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触动

    墓室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虽然那时候的三叔皮肤枯黄破裂,但是似乎体力不减,几个跨步已经贴到那人身后。那人给三叔重击,一时间难以恢复,走的也不快,一听后面的风声,自然就知道三叔逼了过来。

    只可惜一时间手中电光乱晃,人在激烈奔跑中手相当不稳,三叔看的眼花缭乱,只看到那个人是四肢健全,连身高体型都感觉不准,更无从分辨此人是谁。

    不过虽然如此,三叔心里却不担心,因为他估计,如此再追几步,必然就能看的清楚。

    转眼间两个人跑到了棺床之前,枯瘦的解连环仍旧躺于地上,乱七八糟之下,不知道是死是活。那人也是了得,一看前面云深无路,一个纵身便跃起,同时手电往后一扔,一个光圈儿打着卷儿就直奔三叔的面门而来。

    三叔几乎就要抓到他,怎料到有这一招,好在他反应够快,一个转脸就把手电让了过去。手电一下砸在地上,啪啦一声弹起来老高,又摔了几下,滚到远处,奇迹的是竟然没有灭。

    光线闪动间,就见那人一个鹞子翻身翻过了供台,凌空抓起了供台上的那把铁剑,然后落在棺床上,转身消失在照壁后面。一连串动作敏捷的要命,如同一个杂技演员。

    三叔当时就犹豫了一下,心里惊讶,这家伙深受竟然如此了得?

    三叔打架虽然也有一套,但到底不是“武林高手”,打泼架靠的是狠劲和不怕死,一旦遇到真正学武术的主,虽然不至于肯定输,但是嬴面儿自然不大,此时一看心就不由得一虚。

    不过犹豫归犹豫,身形却没有停下。三叔疾步绕过供台,想到对方手里有一把铁剑,刚才一闪间寒光四射,显然并没有过度的腐朽,自己手无寸铁已经处于下风。

    此时看到铁剑边上的那一盏白玉莲花,心说有甚于无,就顺手牵羊,想抄过来当锤子使,想着咬牙就抓住莲花盏,一步向棺床上窜去。

    哪里想到这看似精细轻盈的白玉莲花却沉重如铁,三叔一抄之下,竟然纹丝不动,而他身体正在急奔,这一带,他又一错愕,脚下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

    这一下摔的极其疼,三叔心中暗骂,翻起来再抬。这时候才发现并不是这盏白玉莲花有多重,而是莲花的底座,竟然是生在供台上的,和供台连成了一个整体。

    三叔脑门嗡地一跳,叫了出来:“糟糕了!”

    按照老祖宗的经验,这样的设计,必然是莲花之下有着机巧簧关。

    古墓之中的机关,大多讲究“应”,“继”,“发”三部分。“发”往大了说去,无非就是流沙落石、流箭**等实现杀伤的部分,结构往往是简单的,有的甚至和现在扑野狗的陷阱差不多。古代工匠之中,工匠的能力,往往是体现在“应”和“继”上。“应”就是机关触发的条件,有些机关,特别是明朝末年西方一些技术的进入,由中国工匠开发之后,其精妙的的地方有时候令人咋舌。其中最经典的就是器物之下联通着无迹簧关,看似是两个分开的东西,其实却是一个整体,一旦碰触器物,就会引发机关。

    三叔进入到古墓之内以来,早已方寸大乱,如何还记得这些,如今一碰之下就突然想起,但已经来不及了。

    闪电之间,就听一连串极其细微的锁链扯动之声,在无比寂静的四周透出来。紧接着,三叔就听到身后黑暗之中,出现了“当当”一连串金属交戈的声音。

    三叔马上想到,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过两边摆置着几个铁鼎,声音就是从是从那几个地方发出来的,这声音,显然是什么东西在铁鼎内发出的。

    但是除了铁鼎底部那鱼状的装饰之外,三叔未看到任何东西,如今铁鼎之内突然出现了响声,而且是几只铁鼎一起发出,三叔顿时就起了白毛汗。

    他深知古墓之内机关的可怕,不过此时却并不是因为害怕而出冷汗,事实上越是精巧的机关越不危险,他就怕死心眼的苦主设计的同归于尽的机关,啥也没弄就整个墓塌了,纵使再厉害的土夫子也没办法逃生。这个古墓修建的如此隐蔽,显然墓主人是舍不得自己的宝贝的。三叔紧张是因为这个古墓有点儿“偏”,不是很正规,就如这触动机关后的奇怪声音,他一点也摸不着头绪,不知那边发生了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那一连串极其刺耳的声音未落,三叔就转身连滚带爬扑过去拾起手电,朝一边的铁鼎照去。

    那手电的玻璃头砸的粉碎,电眼珠子都搭拉了下来,聚光很差,不过三叔还是照到了东西。只见那边几个铁鼎之内,不知道从墓室顶部的何处地方,挂落下来几条碗口粗细灰黑色地精铁链条。这链条的底部不知道拴着何物,显然极重,刚才的金戈交鸣之声,就是这些重物掉入了铁鼎之内,才发出的声响。云深无迹。

    三叔心里直揪,心说又十分疑惑,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古怪的东西,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人说最可怕的东西就是自己的未知,三叔顿时就无暇再顾及追赶的那人,一边警惕身后,一边小心翼翼的靠近铁鼎察看。

    铁鼎离他不到十步,很快他就来到铁鼎的一边,但是铁链丝毫不动,似乎机关进行已经停止。三叔当时胆子的确寺,咽着唾沫垫起脚来往铁鼎上下一照,发现铁鼎之上的墓室顶上,设有翻板,这在我们管这叫“鬼踏空”,墓室顶上这样的机关内往往放置着极其重的压舱物,一旦触发,重物砸下来,一下就能把人砸成肉饼子。

    这样的东西一般放在过道内,这里有倒是很罕见。再看铁鼎之内,却是一具骇然之物,铁链的尽头是两只黝黑的鬼爪一样的枇杷锁,然后锁下空无一物。

    三叔心里大是惊讶,心里琢磨,给枇杷锁穿着锁骨,是古代的一种酷刑,用来限制犯人的自由,古代武功高强之人,一般的锁具困他不住,就会使用锁“骨”的方式紧固,锁骨穿孔之后极其脆弱,一旦过度用力就会骨折,锁骨之所以称为锁骨,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被穿锁骨之人,极其痛苦,而且伤口容易腐烂化脓,所以一般锁骨之人,也离死期不远了,这里既然有刑具,不知道当时锁的是什么。

    三叔越发感觉离奇,一边警惕着那人,一边抬头再去看“鬼踏空”之上的空间,只见上面只是一个冰箱大小的空洞,黑漆漆的,也看不出什么来,似乎此锁从来没有锁过什么东西。

    就在三叔爬上铁鼎,准备看个仔细的时候,从另外一边的铁鼎处,却突然传来了锁链策动的响声,三叔当即一转手电,朝那边照了过去。