雨,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从雨中走进来。所以全部都湿透了。除了这些外,再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分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